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如波斯地毯

小小
2018-05-13 看过

最近空闲时间会看《一千零一夜》,有一次就提到了人生的有无意义,谈及生命轻重与否的命题,觉得疑惑与迷茫。

尼采哲学里有一个概念,叫“永恒回归”,这个思想建立在“时间是永恒而能量是有限的”前提假设上,尼采认为世间所有事物即使曾经毁灭消失了依旧会重现,人生会不断重演,不管是成功抑或是失败悔恨,就像是古老神话里那个被迫穷尽一生将一次次不断滚落的大石一次次推上山的西西弗,尼采认为这样不断轮回重演的人生是虚无毫无意义,是沉重不堪的。可是米兰昆德拉说只有一次的人生才是轻飘飘而无意义的。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起始引述了尼采的永恒回归,可是在之后行文之中却完全与之背道而驰,他这样说着:

米兰昆德拉认为只有一次的人生因为只有一次而无法进行比较,也就无法断定是否有意义,只有一次的人生总是如鸿毛般轻飘飘,没有意义到让人无法忍受。所以在这种思想之下的男主托马斯拈花惹草,一次次跟不同的女人做爱,似乎就只是带着一种科学探索的精神去探寻人生的真谛,想来也是有点可笑。

无疑我们都知道人生不可能有轮回,可是在只有一次的人生中很多事情依旧会不断重演,比如你的失败。不管是尼采抑或米兰昆德拉,不管轻重之论,人生到底是否真的存在意义呢?这两天翻了翻毛姆的《人性的枷锁》,男主菲利普在一次次的经历与挫败中感知与探寻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如果问菲利普的人生是否是沉重的,我想是的吧,就如书名《人性的枷锁》所示菲利普从出生起就有太多的枷锁捆绑。他的一生经历了不断重复的失败,事业上、理想上、爱情上。从一开始伯父致力培养他当牧师,到后来自己选择的会计师、画家、招待员、医生,一次次的尝试伴随着一次次的失败与放弃,曾经的理想也在现实摧残下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并不喜欢,从而选择了父亲的职业医生,从最初的反抗自主到后来的妥协无谓,似乎很多东西又回到了起点。

菲利普其实从小跛足,因为这个他被嘲笑被孤立,他曾祈求万能的上帝可是没有回应,从小被教育英国国教是唯一宗教,没有信仰的人是邪恶而堕落之人的他,在看过作为牧师的伯父的虚伪、上帝的忽视,在了解过别国宗教、一神教(不相信任何人相信的一切,只热烈地信仰他所不知道的东西)之后,菲利普放弃了神,放弃了宗教。

放弃了之后,他发现自己自由了,不再受到束缚与捆绑,那些无聊的宗教仪式与戒律,那些严格的教条,可是当他遇到诗人克朗肖这个无道德主义者之后,他发现他没有完全放弃上帝,反而依旧信守基于宗教信条的道德,所以他再一次放弃了道德,成为一个自我主义者,他按着克朗肖的“我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我是世界的中心”的思想建立了自己的原则:

“尽可随心所欲,只是得适当留神街角处的警察”

抛弃了宗教和道德的枷锁与束缚之后,菲利普的生活似乎不再那么沉重,他有了新的善恶观,正如斯宾诺莎曾说过的,“所谓善是指我们确知对我们有用的东西而言”,而恶则“是指我们确知那阻碍我们占有任何善的东西而言”,似乎菲利普随心而活,终于一身轻获得自由,可是同样他感受到了虚无,放荡不羁浑浑噩噩。感觉他就像是安德森笔下的那般,认定了自己的所谓的真理而执着,可是这个真理最后成了虚妄,而他也成了畸人。

这时候的菲利普爱着一个女人爱到卑微到尘埃,这时候菲利普投身证券股票想要大发一笔结果败得身无分文几近想要自杀,这时候的菲利普放弃医学而被迫求生做一个招待员敢怒不敢言,这时候的菲利普无情到期盼自己的伯父早点死只为死后留给自己的一点钱,这时候的菲利普···

经历过穷困潦倒尝尽世间百味,这时候的菲利普开始思考,他想到了诗人克朗肖送给他的一块波斯地毯,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生活毫无意义”

书中毛姆提到了东罗马帝国国王临终前听到的一句真理:“人降生世上,便受苦受难,最后双目一闭,离世而去。生活没有意义,人活着也没有目的。出世还是不出世,活着还是死去,均无关紧要。生命微不足道,而死亡也无足轻重”,所以生命的意义在哪,是否真的存在都成了一种无意义?

