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似少年

笨笨的猪
2018-05-13 看过

#碎碎念#1. 人都是身心灵一体的结合体,身与心在日常生活中根据客观的社会规则运行,但是每个人的灵其实总是在欲望的躁动下,本能得希望摆脱物理、道德、甚至法律空间的枷锁,在时间上拓展未知的领域。我们每个人有2个自我,一个自我是实现自己的本能欲望;另外一个自己希望能够在其他个体总找到。就像白先勇先生说的,不管是在异性中找到生命的完整性,还是在同性中找到自我的完整性。2. #二元论#物质就是被二极调控,互相颉颃的。轻重、强弱都是个体在与标的的对比下,在一个具体的空间与时间片段中的概念词而已,以物质的动态性质去衡量,一切总归会沦为僵直的。在与人的相处原则,应持有绝对的#个人主义#,不论决定的出发点是理性的(侧重基因的优化),还是感性的(侧重基因的突变),都应该是“绝对”自我的选择,并成为处事标签。去规避可能性的道德绑架,而这个最可能的就是我们身边最爱的人。3. 许钧先生的翻译真是太棒了!


P040: 与希特勒的这种和解,暴露了一个建立在轮回不存在之上的世界所固有的深刻的道德沉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预先被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地许可了。

P090: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世加以修正。

P012: 托马斯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一个简单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P017: 托马斯心想: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几乎对立的感情。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这可以是对无数女人的欲求)体现的,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这只能是对一个女人的欲求)而体现出来的。

P027: 因此这种同情(Compassion vs Pity)是指最高境界的情感想象力,指情感的心灵感应艺术。在情感的各个境界中,这是最高级的情感。PS:Com+Passion,是同理心,包含同甘共苦的感受。是把自己融入别人的替代感,是主体性的消融的表现。

P030: 他已是毫无出路:在情妇们眼里,他带着对待特蕾莎之爱的罪恶烙印;而在特蕾莎眼中,他又烙着#同情人#(没有说是#爱人#哦)幽会放浪的罪恶之印。

P039: 此刻他发现,对这些岁月的回忆远比他们在一起生活时更加美好。他和特蕾莎之间的爱情无疑是美好的,但也很累人:总要瞒着什么,又是隐藏,又是假装,还得讲和,让她振作,给她安慰,翻来覆去地向她证明他爱她,还要忍受因为嫉妒、痛苦、做噩梦而产生的满腹怨艾,总之,他总感到自己有罪,得为自己开脱,请对方原谅。现在,再也不用受累了,剩下的只有美好。

P046: 我们都觉得,我们生命中的爱情若没有分量、无足轻重,那简直不可思议;我们总是想象我们的爱情是它应该存在的那种,没有了爱情,我们的生命将不再是我们应有的生命。我们都坚信,满腹忧郁、留着吓人的长发的贝多芬本人、是在为我们的爱情演奏《Es Muss Sein!》#德文##It Must Be!#。托马斯想起特蕾莎谈Z朋友时说的话,发现“她”生命中的爱情故事并非建立在“Es Muss Sein”之上,而是建立在“Es Konnte Auch Anders Sein”上面,即“别样亦可”……。#碎碎念#每个人其实都是活在自己的故事里,把生活中的偶合美学化起来。

P052: 肉体和灵魂之间不可调和的两重性 - 这是人类根本的体验。肉体是囚笼,里面又个东西在看、在听,在害怕,在思索,在惊奇;这东西在肉体消失之后还在,还残存,它就是灵魂。

P062: 在我们看来只有偶然的巧合才可以表达一种信息。凡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凡是期盼得到、每日重复的事,都悄无声息。惟有偶然的巧合才会言说,人们试图从中读出某种含义,就像吉普赛人凭借玻璃杯底咖啡渣的形状来作出预言。

P066:我们每天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偶然性,确切地说,是人、事之间的偶然相遇,我们称之为巧合。两件预料不到的事出现在同一时刻,就叫巧合。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贝多芬的一首乐曲、车站的一次死亡)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重演、修正、延展。人就是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乐章,直至深深的绝望时刻的到来,然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P075: 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

P075: 这些梦不仅富有说服力,而且还美。这是弗洛伊德关于梦的理论遗漏的一个方面。梦不仅仅是一种信息交流(也许是一种密码信息交流),还是一种审美活动,一种想象游戏,这一游戏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P082:表面的东西是明白无误的谎言,下面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

P101: 我可以说眩晕是沉醉于自身的软弱之中。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却并不去抗争,反而自暴自弃。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便会一味软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

P122: 音乐是对语句的否定,音乐是反话语。

P123: 视觉受双重边界所限:让人什么也看不见的强光与完全彻底的黑暗。她对任何极端主义的憎恶,或许产生于此。极端标志着生命的终极之界,极端主义的激情,不论是政治上的,还是艺术上的,都是一种改头换面的对死的渴望。

P145:#活在真实里#对于萨比娜而言,要活在真实中,不欺骗自己也不欺骗别人,除非与世隔绝。一旦有旁人见证我们的行为,不管我们乐意不乐意,都得适应旁观我们的目光,我们所做的一切便无一时真了。在公众在场,考虑公众,就是活在谎言中。所以,萨比娜并不因需要隐藏自己的爱情而感到痛苦。相反,这正是她能活在“真实”里的唯一方式。至于弗兰茨,他肯定地认为,一切谎言的根源来自于私人生活领域与社会生活的分界:私底下是一个人,公众场合又是另一个人。依弗兰茨看来,#活在真实里#便要消除私人生活和公众之间的阻隔。#碎碎念#入世的真实就是多面性,出世的道德目标就是打通体、心与灵的区别。路漫漫其修远兮!

