读《水浒》笔记一,关于“流民”

马东来
2018-05-13 18:16:19

写在前面: 在短注里谈了一下对《水浒》阅读的设想,无奈工作太忙,只能断断续续地作。这是第一篇笔记吧,有点散乱,但解答了我对《水浒》具有“黑帮性质”、“流氓精神”的疑问。后面如果有时间,应该花更长的时间对水浒文章细读一次,像金圣叹那样。还应该对一些具体人物如林冲、鲁智深、宋江、武松和吴用等的文学形象流变作更深刻的认识。当然,永远不应该忘记我,阅读小说是为了认识这个世界和我自己。

《亦侠亦道说水浒》与《水浒与中国社会》中“流民”词条之笔记

水浒百八人,区分天罡地煞是一种好汉团伙内部的论资排辈,并不能说明这个团伙的人员属性。作者在《水浒》人物塑造方面的笔墨浓淡之不同,说明了最值得关注是这几个人物:林冲、武松、鲁智深、宋江和李逵等人(林、鲁十回,武十回和宋十回在上部格外抢眼,他们的表现几乎成为部分人对《水浒》的印象特征。李逵的故事在江州劫法场之后显得很重要。他几次下山,有足够的篇幅来到台前)。性格饱满,桥段十足的角色的行为也不能说明整个梁山团伙的性质,倒是这几个重点对象的背后那群若隐若现的好汉们,行为出处值得怀疑。因此,对梁山团伙性质——一种在社

...
显示全文

写在前面: 在短注里谈了一下对《水浒》阅读的设想,无奈工作太忙,只能断断续续地作。这是第一篇笔记吧,有点散乱,但解答了我对《水浒》具有“黑帮性质”、“流氓精神”的疑问。后面如果有时间,应该花更长的时间对水浒文章细读一次,像金圣叹那样。还应该对一些具体人物如林冲、鲁智深、宋江、武松和吴用等的文学形象流变作更深刻的认识。当然,永远不应该忘记我,阅读小说是为了认识这个世界和我自己。

《亦侠亦道说水浒》与《水浒与中国社会》中“流民”词条之笔记

水浒百八人,区分天罡地煞是一种好汉团伙内部的论资排辈,并不能说明这个团伙的人员属性。作者在《水浒》人物塑造方面的笔墨浓淡之不同,说明了最值得关注是这几个人物:林冲、武松、鲁智深、宋江和李逵等人(林、鲁十回,武十回和宋十回在上部格外抢眼,他们的表现几乎成为部分人对《水浒》的印象特征。李逵的故事在江州劫法场之后显得很重要。他几次下山,有足够的篇幅来到台前)。性格饱满,桥段十足的角色的行为也不能说明整个梁山团伙的性质,倒是这几个重点对象的背后那群若隐若现的好汉们,行为出处值得怀疑。因此,对梁山团伙性质——一种在社会历史意义上的认识——的考察,需要从好汉的“大多数讲起”。按照萨孟武、王学泰等先生对这些英雄们的行径考察后,认定其为历史上的“游民阶级”。陈洪先生讲水浒人物都有一种“匪魂”。

什么是“游民”?

按照萨孟武的说法,流民就是“流氓”,“中国的流氓不曾劳动,也不想劳动,社会并不依靠他们而存在,他们却要社会讨生活。他们完全是一种过剩的人口,总领他们全部灭亡,也不会妨害社会的存在,反而他们的灭亡却可使社会更加安定”(北京出版社,2016,P6)。而流民阶级,乃是中国土地生产资料有限和人口众多矛盾的产物,“百姓困穷,财力具竭,安居则不胜冻馁,死期交急,剽掠则获延生,于是始相聚为盗”。他们“没有身家性命,而生活不安定,生的快乐既未尝过,死的痛苦也不恐怖。他们最肯冒险,由九死一生中,突然置身于九霄云外。他们个人虽然没有势力,而成群列队以后,就可以横行江湖”(P8)。陈胜、吴广之流,刘邦、朱元璋、李自成和洪秀全之人,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故流民实在是中国历史上引起社会变革的一个重要阶级。

