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茶,读佳作,品生活

夏花秋叶
2018-05-13 看过

“随遇而安”既可以用来概括汪曾祺的作品,也写尽了他的人生。他一生经历了很多大事,没完没了的各种运动。然而这些都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汪曾祺用他的笔创造了一个随遇而安、恬淡安闲的美好世界,但在汪朗看来,“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写的总是比实际上的要好”。这个回答多少让那些对汪曾祺充满“随遇而安”想象的人感到失落:“老头儿有一种固执的观念,总是把生活中他认为美的一面展现给读者,而把那些不好的东西自己藏起来。”

春雨既足,风和日暖,圆通公园樱花盛开。花开时,游人很多,蜜蜂也很多。圆通公园多假山,樱花就开在假山的上上下下。樱花无姿态,花形也平常,不耐细看,但是当得一个盛字。那么多的花,如同明霞绛雪,真是热闹!身在耀眼的花光之中,满耳是嗡嗡的蜜蜂声音,使人觉得有点晕晕乎乎的。此时人与樱花已经融为一体。风和日暖,人在花中,不辨为人为花。

康乃馨,昆明人谓之洋牡丹,菖兰即剑兰,夜来香在有的地方叫做晚香玉。这都是插瓶的花。康乃馨有红的、粉的、白的。菖兰的颜色更多,粉色的,白色的,黄色的,紫得发黑的。夜来香洁白如玉。昆明近日楼有一个很大的花市,卖花的把水灵灵的鲜花摊在一片芭蕉叶上卖。鲜花皆烂贱。买一大把鲜花和称二斤青菜的价钱差不多。

叶子花别处好像是叫做三角梅,昆明人就老是不客气地叫它叶子花,因为它的花瓣和叶子完全一样,只是长条的顶端的十几撮花的颜色是紫红的,而下边的叶子是深绿的。青莲街拐角有一家很大的公馆,围墙的墙头上种的都是叶子花。墙头上种花,少有。

汪老写的是花花草草,却让我感觉到了整片自然。

写东西的人很多,有才华的也多,但有才华还要爱惜自己的才华,即使对文字有着超拔的敏感性,但仍然懂得克制,收着写,不自矜,不夸饰,不搔首弄姿、施铅粉、强盼笑,这是汪曾祺的可贵处。他写乡土,写风物人情,写瓜果菜蔬,写田园乡间,都很熟络,细节丰盈,并不泛泛而谈,用的劳动人民的语言,很平实,像熟人聊天,在口语化的经营上逼近极限,俚词野语是不避讳的。

中国的文字很美,因为在情节之外还有足够丰富的意象和韵律令人驻足流连,忽视了这一点,锦衣夜行去讲故事,未免可惜。汪曾祺打开了一扇大门,我们可以去窥探,也可以进去走得更远,又或者终其一生只是门外的徘徊,但这扇门永远是敞开着的,向每一个有野心的人——吸引人们去寻求一点永恒。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