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石像

稳歌拉斯
2018-05-13 00:18:34

这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书评,只是一份拉拉杂杂的摘抄。这本书对我来说,有点难度,这算是第一遍阅读留下的痕迹,帮助自己理理思路。

首先说一下评分。四星完全是因为,第一篇的翻译比较糟糕,相比于《文明的进程》,这本书里,埃利亚斯探讨的更多是抽象的哲学问题,可能翻译难度稍稍提高,这也未可知。另外,自己觉得埃利亚斯的文笔稍微有点啰嗦和不连贯。

这本书的内容,与《文明的进程》不同,后者更像是一部历史研究书籍,而这本书则包含了埃利亚斯对人的自我与超我、人与社会关系的哲学思考。好的社会学家在哲学、历史学上往往也有深厚的功底,而埃利亚斯在文学,尤其是诗歌上也有不俗的鉴赏力。他的很多灵感或者体验,有可能是来源于诗歌的。

下面谈谈这本书的内容。第一篇名为《个体的社会》是埃利亚斯1939年写的,当时他正处于流亡生涯,与《文明的进程》的写作大约同期。这篇内容与文明的进程的前言在观点上有一定的重叠之处。他要解决的是,我们如何看待人与社会的关系。在两派观点之间,人是社会的手段,社会时最终目的;以及第二派观点,社会是人的手段,人是社会的目的。 在埃利亚斯看来,社会中除了人有目的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目的了。因而

...
显示全文

这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书评,只是一份拉拉杂杂的摘抄。这本书对我来说,有点难度,这算是第一遍阅读留下的痕迹,帮助自己理理思路。

首先说一下评分。四星完全是因为,第一篇的翻译比较糟糕,相比于《文明的进程》,这本书里,埃利亚斯探讨的更多是抽象的哲学问题,可能翻译难度稍稍提高,这也未可知。另外,自己觉得埃利亚斯的文笔稍微有点啰嗦和不连贯。

这本书的内容,与《文明的进程》不同,后者更像是一部历史研究书籍,而这本书则包含了埃利亚斯对人的自我与超我、人与社会关系的哲学思考。好的社会学家在哲学、历史学上往往也有深厚的功底,而埃利亚斯在文学,尤其是诗歌上也有不俗的鉴赏力。他的很多灵感或者体验,有可能是来源于诗歌的。

下面谈谈这本书的内容。第一篇名为《个体的社会》是埃利亚斯1939年写的,当时他正处于流亡生涯,与《文明的进程》的写作大约同期。这篇内容与文明的进程的前言在观点上有一定的重叠之处。他要解决的是,我们如何看待人与社会的关系。在两派观点之间,人是社会的手段,社会时最终目的;以及第二派观点,社会是人的手段,人是社会的目的。 在埃利亚斯看来,社会中除了人有目的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目的了。因而,说不上社会自身有什么目的。人与社会的关系,就像是线交织成的布,当交织物的张力改变时,单个连线也会随之改变。人与社会是一种动态的既有时间性的交织的结构之中。

关于人的个性与社会化,他举了一个了例子。人的命运是跟着社会整体命运改变的,同时,成年人日渐成长起来的那种形态也会受社会影响。所以,个体化的过程,本身就与人的社会化过程相伴随。个体并不是个人从社会中完全脱离出来,形成超越社会的个性。而是说,个人在社会的影响下,彼此关联塑造自身。(歌德:若要欣赏自然,千万一直珍视一个和一切 没有什么在它里面 也没有什么在它外面)

关于孤独的隔离的自我。埃利亚斯认为,在他的这个文明阶段上,因为日益细化的社会分工,每一个人的内在自我和迫于人际关系需要改变的那一部分,日渐分离。人们习惯于将自己的各种本能和欲望置于隐私的、避开外界关注的无意识的飞地之中。这种心灵构造,在他看来是符合现在文明的进程的。被压抑的冲动、偏好,和迫于社会压力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套形成了激烈的反差和紧张。人必须荒弃他原本所是,以便于在人际关系中获得自保,他可能也必须放弃他最为得心应手的才干。社会为学生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和无限可能性,但一旦他进入成年人的社会,狭隘的分工会让他失去自身的很多特质。人与人之间形成一堵堵墙。

在第二篇里,埃利亚斯梳理了自16世纪以来,西方对人的认识的变化,指出,我们现在所有的人类图像和自我意识不是人与生俱来的、先验的,而是经历了一定的文明阶段以后才产生的。在中世纪,个人被认为是依附于一个更大的宇宙的,人的思想和观念,被认为是神的启示,人生活在一个结构秩序之中,下层是动植物,上层是天使。能够被人的感官感知的东西,不是通过个体的沉思而获得意义,而是通过圣经等权威来获得意义的。直到,笛卡尔那一代哲学家提出:我思故我在。这当然不是笛卡尔一个人的功劳,而是与西方社会组织内整个生存和权力关系的特定变化息息相关。此时,宗教、教会的自我和世界体验的基本公式收到了公开怀疑,并开始失去自明性。人的智性走到了前台,人们关于自我和人类世界表象由原先强烈依赖宗教开始走向世俗化。同时,人从受制于外在专断,走向一种更加自律的和“个体性的”知识构成。

埃利亚斯指出,之后的哲学家,对人的看法大体上基于这样一个人类图像。从笛卡尔开始,人开始有了这样的自身体验:一方面,他们是一个不受权威制约的,在沉思中独立自主的思想者和观察者;另一方面,他们又是客体,又是被观察者。于是,人们便用二元论,将作为观察者的主体和作为被观察者的客体截然分开,思想和情感被物化的阶段。

“科学”,基于一种认知主体的预设,这个主体几乎脱离于世界,通过一道幽深的鸿沟与世界分离开来,并把世界摆在对面,以作为认知的客体。认识的问题就在于,认知的主体如何能够跨越这条深沟,去获得客体的知识。不管是经验论、唯理论、实证论、感觉论,其原点,其所秉持的人类图像是一样的。——沉思的石像{一则寓言}

在当代各种形而上学哲学里,尤其是一系列的存在论哲学的思想观察中,这堵无形之墙的全部问题已经表现在对问题的选择上,这些问题已经成为人们思想活动的中心。思想家们的注意力格外集中在与主体个人有关的问题上。比如,个体存在的问题,孤独、畏惧、痛苦,或者死亡。当代形而上学的代言人已经把“理性”逐出研究中心,而将“此在”作为重点来追问。他们的问题设置与十七十八世纪哲学家不同,但是,他们说基于的是同一片人类图景。

启蒙以后的哲学家,总是站再“个体”的位置,通过一面小窗去看外面的世界,要么就从这个位置触发,去思考个体里面所发生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个体的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个体的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