菲利普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东西,明白了生命的无意义,所以自己曾经的那些失败、潦倒、不得志、和失意也都没有意义,所以何必执迷与挣扎。他说人生就像那块纷繁复杂的波斯地毯一样,本身没有目的与意味,仅仅只是出于快乐和美感,每一个人在编制自己的人生地毯时,或是快乐,或是失意,或是成功,或是悔恨,不过都是其中用于编制的某一根线,不同的线编织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图案,或许并没有多大意义,只是其中自己沉浸涉足于内的满足。

说实话,其实我依旧不太能理解,是不是所谓的人生无意义就像是明白一切都为空之后的淡然与潇洒,不为身体缺陷而悲,不为失意落魄而难过,不过分执迷于成功与卓越,不悲不喜,身处世俗之内而超然于世俗之外,不悲不喜。可是这样如此又能怎样活着呢?没有意义的人生,似乎连点想活的欲望都不复存在,如此冷漠与残酷的真相。

自认为明白一切的菲利普,最后选择了一条最完美无缺的地毯图案:“一个人呱呱坠地来到人间,渐渐长大成人,恋爱结婚,生儿育女,为挣片面包而含辛茹苦,最终蹬腿弃世而去”,所以他最后放弃了曾经想要去西班牙旅行去东方游历,而决定停下与一个自己并不爱的萨莉,在一个海边小镇行医定居。我不知道菲利普在世间游走一番之后,曾经想要轰轰烈烈,有自己的艺术执念与理想,可是最后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是否真的是想明白了悟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菲利普这个人物我实在喜欢不起来,即使他就像是每一个普通的人,在世间游走奔波历游,有我们也有的束缚与枷锁,身体,道德,教条,友谊,爱情,他自卑,他迷茫,他追寻,他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他没有像《月亮与六便士》那位以绘画为人生意义抛弃道德抛弃家庭的画家般,也没有像《刀锋》那位四海云游只为解心中困惑的美国青年那般,菲利普其实更普通,更接近我们每一个人,他也曾在生活中挣扎,也会妥协,他的困惑与迷茫,我们也会遇到。只是即使会相像,可能会有共鸣,但是依旧讨厌。

这本六百多页的书描绘了菲利普的一生,(当然婚后的生活可能只能靠想象了),不得不提到的就是他的爱情了,特别是那一段莫名其妙执着也莫名其妙厌恶的所谓唯一的爱。他说他爱虚荣无情、庸俗的女招待米尔德丽德,即使对方冷漠并不爱他,即使对方因为对方有钱抛弃他跟别人结婚他还是原谅,即使她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抛弃了他他还是毫无自尊地等着她回来,即使看清她利用的本质还是愿意花尽所有钱给她买礼物照顾她,不得不说米尔德丽德很贱,但是同样菲利普亦不是一个好人。在这段爱情里的卑微与付出,值得同情吗?不,他乐意。有时候真的想知道,他真的那么爱吗,后来的菲利普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可笑,觉得恶心,恨不得不曾有这样的一个经历,真的那么爱吗?

菲利普游戏人生,米尔德丽德伤过他,同样菲利普也伤了别人,对于这些女人,我看不出菲利普的真诚,似乎只是一种戏弄,就像第一次明明是他先追求可是也是他残忍抛弃他无端厌恶,就像对诺拉明明搞得对方认真了可是依旧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抛弃。此时米尔德丽德被人抛弃重新回来找他,所以他放弃了诺拉,可是当米尔德丽德再一次因为别人而抛弃自己时,菲利普又重新回来找了诺拉,简直恶心。我不知道对于菲利普所谓的爱是什么,书中这样描述菲利普对爱情的美好想象般:

男说:我一生都在把你寻找。

女答:你终于来到我跟前。

男接着说:我心里明白,早晚会遇到你!

女继续答:我真幸运,幸亏我一直在等着你!

可是似乎真的只如想象般美好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生的枷锁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的枷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