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3分

《活着》读后感

路兮兮
2018-05-13 看过

感恩生活中的有缘人,让我从有一段时间开始,心甘情愿地主动读书。读过一些书,总是三三两两地片段记录,甚至古板地习惯于记录在纸质的笔记本上。后来丢三落四,经过几次日记本的失而复得,还是觉得这样的电子记录更靠谱,怕年龄增长,那些关于读过的书的记忆,和笔记本一样泛黄老去...... 算不上书评,依旧自己读后三三两两的片段感受。第一篇电子版,就从《活着》开始吧。 再次读完,已是第二遍。这遍之前,第一遍浑浑噩噩地阅读,已是五年前。从学校到家两个小时穿城而过的公交车上,嘈杂的人群中......五年后,翻开书之前,对于这本书,最直观的记忆,网上的畅销书评,五年前公交车上碎片化的小说情节。要说五年后,对一本书新的认知? 我想,可能是五年后更深刻地身份认同,二十多年生命中根植血液的东西被唤醒。 我出生农村,农民的女儿。我的爷爷,和福贵一样,地主的儿子。不同的是,我的爷爷————解放后被没收土地的破产地主的儿子。可能是距离那个年代,那个书中福贵的年代,也是我爷爷的五十年代,过了太久,在我小时候,我爷爷就像讲童话故事一样,平静地讲他还是小少爷时候的威风,讲他被没收土地后被逼迫到跳河而死的父亲和上吊自杀的母亲......如果非得按照年龄去对应小说中的人物,爷爷的角色应该是福贵的儿子有庆,但是在童年时代的中途,祖父祖母的生命以“那样的”方式结束,爷爷的童年,便也在他几岁的时候戛然而止了.....爷爷是个要强而不善言辞的人,哪怕几十年后,他偶然想起,也只是对他的第三代讲述那个年代的事,向书中的福贵给“我”讲述一样,爷爷总是平和,语气中仿佛没有苦,就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爷爷后来的苦,是我从别的更为年长的村子里的老人们讲述的,但他自己,从来不说。所以我觉得爷爷更像是福贵,不同的是,从几岁后孑然一身到现在三世同堂,我的爷爷——福贵命运的颠覆。 五年前,第一次读《活着》,或许是激进的力求上进的头脑发热的女学生,装作要多读书的样子去被迫地偶然读到这本书,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读到书中遥远的片段不会联想到眼前的切身生活。五年中,从大学到工作,迷茫中挣扎着这种叫身份认同的东西:“我的祖辈,父辈,多么普通的农民啊…”…当接受了一些所谓高等教育的我,渐渐踏入社会,近乎被那一套统一的现实价值观洗脑,社会阶级,原生家庭,背景……令我开始几度开始对我那平凡的父辈祖辈,普通的背景而自卑怀疑了:“哎,可是我的父辈祖辈,多么普通的农民啊~……”五年来,越往后走,越感到自我的无穷渺小,所谓恒河沙中世界之恒河沙,当我一定要将自己的的生活和生命赋予意义时,我那亦如恒河沙般流逝的祖祖辈辈人生的意义,便是活着。活着二字,可以很轻也可以重。

或许,这便是五年后我再次读完这本书后的身份认知吧。在我更年轻,更年轻一点的时候,我的村子里,有很多这样的福贵,或许垂垂老矣,他们拥有关于那些年代的共同记忆,不同的活路造就不同的命运,命运碾过的时间,最后都刻在脸上。目之所及,窃幸我从出生到现在,活在和平的年代里。人定胜天,在和平的背景下相对具备了更多的可能性,或许不会偏执地为了实现那些可能性强行地赋予人生所谓意义,找寻一种合适的姿态,如我那可亲的祖祖辈辈,在往后的时光流逝中平和的活着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