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

荞麦song
2018-05-13 15:56:48

“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刺杀骑士团长》在朋友圈火起来大概是因为村上在书中提到了南京大屠杀,于是中文版还未上市,各方讨论已如火如荼。自己也是非常幸运,年初就从图书馆借到了这两本书,再次表白苏州图书馆(文体中心)。全书共计55万字,分上下两部,上部是显性理念篇,下部是流变隐喻篇。翻译是林少华,和《挪威的森林》同一个翻译。拿到书后,用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晚上看完,有故意压低阅读速度,不像看推理小说,大脑飞速运转,一个劲的冲刺,直到终点。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看村上的书,还是慢一点为好,不然肯定要多次返工。即使如此,第一遍结束,脑子一团浆糊,许多的疑问搞得自己一头雾水。来一份问题清单好了。

Q1.全文的主旨是什么?作者洋洋洒洒的写了55万字,究竟想说什么呢?(世界的恶,人内心的恶……)

Q2.何为理念?何为隐喻?何为双重隐喻?(骑士团长、长面人、白色斯巴鲁男子)

Q3.雨田具彦为何画《骑士团长》?历史的真相是什么?

Q4.”我“为何一定要刺杀骑士团长?

Q5.妻子为何提出离婚?单纯的出轨婚变?孩

...
显示全文

“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刺杀骑士团长》在朋友圈火起来大概是因为村上在书中提到了南京大屠杀,于是中文版还未上市,各方讨论已如火如荼。自己也是非常幸运,年初就从图书馆借到了这两本书,再次表白苏州图书馆(文体中心)。全书共计55万字,分上下两部,上部是显性理念篇,下部是流变隐喻篇。翻译是林少华,和《挪威的森林》同一个翻译。拿到书后,用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晚上看完,有故意压低阅读速度,不像看推理小说,大脑飞速运转,一个劲的冲刺,直到终点。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看村上的书,还是慢一点为好,不然肯定要多次返工。即使如此,第一遍结束,脑子一团浆糊,许多的疑问搞得自己一头雾水。来一份问题清单好了。

Q1.全文的主旨是什么?作者洋洋洒洒的写了55万字,究竟想说什么呢?(世界的恶,人内心的恶……)

Q2.何为理念?何为隐喻?何为双重隐喻?(骑士团长、长面人、白色斯巴鲁男子)

Q3.雨田具彦为何画《骑士团长》?历史的真相是什么?

Q4.”我“为何一定要刺杀骑士团长?

Q5.妻子为何提出离婚?单纯的出轨婚变?孩子是不是“我”的?

带着以上问题含泪返工,甚至拿出笔记本一件一件梳理时间轴。36岁的“我”,美术科班出身,原本爱好抽象画,为了养家糊口而成为一位专业肖像画家。在结婚六周年纪念日前,妻子毫无征兆地坦白自己出轨并要求离婚,于是“我”独自离家开车在外游荡了一个半月,最终应好友雨田政彦之邀,住进小田原郊外山间其父雨田具彦的旧居兼画室。搬进山里的新住所后,雨田政彦帮“我”介绍了山下绘画班任教的工作,“我”和班里的两位人妻先后成了情人。不久“我”意外在阁楼发现了一幅雨田具彦不为世人所知的大师级作品,名为“刺杀骑士团长”。一直无法画出作品的“我”接受了神秘邻居免色的肖像画委托,并在绘画期间半夜听见铃声,在免色的帮助下,打开山中的石洞,并取出铃铛。一并出现的还有名为”理念“的骑士团长。在完成免色的肖像画后,”我“终于有想画的内容,开始画白色斯巴鲁男子肖像。不久在免色的精心策划,”我“开始为绘画班上的少女真理惠画肖像画。”我“一直想去探望雨田具彦,希望可以解开《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所蕴含的历史真相。然而真理惠突然失踪,让一切陷入混乱,在雨田具彦的病房中,骑士团长献身,并要求自己刺杀他,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解救真理惠。刺杀了骑士团长后,”我“通过长脸人的通道进入”地下世界“。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后,我最终回到了山中的石洞中,经免色搭救后回到家中,在此之前,真理惠也平安回到自己的家里。可笑的是,失踪的真理惠哪里也没有去,几天都是困在免色家中,被困的缘由,不得不说是骑士团长在搞事情。大难不死的”我鼓起勇气去见妻子(离婚协议书一直没有提交生效),并提出复合的请求。将过去八个月的经历当成一场梦,”我“将妻子的孩子室作为礼物珍视着,继续接下来的生活。