“这个阶层是产生盗贼和各种犯罪的源泉。虽能作轰轰烈烈的英雄勋业和自我牺牲,但同时也能干出最卑贱的强盗行为和最龌龊的卖身勾当”

——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

“各种秘密组织、帮会成员,所属的流民无产者是人类生活最不安定者,这一批人很能勇敢奋斗,但很有破坏性”

——毛泽东《中国社会的各阶级分析》

诚哉斯言,于流民的性格“魅力”拿捏得丝丝入扣。

“兄弟”的平等性诱惑与实际的利益关系

流民之间的认同暗号,在“兄弟”二字。子夏曰:“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圣人的言论竟然成了那些大字不识而只知杀人放火的草莽人物的人生信条。那么什么可以才可以进入“兄弟”级别呢?。首先是一见如故。像李逵赌输了碰见宋江哥哥,只见公明哥哥出手阔绰又不肯拿班作势,自然会让人看了喜得发痒。但这恐怕不是最重要的,王学泰先生在《中国流民》里曾分析:

《水浒》虽然到处以兄弟相称,很多萍水相逢的好汉,一见如故,情越骨肉,但这并不普施与所有人。贪官污吏不必说,他们是水浒英雄打击的对象,就是许多无辜的平民 也常常死在好汉们的板斧或朴刀下,他们心中绝对不会产生半点兄弟之念。因此,兄弟这个称呼仅仅给予能够相互救助的人。或者有可能加入自己群体的游民的。换句话说,就是属于自己帮派或者有可能属于自己帮派的人。

常人被流民的“兄弟义气”哄得团团转,以为兄弟之间那套“大碗吃酒肉、论秤分金银”的提法是“大同理想在某一阶级内部的小范围实现”。其实这不过是农民阶级幼稚的平均主义想象而已,流民团伙喊的是平等,但绝对不会平等。譬如太平天国,以“有饭同吃,有衣同穿,人人有温饱,无处不均匀”为方针路线,结果是洪天王后宫佳丽三千人,治下的男女却要异爨而居。“兄弟”之间的不平等尤其表现在论资排辈和经济制度。

“兄弟”之间存在着实际的不平等。也许水浒的讲述者是真诚的希望在他的水浒世界里缔造出一个温暖而又平等的梁山,但一旦落笔到排座次,那些久已无形地积淀在他心中的古老价值信条就起作用了,悄悄瓦解着他心中“人人平等”的梦幻(陈洪语)。比如,因为有一个作了圣人的祖先,关胜又使着神圣的青龙偃月宝刀,他便有了排在林冲之前的福荫。后者在人物原型上有张飞的影子,所以做小弟也理所应当。在比如卢俊义、柴进这类富贵子弟在好汉排名远远高过时迁、白胜之流,说明封建门第观念在这里仍然起作用。

以经济制度论,萨孟武先生认为流民团伙施行一种“喽啰经济”。“喽啰用血来掠夺别人的生活产品,以供主人之用。但他们的生活既然不依靠他们自己的生产,所以‘仗义疏财’及‘劫富济贫’遂成为他们的最高道德。即他们的共产主义并不想改变生产形势,只是掠夺富人的财货,被各种消费品另行分配(P12)”。虽然好汉们口口声声说“论秤分金银”,但其实是大人物拿大秤,小人物小秤,喽啰只有些散碎银两。宋江等人荡平祝家庄后之论功行赏可见一斑。喽啰们譬如工蜂蝼蚁,不足大人物之关注。一旦要“使用”好汉时,论金使银自然不同。譬如宋江初见李逵相貌奇特,为人莽撞憨直,立即送出五十两银子巨款,喜得李逵全身发痒,喊出几百个“哥哥”。又比如柴进门招天下好汉,林冲、宋江等人都得到了超一流待遇,送金银无数。而武松这种无名小卒用处尚不大,只能躺在地下打摆子了。可见,好汉们都是有经济头脑的,首要是自我享乐,其次是买卖人情,断然没有苦天下苍生、悯人间贫苦的共产主义觉悟。

