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瓣河川 一瓣河川 8.8分

淡极花更艳,侠气绝处生

筠隐
2018-05-13 13:38:54

武侠小说作者“成熟”与否的标志之一,是看其有无能力用程式化的手法创造一个表面繁复实则相对明朗单纯的文学世界。在这一点上,《一瓣河川》做到了。集中收录的十个短篇看似相对独立、各自成篇,连缀起来,却是以云陌游、杨逊、梁雨一门三代侠者的人生际遇为线索,勾勒出一幅淡墨点染的江湖行旅图。

雨楼清歌建构的江湖是宋词式的,行文中处处可见作者对宋词意境的化用:云、杨一脉的“剑意”是梨花落蕊,夹着“马上单衣寒恻恻,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的萧瑟(事见《落英谱》《一瓣河川》);这种萧瑟承自岳空山,一代刀神刀锋上的“刀意”,“山中人兮芳杜若,风飒飒兮木萧萧”,是辗转多年求不得的佳人一缕芳魂(事见《山中清眸》);直传到云、杨之后的梁雨,仍是“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事见《凉枝辞》)。自古以梨为淡客,作者选取梨枝为其典型意象,整个世界像被铺染得氤氲清寒,素以为绚。

这种“淡”,更体现在其灵魂人物云陌游、杨逊生命情调中的“淡”。从写法上看,正面描写二人的笔墨有限,《山中清眸》写少年云陌游开悟的过程,更多的落墨却在其“引路人”岳空山身上;《落英谱》写云陌游在武境上的迷茫与转折,却更多是通过方雪的视角;《

...
显示全文

武侠小说作者“成熟”与否的标志之一,是看其有无能力用程式化的手法创造一个表面繁复实则相对明朗单纯的文学世界。在这一点上,《一瓣河川》做到了。集中收录的十个短篇看似相对独立、各自成篇,连缀起来,却是以云陌游、杨逊、梁雨一门三代侠者的人生际遇为线索,勾勒出一幅淡墨点染的江湖行旅图。

雨楼清歌建构的江湖是宋词式的,行文中处处可见作者对宋词意境的化用:云、杨一脉的“剑意”是梨花落蕊,夹着“马上单衣寒恻恻,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的萧瑟(事见《落英谱》《一瓣河川》);这种萧瑟承自岳空山,一代刀神刀锋上的“刀意”,“山中人兮芳杜若,风飒飒兮木萧萧”,是辗转多年求不得的佳人一缕芳魂(事见《山中清眸》);直传到云、杨之后的梁雨,仍是“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事见《凉枝辞》)。自古以梨为淡客,作者选取梨枝为其典型意象,整个世界像被铺染得氤氲清寒,素以为绚。

这种“淡”,更体现在其灵魂人物云陌游、杨逊生命情调中的“淡”。从写法上看,正面描写二人的笔墨有限,《山中清眸》写少年云陌游开悟的过程,更多的落墨却在其“引路人”岳空山身上;《落英谱》写云陌游在武境上的迷茫与转折,却更多是通过方雪的视角;《风露刺》写杨逊与情人轰动江湖的“杨柳之会”,写的是赴会之途,却未交代二人如何相会,结果如何;直到《一瓣河川》,才给了这种“淡”一个正面的交代。从人物塑造上,云、杨二人一脉相承,气质却终不同。作者笔下的云陌游是传奇,自一出场便敏锐而早慧,始终站在云端,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淡白色影子。杨逊则更有风尘侠气,一出场,只是个懵懂游戏的孩童,因缘际会受云陌游点化,承了梨花瓣中的剑意。成了侠客的杨逊关心的东西很多,担负起扶危济困的游侠本色,他的“淡”更多体现在性格的淡泊宁静,作者给他的佩剑取名“涉川”,恐怕也暗含了“豫兮其若冬涉川,犹兮其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凌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的意味。

台湾学者林镇国曾用“死亡与燃烧”概括游侠的生命情调,认为虚无感、不安感、有限感构成了游侠生命的存在基底,诉诸于情意的激力,由此构成了另一种形态的价值世界。在雨楼清歌笔下,我们亦能看到人物身上虚无、不安和有限的生命底色,这不同于武侠小说中是非善恶二元对立的明确价值观,而是作者尚未意识到或朦胧意识到但无法表达的情绪、心理和感觉。在雨楼清歌笔下,这种“无意识内容”是人性中刻骨的疏离与孤独。

在《一瓣河川》的江湖世界里,武功体系的最高境界是“意”。刀客有“刀意”,剑客有“剑意”,无所谓“器”的好坏,武者悟出了“意”,枯枝亦可化作利器。每个武者的“意”都不同,岳空山的“刀意”是心中佳人的一缕香魂,云陌游的“剑意”是梨花落蕊……作者想说的,大概是各人心中汲汲以求的那一点“初心”吧。各人的所求不同,选择的路便不同,于是偌大的江湖,萍水相逢同行一程也终会散去——雨楼清歌笔下的大都是独行独居的。

以上谈了雨楼清歌小说的整体生命情调,但十篇小说中,我最中意的却不是这种“淡”,而是一篇卓异于其他的《吹雪藤》。这一篇一直围绕方寸之境展开。四个小人物,揭开一位所谓“大侠”的面具,歌楼中一场处心积虑的惨烈刺杀,小人物除去了大人物,由此改写命运——等待他们的不是锄奸除恶的载誉,而是一场追与逃的生死搏杀。四人一直在绝境中,先是歌楼中的方寸境,后是逃亡路上的穷途,作者没有可以给主角加上所谓的光环,四个小人物都不完美,歌妓,小偷,赌徒,豪强,绝境中时有展现人性的软弱,侠气却也在这逼仄境地中骤然滋生。故事的最后,小偷、赌徒、豪强像英雄一样战死。他们遵循的逻辑很简单,惩恶扬善,锄强扶弱,作为四人中最需要保护的歌妓,成为最终活下来的那个人。全篇的传递出关于是非善恶的明确价值判断,承载着传统武侠精神的魂,小人物的故事,反而成为全书最打动人心的片段。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瓣河川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瓣河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