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死了书评

卡夫卡的猫
2018-05-13 09:11:01

作者珍妮罗森,资深精神病患者,保守抑郁症、焦虑症及多种障碍症的困扰。这本书记录了她自己与这些糟糕的病症朝夕相处的故事,作者在不可能的地方发现乐趣,并用幽默的方式真诚的将它们讲述出来,为我们带来不可思议的欢笑与感动(本来这段话我想自己写的,但是书封上的介绍高度概括了我想说的话,所以最好是当回“拿来主义”吧)。

在国内,谈到抑郁症,几乎就相当于绝症一样的啊。国人的认知就是抑郁症患者“喜欢”自杀,跳楼、上吊、抹手脖子的。非常吓人也折磨人!我老妈以前压根就不知道抑郁症这个病,但是近几年我有两个奔小康完成时的邻居相继查处抑郁,一个老想着自杀,一个因讨不到老婆而天天“精神上折磨”父母,又加上去年还是前年xx男星的离去,让像我妈妈这样的“泯然众人矣”都以为抑郁症=自杀。 但是抑郁症=自杀是真的么?就好像癌症=死亡,下雨=淋湿? 我很强烈的感觉到(没有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只是思考的方式与普通人不同,而他们只是很苦恼“为什么我的想法跟别人孑然不同,我还说服不了别人?”。当然这是我只看过《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以及《高兴死了!!!》后得出的结论,所以我用了“感觉”二字来表达自己的主观观点。 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很得意地体味书中讲到的故事,它们给我了另一个看待问题的视野。非常有趣! 譬如说作者有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的手没了。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手没了,而只是双手短暂性失去了知觉。作者在这里表达的非常可爱: 她说:我的四肢和灵魂是分开的,我的四肢不能动,只是因为它们还在睡觉,而大脑已经醒了。 这是一个多么有趣的想法! “正常人”只会认为自己手麻了,一时半会动不了,而一个“疯子”却表达得如此清新脱俗。 同时,我觉得作者也时不时地呈现出一种“伪逻辑”。这种情况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普遍存在,这也是我为什么看完这本书后,将书中的情节忘的一干二净(真希望这是张三丰在教我打太极)。 譬如书中提到作者和丈夫的一次吵架,我很难用自己的言语将整件事情概括出来。但是读这个故事的时候让我有种看哲学书的感觉,生怕错看一个字,漏一句话就会跟不上作者的思路… …对,就是读起来让你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或者说是一种踩在云上的感觉。 好吧,我承认,我也快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了。 有一个问题始终是我想探索的,那就是患有忧郁症的作者为什么可以强大到写书剖析自己的经历?当然说中呈现的一个个故事,很好的解释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作者是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的,她很勇敢地在承认她患有各种精神疾病,但是欣然与之共处。 所以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总是能够感觉到作者的躯干与精神是分开的,就好像精神总是站在躯干的后面,默默观察躯干的行为,并对其进行记录、分析、提出解决方案。 但是回到现实,绝大部分抑郁患者是对自己的病不自知,不接受,或者是消极对待的(当然这是抑郁症主要的病症)。所以他们才能被抑郁囚禁,最后选择死亡。然而这本书给了读者一个很好的视角,那就是去真正了解抑郁症。 书中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如“先来看一下本书收获的赞誉”中列举的名人赞誉,一开始我还觉得莫名其妙,查尔斯狄更斯真是那个《双城记》的么,接着又看到好几位早已亡故的作家,才恍然大悟,这是作者的“自我吹嘘”、“自我调侃”、“自我安慰”。书中在简单故事中还穿插了耐人寻味的话语,让读者看到了一个努力积极向上,摆脱抑郁的患者,在患病中体悟生命真谛,一步步了解自己,开解自己,当然也看到作者背后强大的家人,是家人给了她无比强大正确的三观,让她火力全开,让她找到furiously happy!

甚至有的时候,我好像能透过她那荒诞不经的、看似轻快幽默的文字下,感受到那个脆弱的、妄图通过躲避蜷缩来规避一切伤害的那个小女孩。但是又有的时候我又能感受到文字里的力量,是她对生活给予的痛苦的奋力的反击,她好像就是猫和老鼠里的那只Jerry,故意示弱,只是为给生活(Tom)来一击难以预料的重击。但是生活就像一场势均力敌的拳击赛,双方各有输赢,但是谁也没有就此妥协。 “有时候,为了控制它,我让它控制我,因为我别无选择。” “我疯狂地快乐着。这不是精神疾病的治疗方法……这是一件武器,用来战胜疾病,这是一种方法,用来夺回你发疯时被抢走的快乐。 这篇其实可以算是一篇充斥着琐碎的如同稚童每日嘟囔着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不合常理逻辑的语句的书。作为读者的我好像按照常理也应该像珍妮的丈夫维克托一样时不时的抓狂崩溃,但是神奇的是,我没有。她的文字好像有一种魔力,让我如同每一个熊孩子的父母一般,居然只会觉得她可爱,甚至我有一种想要冲进书里,在她做傻事的时候像一只老母鸡不顾一切地维护她,帮她收拾烂摊子。我觉得我估计都不会升起一点怒气,只会无可奈何地笑一笑。 其实珍妮获得“最开心的忧郁症患者”这个称号除了可能为了卖书而起的噱头,也可能确有其实。除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玩世不恭的处世态度,“疯癫”的叙事风格。我私以为最重要的是珍妮身边人,至少是从她视角(书中所描述的)所表现出来的支持与鼓励。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同情与施舍般的关怀。而是愿意时不时的陪她发疯,待她如常人无二。她最不需要的就是那些,她需要的是有人陪着她一起疯狂,一起放肆。她的生活就像是我们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放肆而又忘我,她替我们活出来了,而我们却被社会、自己束缚住了。 我们是正常,但也无趣。 所以说这种让人感动、令人羡慕的无条件的支持与陪伴才是最难得的,因为我们身旁也就是这些被禁锢的灵魂,这些行尸走肉压着我们要循规蹈矩。但是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正常的。为什么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却要寻着相似乃至相同的人生轨迹呢。 多少次想要改变,又多少次无奈放弃? 知己难求,勇气不足。 多想也不管不顾一次,“疯”上那么一次。 摘取“作者的话”中的一段: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那份灾难、疯狂或戏剧性,然而我们对待这些可怕事情的不同方式,会让结果截然不同。 “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 这就是态度,共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