这里附说“劫富济贫”,一个很有诱惑性的口号。“劫富”作风,实在是国粹一派。《孟子·滕文公上》阳虎曰:“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佐证十分经典。圣人经典为“劫富”背了书,那打土豪,分金银的勾当也说得过去。又从经济史角度出发,萨孟武认为“古代财富的集中则由豪强利用高利贷的方法,尤其是政治手段,来剥削一般农民。这个做法是减低而不适合提高生产力的”,既然“他们刮索来的金钱均供个人享乐之用”,那么“把它分散给大家同用,不但不会减少社会的生产理论,反而可以促进财货的流通。古人以仗义疏财为最高道德,用此结交朋友,用此增加权利”(P12)。又但好汉们收拾了富家大户之后,似乎忘了“济贫”的伟大事业。如梁山人马攻破曾头市之后,将金帛钱粮尽行装在上车扬长而去,并未广施钱财。更有甚者,晁盖七人谋梁中书的生辰纲时表白动机,只是要“取一套富贵”、图个“受用不尽”,可没有发什么救济苍生的宏愿。既然好汉们招供自己不是劫富济贫的主儿,二十五史里也翻不出几个一手抢劫、一手做慈善的侠客,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在想象和鼓吹“劫富济贫”的口号呢?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 旗帜仍然高高飘扬呢?其间深有可味。

“兄弟”情深之后,故事就难免肉麻。宋江知道自己快要毒发,害怕自己死后李逵又提起板斧为他报仇,“坏了忠义的名节”,便把好兄弟蛮牛儿招来将毒药与他喝下。好兄弟李逵居然就喝下了!李逵活着被利用不够,死去也要被利用,真是令人感慨不仅。不过现实生活中似乎没见过这种兄弟,我所见的兄弟在《红楼梦》里,醉金刚倪二躺在地上呼神喝鬼,跳起来救苦救难,最后还伙同了其他兄弟到贾府里劫掠一番。这个故事不那么肉麻,倒深刻许多了。

流民文化的几个信条

流民和士大夫都喜欢“江湖”,大概是因为虽然这个名词对两个群体的实际意义大相径庭,但也有通的一面,那就是自由。文人士大夫是“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种“江湖”的想象太美好了,苏东坡也要意淫自己“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游民也有江湖,江湖就在梁山泊。阮小五杀捉何涛那一节,“只听得芦苇中间,有人嘲歌道,‘大雨一世蓼儿洼,不种青田不种麻’”。阮小七出场时,“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唱‘老爷生长碣石村,禀性生来要杀人。’”使人不寒而栗。这种江湖文化这有这样几个特征。一是追求快活,讲求物质。“论秤分金银,成套穿衣服”。流民们大字不识几个,对“一箪食,一瓢饮”的卵教育没兴趣。他们喜爱吃吃喝喝。只要看看吴用到碣石村看三阮的那一节,四人鲸吞虎食,就知道吃喝对他们多么重要。其次是极端的男尊女卑,江湖没有女人的一席之地,充满了直男癌的酸臭。早有人论及《水浒》在叙述女性角色时心态不正常,导致了国人老有一种“潘金莲”的女人是非观,这里不多说。其三是严重的暴力爱好,反社会,反法治。最典型的就是武松血溅鸳鸯楼那一节,文字细腻,情节生动,每一刀都刺激在人的快乐神经上。如果说武松的行为可以用“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复仇逻辑背书,那又怎么解释梁山好汉们越杀越乐,越血腥越喜的癖好呢?听说有一本书叫《红雨》,号称“水浒外经,土共内典,乌合之众的中国特色实践”,读一读就懂了吧。最后是对“义”的理解,受到了儒家伦理文化的影响,并因为有圣人背书而持续招摇撞骗。这个问题,现在还看不大清楚,需要深入的研究。

这部分的提纲来自于北师大郭英德教授课堂讲录,但我觉得他应该深入地讲讲这些价值观念的由来以及“江湖”这个语词在大小传统中的独特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浒传(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浒传(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