关于妻子:有人说这是村上又一本失妻物语,自己没有看过村上其他失妻作品,所以并不理解“失妻“的隐喻到底是什么。但仅从本文来看,妻子一开始是否真的打算和画家离婚呢?外遇是真的,具有花痴属性的妻子迷恋上了好友雨田的美男同事。但妻子是否借这一契机促使画家做出改变呢?喜欢抽象画的画家出于生计的考虑只得画自己不喜欢的肖像画,妻子是否觉得是自己束缚了画家,只有和自己分开了,画家才能毫无包袱的去画自己喜欢的事情。签字的离婚协议书从未被提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相信妻子所怀的孩子是画家的,一如画家所说,“我具有相信的力量”。当然,理智告诉我,这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偶像剧看多了的产物。

关于骑士团长:最初看到骑士团长的名字是理念时,自己真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去搜索“理念”的标准解释:“《辞海》(1989)对"理念"一词的解释有两条,一是"看法、思想。思维活动的结果",二是"理论,观念(希腊文idea)。通常指思想。有时亦指表象或客观事物在人脑里留下的概括的形象。"(《辞海》第1367页)。理念与观念关联。上升到理性高度的观念叫"理念"。(先有意念,然后正确的意念成为观念,观念再观一观,成为理念 )”。相信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的村上,具象化“理念”有什么奇怪的呢?最初只有画家自己能看到具象成骑士团长的理念,那么骑士团长是否是画家本人的思维活动,一如某些情况下,我们的脑海中会有两个对立的小人在打仗,一个是本性的小人,一个是经过多年教育熏陶和社会潜移默化的小人。又或者,骑士团长指代的是这个世间的观念,是一个概括性的存在。免色看不到理念的存在,但少女真理惠可以看到。是否可以理解为免色已将理念融入到自己的骨血中,于是对理念视而不见,而少女仍对理念保持距离。从这个角度,自己更倾向认为理念是一个概括的存在。画家要刺杀骑士团长,即是刺杀理念,打破世间浸渍着丑恶的观念。

关于雨田具彦:二战中刺杀行动失败的画家雨田具彦深受打击,即使改画日本画后,仍坚持了画了一幅《刺杀骑士团长》藏在阁楼中。如果骑士团长代表世间以理念之名行走的恶,那么冒出一个头偷窥的长面人是否代表了人内心潜在的恶。长面人探出脑袋的通道连接着地下世界,由此通道,画家进入了黑暗的地下世界,并小心的不被双重隐喻吃掉。在世间行走的各种恶,是在无数长面人的目视下肆虐横行的。至于历史的真相是什么,德奥合并也罢,南京大屠杀也罢,我想作者是无意一探究竟的,在本文中也无足轻重,一如骑士团长所言“历史之中,就那样搁置在黑暗中为好的事件多的要命。正确知识未必使人丰富。客观未必凌驾于主观之上。事实未必吹灭幻想“。对此自己不敢苟同,在此借用网上的一段评论,“关于现实和历史这些内容,我觉得村上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自己不是托尔斯泰那样的大作家,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变成一个纯粹的畅销书作家,写作对他来说是一个工作,就像他定时定点去跑步一样。现实和历史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回答而已,他在心里面对这些事情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在意。”

关于隐喻和双重隐喻:长面人是隐喻,白色斯巴鲁男子是双重隐喻,“双重隐喻潜伏在里面的黑暗中,绝对是地痞无赖、危险的物种”。完成了免色肖像画的工作后,“我”终于有了自己想画的内容,那便是白色斯巴鲁男子。在小说中,作者多次提到白色斯巴鲁男子的表情仿佛在喊着“你小子在哪里干了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如果探视自己的内心,该会是怎样的一番深渊。在这篇小说中,村上不仅具象了理念,也将隐喻和双重隐喻具象。在地下世界前行时,引路人唐娜安南提示:“把心牢牢收住,不能让心乱动。心一旦摇摆不定,就要成为双重隐喻的饵料”。“就在您身上捕捉至于您的正确情思,一个接一个大吃大喝,吃的肥肥大大。那就是双重隐喻,很早就已住在您体内深重的黑暗中。“如果世间万物都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连接在一张网上,那么对于理工生来说,线性逻辑关系是最美妙的存在。然而,在村上的超现实世界中,一定要抛弃现实中的逻辑基础,空无一物,孑然一身的进入这世界,一如进入隐喻通道的画家,只要带着照明灯就可以了。至于前行的路,“只要你行动,关联性自会想办而生。”同理,在村上的世界中,你的所思所想即是你前行的路,至于路上收获什么,自然因人而异,只是务必把心收住,勿被双重隐喻吃了去。

