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如展开的旌旗部队

张人青、
2018-05-13 01:07:06

最近期中,作业很多。张张很痛苦,嘤嘤嘤!所以这本小说拖了一周才看完。《玫瑰的名字》是翁贝托.埃科的作品,一位意大利作家,他又是一位符号学家、哲学家、文学批评家。所以他对文字和语言有自己的研究。而且,在他的小说中又非常的喜欢炫学。我上一个看起来不知所云的作家还是博尔赫斯,在他的《沙之书》里面引经据典,因为我对那个时代的很多知识都不是很了解,所以看起来不知所云。到现在,埃科是第二个。

很多人了解他可能是通过另外一本书,叫做《无限的清单》,这本书才是他炫学的极限,相比之下《玫瑰的名字》就显得一般般了,因为里面毕竟讲的是中世纪的教会纷争,没有涉及太多的其他方面的知识。

那么,这本书是从何而来的呢?如果不了解埃科或者这本书的话刚刚听这本书的名字是不是很像一本温温柔柔,你侬我侬的爱情小说,其实这是一本悬疑小说。埃科有一个很著名的观点,那就是“虚假”是可以创造和改变历史的。他的《傅科摆》、《波多里诺》还有这本《玫瑰的名字》都可以说是“虚假”创造历史的文学典范。而玫瑰的名字的意思就是子虚乌有的名字,他说这个名字的想法差不多是偶然来到的,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玫瑰是一个意义如此丰富的象征形象:

...
显示全文

最近期中,作业很多。张张很痛苦,嘤嘤嘤!所以这本小说拖了一周才看完。《玫瑰的名字》是翁贝托.埃科的作品,一位意大利作家,他又是一位符号学家、哲学家、文学批评家。所以他对文字和语言有自己的研究。而且,在他的小说中又非常的喜欢炫学。我上一个看起来不知所云的作家还是博尔赫斯,在他的《沙之书》里面引经据典,因为我对那个时代的很多知识都不是很了解,所以看起来不知所云。到现在,埃科是第二个。

很多人了解他可能是通过另外一本书,叫做《无限的清单》,这本书才是他炫学的极限,相比之下《玫瑰的名字》就显得一般般了,因为里面毕竟讲的是中世纪的教会纷争,没有涉及太多的其他方面的知识。

那么,这本书是从何而来的呢?如果不了解埃科或者这本书的话刚刚听这本书的名字是不是很像一本温温柔柔,你侬我侬的爱情小说,其实这是一本悬疑小说。埃科有一个很著名的观点,那就是“虚假”是可以创造和改变历史的。他的《傅科摆》、《波多里诺》还有这本《玫瑰的名字》都可以说是“虚假”创造历史的文学典范。而玫瑰的名字的意思就是子虚乌有的名字,他说这个名字的想法差不多是偶然来到的,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玫瑰是一个意义如此丰富的象征形象:神秘的玫瑰,“她恰似玫瑰只绽放一个清晨”,双玫瑰战争,玫瑰色的人生…读者迷失了方向,他无法选择一种解读…

所以他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亚里士多德《诗学》第二卷,诗学有两卷,悲剧和喜剧,但是喜剧一开始就丢失了,所以他虚构出人们得到了第二卷,这个第二卷在中世纪一个修道院里面引发了一系列凶杀案。他以当时跟在威廉修士的一个名叫阿德索的见习僧为见证者,虚构了这本以见习僧视角写出来的手稿,然后写自己怎样的千辛万苦的得到了他。而且还戏精般的做了一个序,开头第一句就是:“自然,这是一部手稿”。可能还是会有人上当受骗,真的以为这是一部手稿,据说还真的有人去到意大利寻找那个修道院的遗址。

先前我们提到,故事发生在中世纪。那么其中肯定就包括了对教会的记录和批判。在某一个瞬间,有一部分阿德索在教会做的一个梦,还有刚开始死去的那个阿德尔摩,一位袖珍画家。他在描述他们的梦境和画时,亚当和修道院长一起庆祝圣诞,长在人身上的鹿头还有神话里面的神仙一起宴饮,等等…这些都和福楼拜的《圣安东的诱惑》

有很大的相似,这本书有电影,但是我觉得电影肯定拍不出来这种画面,这就是书本的神奇之处,很多东西,你只能自己体会,又说到那句老掉牙的话就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所以这也是埃科的过人之处。通过自己的描绘,让读者身临其境的感受到欧洲中世纪的那种话语和氛围,其中还有一段是阿德索和一个女孩儿交欢,那段描写真的是完全模仿修道院的修士的笔法还有那个时期赞美的手法,完全看不出现代加工的痕迹,这种种都表明笔者是多么用心的来杜撰这部不存在的手稿,他是这么写的:“她用嘴亲吻了我,她的柔情比美酒更香醇。她身上的香气醉人,她那挂着彩石的脖颈是那么美,挂着耳坠的脸庞妩媚动人。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你的眼像鸽子眼,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脸,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你的声音那么悦耳,你的脸庞是那么诱人,我的妹子,你让我爱你爱的发疯…”。他赞美这个女孩子威武如展开的旌旗部队。而在这一部书里面,唯有这里是写的阿德索如此开心的部分,他把那种一个一板一眼的见习僧想爱又不敢爱的矛盾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特别是在没有控制住自己后那种责备的心情,还有不理解这种感情的懵懂,看到这个女孩子被当做女巫抓起来的怜悯。还有被导师说服之后的无可奈何。

相比教士之间的争辩我更喜欢离奇的剧情,所以就不存在那些试图弄懂中世纪史知识的迷茫和费力,虽然这在这本书中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埃科的小说联系性很强,这也是为什么明知小说晦涩难懂还依旧有很多人乐此不疲的原因。因为享受阅读的挑战和快感就够了。在刚刚一开始,威廉修士刚刚到修道院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一个见习僧,这就烘托了故事的神秘,另外在建筑物的描述上也加强了这种紧张的氛围,那个六角藏书馆,大大的堡楼。还有教堂里面满是神秘的雕刻。刚开始威廉联系到了《启示录》,阿德尔摩死在冰雹中,却是一起自杀;韦南齐奥死在血泊当中,却是由于贝伦加古怪的念头;贝伦加死在水中,却纯属偶然,塞韦里诺死在浑天仪所示天体的第三部分,马拉希亚死于剧毒。当所有人以为大boss是院长的时候,在结尾在藏书馆等着他们的却是那个眼睛瞎了40年的瞎老头。而所有的死亡都不是谋杀,但是确实由于豪尔赫对于知识的捍卫和过度解读,她不想让人们看到《诗学》的第二卷,不想让人们了解喜剧。就像走火入魔一样吞噬这些知识,对知识的捍卫造成了悲剧的发生。而《诗学》的第二卷自然来自埃科的杜撰。

2016年埃科在米兰的家中去世,他在本书中也阐述了一些自己的观点。他说:“我很快将进入这片广阔的沙漠之中,它平坦而浩瀚,在那里一颗真正慈悲的心会得到无上的幸福。我将沉入超凡的黑暗,在无声的寂静和难以言喻的和谐中消融,而在我那样沉溺时,一切平等和不平等都将消失,而我的灵魂将在深渊中得以超脱。”

那位手持玫瑰花思考傅科摆、化身波多里诺的埃科,现在的世界,是否如您所愿呢?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玫瑰的名字的更多书评

推荐玫瑰的名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