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墓志数据看门阀大族的消亡

mochow
2018-05-13 看过

本书通过出土的唐代中晚期的墓志内容以及相关的统计数据,分析出唐朝中晚期门阀大族的政治状况,并结合历史文献中的唐晚期的乱世形势,推断出了中古门阀大族消亡的原因,行文有理有据,给出了另一个视角研究历史的途径。作为一个外行,表示,这书很好读。

本书研究的墓志大多集中在唐朝的中晚期,结合相关的史料文献,列出了那个时期主要的门阀大族,然后根据墓志出土的位置的数据统计,给出了这些大族的地理分布,因为中国特有的墓葬习俗,后人要时常祭祀故去的亲人,故而,必然比较近的亲族的埋葬之地距离居住地不远。由门阀大族的家族墓地进而推断出该家族在唐中晚期的居住地。进而根据统计数据得出,这些世族大多集中在长安,洛阳以及两地之间的两京走廊,少量的居住于富庶的人口也相对密集的长江下游地区,比如扬州。因为居住集中,故而唐末黄巢叛乱以及其后延绵二三十年的暴虐的动乱,对居住在长安和洛阳的门阀大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即,肉体上的消亡。

中古门阀大族的谱牒大多可以追溯到西周,而实际上,这些家族大部分在东汉末年,首次以地方精英的形象出现,在维持地方财富的基础上,他们开始出仕各个时期的政权,通过任官,他们政治地位在三,四世纪得到巩固,随后安然度过数次改朝换代,这是因为每次改朝换代,新的政权都会依赖之前的官僚体系。到了七世纪,这些中古大族的权力基础开始从根本上改变,隋朝废除了他们的特权,他们的政治身份没有了法律保障;就在同时期,这些家族开始选择在京城聚居,全副家当也都聚集在聚居地,这使得他们失去了对地方财富的控制,而拥有地方财富对他们的长时间的存续,曾经至关重要,这也给唐末门阀大族的消亡提供了客观条件之一。聚居在两京地区的大族相互之间通过联姻来巩固彼此的权势和地位,子孙则通过“荫”的形式,牢牢占据帝国官僚系统的上层。也有少量的没有能力在两京地区维系下去的处于颓势的大族,会远离两京搬迁到地方,这种大族再也没有机会处于官僚系统的上层。

安史之乱后,门阀大族花了十年的时间才恢复到了安史之乱前的状态,但没有伤及根本,因为安禄山们也是想利用唐帝国已有的官僚系统,并不会大肆杀戮帝国的官员。有些观点认为是科举和藩镇导致门阀大族的消亡,本书的否定了这些观点。用统计数据说明了,这些门阀大族,能很好的适应环境的变化,他们有足够的资源给子孙以好的教育,以致在科举制度下,依然能够占据主流,至于藩镇,除了河北自立的藩镇外,其他的藩镇都是由帝国政府任命的藩帅,这些藩帅绝大多数是门阀大族出身,他们来自京城,并不会在地方经营自己的势力以与帝国政府对抗,这些藩帅通常上任的时候会带上一些大族的后辈去担任藩镇里比较上层的职位,地方精英只能在藩镇里担任比较下层的官职。因此,实际上,唐朝晚期,黄巢之乱之前,唐帝国一直处于相对稳定的中央集权的状态。

黄巢之乱开启了唐帝国的灭亡之路,黄巢迅速攻入长安,聚居于长安的大族根本没有时间逃亡,除了外任的官员,绝大部分都留在了长安,黄巢大肆洗劫杀戮,大屠杀了好几轮。接下来是二三十年的动乱,各路藩镇开始相互之间的战争,一轮又一轮的战争,屠杀,焚城,曾经繁华的两京,化为灰烬,逃得了这次,也逃不了下次。门阀大族的绝大多数被肉体灭绝了。剩下的小部分,虽然有学识,在接下来战乱的十世纪,这种文官的才能也不会得到尊重和重视,之前的婚姻网络也不复存在,大族的影响力已经消亡了。到了宋朝,经济高度发展,地方精英崛起,但新的思潮,强调贤能统治的价值而不是大族后裔的声望,使得,即使有新的地方精英冒出来,也不可能再现门阀大族的盛况了。

读完真是唏嘘不已,黄巢以及其后的战乱太触目惊心了,再牛的权势,也无法抵挡肉体的灭绝,文明遇上不讲道理的野蛮,束手无策。

另外,书里提到了裴度,又想起了裴行俭,查了下,果然属于一个家族的两个不同的分支的后裔,河东裴家,出了无数的牛人。感觉需要继续读读门阀大族相关的书了,这本书勾起我的兴趣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