P157: 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期盼嫁人的年轻女子期盼的是她完全不了解的东西。追逐荣誉的年轻人根本不识荣誉为何物。赋予我们的行为有意义的,我们往往对其全然不知。

P178:只有最天真的问题才真正是严肃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没有答案的问题是一道令你无路可走的障碍。换言之,正是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标志着人类可能性的局限,划出我们存在的疆界。

P261:追逐众多女性的男人们很容易被归为两类。一类人在所有女人身上寻找自己的梦,他们对于女性的主观意念。他们对于女性的主观意念。另一类人则被欲念所驱使,想占有客观女性世界的无尽的多样性。前者的迷恋是浪漫型的迷恋;他们在女人身上寻找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的理想。他们总是不断地失望,因为,正如我们所知,理想从来都是不可能找到的。失望把他们从一个女人推向另一个女人,赋予他们的善变一种感伤的借口,因此,许多多愁伤感的女人为他们的顽强的纠缠所感动。后者的迷恋是放荡型的迷恋,女人在其中看不到丝毫感人之处:由于男人没有在女性身上寄托一个主观的理想,他们对所有女人都感兴趣,没有谁会令他们失望。的确,就是这从不失望本身带有某种可耻的成分。在世人眼中,放浪之徒的迷恋是不可宽恕的(因为从不失望而补赎)。

P285:小说人物不像生物那样诞生自母体,而是产生于一种情境,一个语句,一个隐喻。隐喻中包含了一种处于萌芽状态的人生的基本可能性,在作家的想象中,它只是还未被发现,或人们还未论及它的实质。

P307:如果兴奋是造物主用以取乐的一种机制,相反,爱情则是只属于我们的,我们凭借着它逃脱造物主的控制。爱情,就是我们的自由。爱情超越了“es muss sein”。

P320:四世纪时,圣哲罗姆(Saint Jerome)断然否定了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做爱。九世纪著名的神学家埃里金纳(Jean Scott Erigene)却提出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认为,亚当可以像常人伸出胳膊和大腿一样,能随时地、如意地让阴茎勃起。千万不要通过这个观点来追寻备受无能(阳痿)折磨的人类那永恒的梦想。埃里金纳的观点有不同的意义。如果认为靠简单命令的方式就可以使阴茎勃举,阴茎的勃举不是由于我们亢奋,而是我们的命令使然,那么世界上就没有性亢奋的位置。这位伟大的神学家发现与天堂不能共存的,并非性交及其随之而来的愉悦,他发现与天堂不能共存的是性亢奋。谨记,伊甸园里存在快感却无兴奋。#碎碎念##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生殖系统的兴奋神经是由迷走神经控制,属于植物神经系统ANS/VNS,简单说由反射机制产生;而假设改成躯体运动神经,成为意志控制。那么在天堂里,对于做爱就只剩下需要去做,而并非想要去做了。按照这个思路去思考,人即丧失了主体性。这就符合笔下托马斯的#潜意识#。但是感觉还是没看懂这一节。结合#Kitsch#的理解,也就是#把人类生存中根本不接受的一切都排出在视野之外#(P323)。兴奋即代表欲望的表达,欲望就是上帝要消除的。

P352:我们全部人都需要有人注视我们,根据我们生活所追求的不同的目光类型,可以将我们分成四类。第一类追求那种被无数不知名的人注视的目光,换句话说,就是公众的目光;第二类是那种离开了众多双熟悉的眼睛注视的目光就活不下去的人。他们比第一类人更快活,因为第一类人若失去了公众,就会想象着自己生命的殿堂的灯火全都熄灭了,而这种事在每个人身上迟早都会发生的;第三类是必须活在所爱之人的目光下,他们的境况与第一类人同样危险。一旦所爱的人闭上眼睛,其生命殿堂也将陷入黑暗之中;第四类人,也是最少见的一类人,他们生活在纯属想象、不在身边的人的目光下。这类人是梦想家。

P354:#惩罚一个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人,是野蛮的行径#vs#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碎碎念#这是需要境界去理解和实践的。

P363:在被遗忘以前,我们会变为媚俗(Kitsch)。媚俗,是存在与遗忘之间的中转站。

P404:人们都倾向于把强者看成是有罪的,把弱者看成是无辜的牺牲品。可是现在,特蕾莎意识到:对于她和托马斯来说,事实则相反!甚至连她做的梦,都好像摸准了这个强大男人唯一的弱点,向他展示特蕾莎的痛苦,使他不得不退步!特蕾莎的软弱是咄咄逼人的,总是迫使他就范,直至他不再强大,变成她怀里的一只野兔。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