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亲密利他,我解锁了新的人生

婷子
2018-05-13 08:09:31

1 看济公的那个夏天

1998年夏天,我在农村老家的平房里,和姥姥姥爷在一起。

晚上临睡前,我们三个人会坐在炕上“看济公”。

剧情我已记不清了,但济公的样子记得一清二楚——瘦长脸,忽闪的眼睛,斜戴的帽子上都是补丁,袈裟像是胡乱抓起披在身上。

那个快乐的小孩子不会想到,后来的自己将一次次幻想按下“重启”键,一键回到看济公的那个夏天,重新活过。

2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有这样一种人,曾被咪蒙声讨——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

而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

有同学问我英语单词,我立马回复“查词典”;有朋友假期寄来明信片,堆积在传达室里懒得去找,害得她以为寄丢了;即使看到了信息,也总是拖很久才回复,不紧不慢地只遵从自己固有的节奏。

时间一长,没有人约我参加同学聚会,没有人拉我进班级微信群。

无法融入周围人际圈儿的我,就像隔着透明玻璃看马戏团表演。

当时,我只感觉很气愤很无辜,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好,有谁不喜欢我、不接纳我,那是他们自己的原因。

3 “儿子是一面镜子,折射出问题”

...
显示全文

1 看济公的那个夏天

1998年夏天,我在农村老家的平房里,和姥姥姥爷在一起。

晚上临睡前,我们三个人会坐在炕上“看济公”。

剧情我已记不清了,但济公的样子记得一清二楚——瘦长脸,忽闪的眼睛,斜戴的帽子上都是补丁,袈裟像是胡乱抓起披在身上。

那个快乐的小孩子不会想到,后来的自己将一次次幻想按下“重启”键,一键回到看济公的那个夏天,重新活过。

2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有这样一种人,曾被咪蒙声讨——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

而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

有同学问我英语单词,我立马回复“查词典”;有朋友假期寄来明信片,堆积在传达室里懒得去找,害得她以为寄丢了;即使看到了信息,也总是拖很久才回复,不紧不慢地只遵从自己固有的节奏。

时间一长,没有人约我参加同学聚会,没有人拉我进班级微信群。

无法融入周围人际圈儿的我,就像隔着透明玻璃看马戏团表演。

当时,我只感觉很气愤很无辜,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好,有谁不喜欢我、不接纳我,那是他们自己的原因。

3 “儿子是一面镜子,折射出问题”

后来我当了妈妈。

长得像嗯哼的儿子,总被人夸作“混血儿”。

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的我,陪儿子的时间很少。白天忙不够,晚上回家还要加班。

小家伙凑过来,我大喊一声“把他弄出去”,孩子爸爸提溜起儿子,“走,咱再去看动画片”。

前脚刚出去,我“哐当”锁上门。门外,熟悉的猫和老鼠前奏响起,儿子目不转睛地盯着Ipad。

日子一天天过去,慢慢地,我觉察出儿子不太对劲儿。

原本不到一岁就叫妈妈的他,快四岁了只会“吆给吆给”地说些谁也听不懂的外星语。

有人说,这是孤独症,终生无法治愈。

那时我读了大量讲述孤独症的书,读到国内最有名的儿童康复机构之一——青岛以琳的创始人方静,在孤独症儿子病情最严重时,曾带着他在海边徘徊三个多小时。

而读到方静故事的一个月之前,我也差点一头扎进海里。去车站前匆忙回家取身份证,儿子的大眼仁儿直愣愣地看着我,我亲了亲他的鼻梁,转身离开了。

4 20年后,与济公“重逢”

和方静一样,我“半途而废”,离开了海边。

不久后,我加入了猫叔的写作特训班。

受剽悍家族“爱分享,重践行,常利他”的影响,在写作班里,我试着改变。

比如,照顾别人的情绪感受,有人冒了泡得不到回应时,怕TA尴尬,我总是回复一下;主动分享,送去早午晚安、“灵感速来”等花式祝福红包;互评文章阶段给出中肯建议。

同样的,同事的家人生病,我会发送信息“祝早日康复”;深知讨生活不易,给外卖小哥走心评价;消息回复及时,不再等拖靠。

因为这些,之前链接并不多的一个点评大神,愿意助我上墙;与为数不少的小伙伴建立了深层链接,是那种约好一起面基的长久情谊。

身边的人际交往也越发明朗,主动链接击发出的能量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原来,之前不是大家孤立了我,而是我孤立了大家呀。

在班里,我认识了一个叫晋杭的男孩儿。

一天,他的文章吸引了我,我跑去夸奖,就此聊了起来,发现他竟然是济公的扮演者游本昌的学生兼经纪人。

他发来几张游先生的近照,86岁的济公依然精神矍铄。

打卡阶段,我俩拿到的最佳数相同,互相发红包勉励,就此成了同盟。他总是给我鼓励,说我会不停走下去,“你有这股劲儿”。

晋杭最近出了一本书——《梦想永远不会太晚——“济公”游本昌的智慧人生》,正在各地做签售,我们约好,到曾“半途而废”的那座海边城市见面,带着儿子去签售现场。

5 变得亲密利他的我,按下了人生“重启”键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就这样,20年后,我回到了那些无比想念的看济公的夏天,重新活过。

而这曾断裂的名叫“亲密”的链条,前后由济公串联了起来。

巧合的是,济公这个形象之所以深受欢迎,也恰恰因为他乐善好施,一心总想帮别人。

从晋杭的书里读到,对于游本昌先生而言,济公不仅是他演艺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使他在多年跑龙套后声名鹊起,更是改变了他世界观的重要人物。

从此,他秉持“以文艺化导人心”,不断推出优秀的走心作品。

再回头看方静,她带着儿子小石头在海边徘徊时,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察觉出了她的异常,默默在旁保护,直到将她们送上回家的公交车才离开。

如今,以琳帮助了数以万计的家庭,而小石头也已是香港一所大学的在读博士。

我比她要幸运一些——在多方帮助下,确认儿子的“孤独症”属误诊。

我放弃了几个曾努力争取的自我发展的机会,每天牵着儿子的小手,读他熟悉的故事。没过多久,幼儿园老师反馈比之前进步多了。

就这样,我和儿子,这两个本该最亲近的人,终于在兜兜转转中,找到了通往彼此内心深处的道路。

游本昌在得到“济公”的帮助后,转身承担起化导的责任,回馈社会。

方静在得到陌生人的帮助后,转身承担起救助的责任,回馈社会。

他和她,都在做同一件事情——乐善好施,亲密利他。

也恰恰因为对亲密利他的践行,我获得了重生的力量,实现了自我解锁。

如今,我也决定像他们那样做点事情——将儿子的故事写出,帮助那些处境相似的年轻的爸爸妈妈们。

因为自暗夜隧道中穿行而过的我,曾深知绝望的滋味儿。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梦想永远不会太晚——“济公”游本昌的智慧人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想永远不会太晚——“济公”游本昌的智慧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