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万之恋的双重性

哥尼流
2018-05-12 看过

我向来不敢说自己是哪位作家的忠实读者,这种从属关系让我觉得非常惶恐:一是因为在我眼里作者和其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是分离的,我倾向于把每本文学作品当作一个独立的世界来阅读,这个世界里不存在“作者”这个身份,因此我很有可能不知道那些”应当知道”的作者的生平大事;二是因为我害怕被人质疑,害怕因为“懂得不多”而被人否定了我的激情;三是因为我时常推翻自己过去所持的某份热情或厌恶,上一秒的我在一定程度上的确不是“我”。

为什么要把以上内容作为《去斯万家那边》书评的开篇?因为我必须先说明我所读过的普鲁斯特的作品实在少得惭愧:几篇他对Gustave Moreau的艺术评论和《追寻》的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姑且加上第二卷的前几十页(由于我读的是法文原著,中文翻译有不恰当之处请原谅)。他在我心目中更像是一个传奇,而不是简单的作家。在如此有限的阅读量下,我本科论文仍然选择了写老普,但为了降低难度,我只写《斯万的爱情》(Un amour de Swann)一章,试图在一定程度上把这个篇章从《去斯万家那边》、从《追寻》中抽离出来,le lire comme un roman clos。

论文的法文主题(sujet)是L'ambivalence de l'amour de Swann dans Un amour de Swann de Marcel Proust, 直译过来为“马塞尔·普鲁斯特《斯万之恋》中斯万的爱情的双重性”。接下来的内容原是我论文的中文摘要,现将其稍作补充,作为拜读老普的第一篇读书笔记。


《斯万之恋》是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所著的《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的第二章。叙述者以第三人称口吻追溯夏尔·斯万和奥黛特·德·克雷西的爱情过往。我们看着斯万坠入爱情的漩涡,像一只被关在黑屋子里的无头苍蝇。屋子里有无数只铃铛,苍蝇撞到这只铃铛上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撞到那只铃铛上碰出嫉妒猜疑的愤怒,再撞到另外一只上引出自怨自艾的独白……更具体地来说,斯万之恋中的情感是复杂而矛盾的,他游离在虚幻和现实的边界,构建属于自己的真实与谎言,同时迷醉在狂喜和撕心裂肺的痛苦当中。所有这些矛盾根植在斯万的爱情当中,与他的情感一同滋长,共生共灭。我们姑且以“双重性”概括斯万之恋表现出的一系列矛盾,并以此作为研究《斯万之恋》的切入口,思索作者是如何描写这一双重性的,他的写作意图是什么。

这一双重性首先体现在斯万眼里现实与想象的结合。奥黛特的确是一个姿色出众的社交名媛,但她的美没能让斯万一见钟情,她的形象需经由绘画和音乐“理想化”、“诗意化”(idéaliser, poétiser)后才能满足斯万的感官欲求。从这点上来看,斯万的爱情从本质上是虚构的,因为斯万苦苦迷恋的品质是他的想象力赋予奥黛特的。爱情一旦产生,就不可避免地具有排外的倾向,斯万渴望完全地占有情人。因此,不管她身处远方还是近在眼前,斯万都在脑海中不停歇地重构她的形象,并通过拥有这些形象来“拥有”奥黛特,并将这些幻象叠加在所见的现实之上。

斯万在谎言与真相之间的挣扎也解释了这一双重性。吉尔·德勒兹在《普鲁斯特与符号》一书中将《追寻》中纷杂繁复的心灵现象提炼为四种符号:社交界符号、爱的符号、感性符号和艺术符号,这四种符号各有不同的时间和空间范畴,但又相互交错,只有艺术符号能统一其他三种物质符号。斯万苦苦追寻真相而不可得,一是因为爱的符号,据吉尔·德勒兹的说法,就是捉摸不透、具有欺骗性的;二是因为斯万将真相与与“像真的”(le vraisemblable)混淆,将谎言与“不像真的”(l'invraisemblable)混淆,他所窥见到的“真相”实际上被主观欲望操控,他对真相的苦苦寻觅只能是一场终将幻灭的希望。

最后,爱情于斯万而言是一场被快乐与痛苦轮番袭卷的修行,而这取决于奥黛特在他脑海中呈现的形象是“专一的”还是“多情的”。对斯万来说,所谓的“幸福”不是真正的快乐,而是思绪在激烈斗争后获得的短暂平静。从结局来看,斯万之恋所孕育出的痛苦恰恰消停在它开始的地方:失去所爱之人。

总的来说,普鲁斯特通过斯万之恋的双重性构建出了斯万在爱情中全力投入、渐趋疯狂的形象。作者认为艺术高于生活,但他或许是有意通过斯万来展现另一种生活的方式:这个“失败的艺术家”满足于活着并探索生活,仿佛生活是一件无需升华也能无穷无尽汲取情感的非凡宝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去斯万家那边的更多书评

推荐去斯万家那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