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学 新史学 评价人数不足

新史学的三大观点

阿佐
2018-05-12 20:07:17

读完《新史学》,对照今天史学界的观点,深感其中影响之巨,应该说20世纪初我国学人都在努力寻找一个学科的构建方法,新史学的翻译就是其中一个值得提出的例证。并非史学史研究者,所以对于本书对于我国史学界到底产生了多少影响,我不能说清楚。但读过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和左玉河的《从四部之学到七科之学》,深感中国现代史学的建立,其实与新史学有着非常多的相似点。当然不能简单认为二者有绝对的关联,但至少也说明,中国史学界加入到了世界史学变革序列中。

离开中国的问题不谈,我认为鲁滨逊在《新史学》一书中,表达了新史学的三大观点,试述如下。

第一,进化的史观。进化的史观无疑是新史学最值得称道之处,鲁滨逊批驳了那种静止不变的史观,由是历史才有了面相未来的依据,这种依据就在于另外的一种知往而鉴今,即理解整个社会变化的动态,从而把握到当今社会应当具备的新趋势。对于“新”的理解,鲁滨逊是无比坚定的,注意到无论是思想还是制度,今人都强过古人。

关于进化的方向,虽然是不断向前的,但也是逐渐累进的。在关于历史如何进步的描述上,鲁滨逊认为永远不会一蹴而就,反而是十分缓慢的累进。这与马克思所谓螺旋上升有所

...
显示全文

读完《新史学》,对照今天史学界的观点,深感其中影响之巨,应该说20世纪初我国学人都在努力寻找一个学科的构建方法,新史学的翻译就是其中一个值得提出的例证。并非史学史研究者,所以对于本书对于我国史学界到底产生了多少影响,我不能说清楚。但读过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和左玉河的《从四部之学到七科之学》,深感中国现代史学的建立,其实与新史学有着非常多的相似点。当然不能简单认为二者有绝对的关联,但至少也说明,中国史学界加入到了世界史学变革序列中。

离开中国的问题不谈,我认为鲁滨逊在《新史学》一书中,表达了新史学的三大观点,试述如下。

第一,进化的史观。进化的史观无疑是新史学最值得称道之处,鲁滨逊批驳了那种静止不变的史观,由是历史才有了面相未来的依据,这种依据就在于另外的一种知往而鉴今,即理解整个社会变化的动态,从而把握到当今社会应当具备的新趋势。对于“新”的理解,鲁滨逊是无比坚定的,注意到无论是思想还是制度,今人都强过古人。

关于进化的方向,虽然是不断向前的,但也是逐渐累进的。在关于历史如何进步的描述上,鲁滨逊认为永远不会一蹴而就,反而是十分缓慢的累进。这与马克思所谓螺旋上升有所不同,但我的理解实际更加符合历史的真相,或者说有所补足。历史的演进,总是逐渐进步而成,并不会因为某一个决定性的事件而改变。在中国史的研究上,这一观点显得弥足珍贵,许多时候因为朝代更迭太明显,反而有时忽略了真正引发分期的,并非改姓易代。

值得注意的是,鲁滨逊的这种进化史观,是立足于思想变迁而推动的整体制度变革。先从整体变革上看,鲁滨逊认为历史的研究对象不能局限于历史事实的描述,而应当深入到社会整体,从政制、经济等等方面探求这种变革。中国史学一直在批判王侯将相的编年史,我想其中有一脉相承的道理。

不过对于这种推动力,鲁滨逊能接受马克思的观点,认为经济因素非常重要,但后来又落入思想变化的动因。但是从历史哲学的角度理解,从黑格尔到马克思,对于历史进步的动力,还是归结于否定之否定这一定律上。事物变化的原因,是因为内部出现了否定因素。在黑格尔那里是绝对精神的演变,在马克思那里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总而言之,因为有不足所以才有进步的动力。

第二,综合的方法。在方法上,鲁滨逊认为传统史学更多是文学的一部分,而到现在史学应当具备一种综合的素养。这是一种史学史的考察,西方传统史学从文学中脱胎而出,如《荷马史诗》,而最后以记录为主要目的。这种方法对于史学而言,完全不能反映出人类社会的真实样貌。

真正的方法,在鲁滨逊看来,首先是实验哲学的方法,在行文中,鲁滨逊不断称赞培根在实验主义上的创设,即所有的事情,需要在实验中求真。历史当然不能复现,但是历史学家也应当秉持求真的态度,不能迷信前人,因此最基础的办法,便是史料批评。虽然这个方法在第三章中关于综合方法没有提到,但是贯穿在后文关于罗马与法国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这种方法,在此之前有诸如罗马灭亡以及法国大革命突然爆发,鲁滨逊都从文献出发,找到之前文献中不实之处。

更重要的是,历史学不应该拘泥于历史学本身,必须借助其他学科的发展。这种认识,在任意一种学科中,都很容易见到影子。除非纯思维类型的科学,否则,一切需要质料的学科,都不能独立发展。这种方法论上的认知,直至现在都有着深刻意义。

第三,平民的立场。在价值取舍上,鲁滨逊坚定了平民立场。在史学研究对象上,冲破了“王侯将相”的窠臼,主张研究人民的历史。更是以一张的篇幅,书写普通人学习历史的意义,认为正是劳工推动了社会进步,这与马克思主义对历史的认知不谋而合。

鲁滨逊的这种平民主义立场,有着清醒的认识,可以说是一种自觉。我认为他的认识有两个层面的因素。在思想史上,存在从精英主义向平民主义过度的必然性。这是他书中反复提及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在经济史上,劳工阶级能够产生更大的能量,推动社会进步,这是他从历史中得到的经验。应该说他并非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在相关问题的结论上,最后得出了马克思式的结论。

以上就是我阅读后一点浅显感受,其中的研究范式,甚至部分观点,直到一百年后的今天,恐怕依然有着价值。而翻译的文风,娓娓道来,颇有讲演的风范,读起来非常舒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