最后,村上到底想说什么呢?描绘这世间形形色色的恶?反思自己内心的恶?自己着实一片混沌。一如开篇引言中的画家,面对无面人,该如何造型,从哪里下笔,自己一无所知。关于小说的主旨探讨相信会有更多的村上爱好者孜孜不倦的推敲研究。总体来说,这是一本非常村上的小说,叙述手法也好,人物关系也好,都是典型的村上风格。同样地里面包含了众多村上式元素,数以千计爵士和古典唱片、时不时出现的白葡萄酒、不寻求未来的两性关系、出类拔萃的精英人士免色、未被俗世沾染的少女真理惠……同样的书中人物几乎都不被金钱所累,穷困潦倒的画家,有好友无私接济,精英免色甚至不需要出门工作,少女真理惠亦是富家千金。这是一个36岁中年老男人的世界,隐隐透着中年危机的味道,但我们都知道村上才不会写好莱坞的那一套。


刺杀骑士团长上下两部,自己更喜欢上部,下部中大量的隐喻让自己疲于奔命。更重要的原因是,自己极不喜欢少女真理惠,一如反感《挪威的森林》中的直子。给人一种神经质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歇斯底里,本能的想要远离。第一遍读完,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画家关于时间的表述。负责联系肖像画工作的经纪人告别时对画家说:“你像是理解事物比一般人花时间的那一类型。不过以长远眼光来看,时间大约在你那边。”画家开始绘画的工作后,有时进展迅速,有时又停滞不前,“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时间最是公正,从不偏颇,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比起把时间拉自己这边,我们更愿意同时间赛跑,一刻不得停歇。但我们真的是在同时间赛跑吗?学生时代,刷不完的题,上不完的课,生怕自己落后一分;进入职场,喊着高效、专注的口号,仿佛三十岁拿不到百万年薪自己就是个loser。我们似乎进入了全民焦虑的时代,各种鸡汤文和反鸡汤文大行其道,不信你打开某乎和某圈推送,一副生吞活剥了普通民众的狰狞面孔。我们持续学习,不断尝试,在生活的磨砺中感悟和成长,我们培养兴趣,读书、绘画、锻炼身体,在与衰老的对抗中从容淡定,这一切是因为我们真的渴求,如同荒漠中的行人渴望着绿洲,而不是同别人竞争、炫耀。记得高三的时候,即使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自己也不肯休息,马不停蹄地去刷课外辅导书上的习题。“重要的不是终点成绩,而是奔跑的姿态”,大概是那时典型写照,如今看来不过是自我满足与陶醉罢了。什么时候我们看一本书,不是因为这本书本身,而是这本书能带给我们什么。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功利时代。目标明确,反而让我们忘了自己真正的目标。某乎上有一个知名话题是关于三十岁的,自己看完后心惊肉跳。第一反应是那些读博的人怎么办?很多博士即使本硕博连读,顺利毕业也要二十七八左右,如果可能,还要出国读博后,继续深造,对他们而言,三十岁往往才是开始。不禁庆幸自己读到硕士就放弃了。简直是一派胡言。如果每一个人都这么想这么做,那么中兴的惨剧在未来将不断上演。急功近利,不过如此。那些大肆鼓吹成长、进步和成功的人,居心何在,不过是盯住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事实上,生命的长度,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即使需要花费比其他人更长的时间,但以长远眼光来看,时间大约在我们这边。倾尽所有,不过是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学习也好,尝试也好,锻炼也好,最重要的是,把握好自己的节奏,一时输给时间也无妨。


关于翻译

村上的翻译之战似乎从未停歇。自己从一开始接触的是林少华版本,二十岁的年纪很是为其倾心。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从未关注过翻译者,一直以为这便是村上的风格了。直到看了《1Q84》,语言风格截然不同。这才意识到了翻译者的不同。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前,不觉得林少华版本有何不妥,意识到了之后,再看骑士团长这书,坑坑洼洼,令人不适的地方便凸显出来了。随便摘录了几句,“理念被谁请吃晚饭,这事无有许多”,“她不和复数对象有性关系”,“室在法律上正式是我的孩子”,第一句中“无有”一词矫揉造作的很,自己更倾向于“这事并不多见”;第二句中“复数对象”一头雾水,汉语中的复数应该是个数学专有名词吧,这里是直接采用了英语单词复数的意思?倒是不难理解,只是会有些不适。最后一句“正式”一词怎么都不顺畅,把这句话直译成英语倒是顺畅,想来“正式”一词作为副词修饰的是“在法律上”吧。以上类似问题在林的翻译中算是普遍,不过即使如此,自己也不是“倒林派”,不可否认,林的翻译透着一股老学究的迂腐气,但是也有着语言的对称和典雅,不可将其亮点一并抹杀了。自己多是接触的林的翻译,倒是好奇,真实的村上是怎样的语言风格,期待林和施翻译同一本小说的情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