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地带 城北地带 8.1分

少年已远走

卖煎饼的切克闹
2018-05-13 17:23:10

时隔不久我又再一次打开了苏童的书,又像喝了小酒般摇摇晃晃地走在香椿树街铺满石板的小道下,我想那里极其类似我的南方故乡,挂在窗台上的衣服会滴下水滴一不小心溜进少年敞开的胸膛上,孩子们登着拖鞋跟着稍大些的孩子们在烈日底下跑来跑去像是要完成英雄未竟的梦。 可是留在上世纪泛黄胶片里的少年啊,已经踏着一双回力牌的布鞋走远了。留在香椿树街的都是叛逆、冲动、向往、厌恶与欲望这些少年独有的情绪。 英雄主义把达生带向了那个煤场,死于一场一对十的仿若“视死如归”的斗殴中,他短短的一生始终没有从男孩子有些幼稚浮夸的英雄情结中脱离出来,他到处寻找师傅企图学得盖世武功,他是香椿树街唯一一个会为了一句“香椿树街的人都是狗屎”的话而愤慨出击的热血青年,他在小拐弃暗投明、叙德逃离家乡和红旗被判多年监狱后成了香椿树街唯一的“英雄”。 也许是爱情和迷茫把叙德带去了遥远的北方青岛,苏童的爱情总是描绘得隐晦而禁忌,让你分不清少年的爱情究竟是出于对性的渴望、对女性的幻想还是出于占有欲,然而关于爱情苏童也许有更妙的理解,还记得达生遇见美琪那个夜晚,他“觉得他的心被什么东西弹击了一下,咚,是什么东西这么柔软而纤弱?”“直到很多年以

...
显示全文

时隔不久我又再一次打开了苏童的书,又像喝了小酒般摇摇晃晃地走在香椿树街铺满石板的小道下,我想那里极其类似我的南方故乡,挂在窗台上的衣服会滴下水滴一不小心溜进少年敞开的胸膛上,孩子们登着拖鞋跟着稍大些的孩子们在烈日底下跑来跑去像是要完成英雄未竟的梦。 可是留在上世纪泛黄胶片里的少年啊,已经踏着一双回力牌的布鞋走远了。留在香椿树街的都是叛逆、冲动、向往、厌恶与欲望这些少年独有的情绪。 英雄主义把达生带向了那个煤场,死于一场一对十的仿若“视死如归”的斗殴中,他短短的一生始终没有从男孩子有些幼稚浮夸的英雄情结中脱离出来,他到处寻找师傅企图学得盖世武功,他是香椿树街唯一一个会为了一句“香椿树街的人都是狗屎”的话而愤慨出击的热血青年,他在小拐弃暗投明、叙德逃离家乡和红旗被判多年监狱后成了香椿树街唯一的“英雄”。 也许是爱情和迷茫把叙德带去了遥远的北方青岛,苏童的爱情总是描绘得隐晦而禁忌,让你分不清少年的爱情究竟是出于对性的渴望、对女性的幻想还是出于占有欲,然而关于爱情苏童也许有更妙的理解,还记得达生遇见美琪那个夜晚,他“觉得他的心被什么东西弹击了一下,咚,是什么东西这么柔软而纤弱?”“直到很多年以后,达生依然无从解释那个夏夜在北门大桥上的心跳。”妙就妙在这份“无知”,少年懵懂无知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感情之一,它与后来长大后出于“需要”而萌生的爱情截然不同,也只有少年有资本去抛下香椿树街破败腐朽堕落的一切奔向一个未知的远方,而身旁的人也可以,是未知的。 可惜潜藏在少年内心的巨大的莫名的欲望,把美撕碎了占有了的欲望,这份原始“兽性”把红旗带向了高墙隔绝的监狱里,把美琪带向了死亡并最终化作鬼混游荡在香椿树街上。如果,那个年代没有把性当作一个禁忌,一件丑事,少年能够得到健康的教育,这件事情也就不会结束得那么难看,也就不会又搭上一条性命——他的母亲孙玉珠。 在这些少年的背后必然有为了他们暗自垂泪的母亲们,被父亲抛弃的达生母亲腾凤,丈夫和儿子相继与金兰有染的叙德母亲素梅,以及为了给强奸犯儿子减刑无所不用其极发了疯的红旗母亲。说实话我不喜欢苏童塑造的这些女性形象,她们的存在只与她们的丈夫或儿子有关,她们的一生在为不忠的丈夫为不孝的儿子奔忙,同其他妇女聚在一起谈论与她们无关的琐事或流言,她们只能依附于男人而存在,她们的生活里没有关于自己的梦想,自己的未来,即没有自己的生活。也许在散发着霉味的每个南方乡村里,每个女性都在不自觉间散失了自我,被培养成一个附属物,被教化要“相夫教子”。 苏童还是那么冷,他对少年的死甚至不多一点点怜悯多一点点回看,他像一个冷眼旁观的香椿树街人,轻描淡写地向我们叙说那些少年的故事,说完就悠悠地转过身把我们留在那里哀叹,仿佛一切都轻得没有发生过,香椿树街上的夜饭花照常在夏天开放,与少年的青春一起盛放和枯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城北地带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北地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