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风景 心灵的风景 评价人数不足

以心观圆 始得圆满

黏黏鱼
2018-05-12 18:39:04

大约是四年前的夏天,我和师母一道去香港艺术馆看中国赴法画家作品展,我们在赵无极的画前驻足很久。当时不曾想到有一天我要改口称师母“李无极”。

大约是七八年前,手机的锁屏画面是莫奈的睡莲,师母见了很是喜欢,让我也帮她设置同款的桌面。当时不曾想到有一天我们会纷纷把屏幕换成了师母的画。

说是不曾想过,但其实也并不意外。师母对色彩的敏感,对美的追求,从平常的穿衣打扮,甚至菜色搭配都能窥见一二。师母的画,贵在真实。很多年来,师母一直与忧郁症抗衡,吃进满是棱角的沙砾,吐出光芒璀璨的珍珠。而师母的可爱之处,是她不以作画为高贵,如同吃饭睡觉,都是生活中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你会看到她随意任性地把画摊在地上,又在我抱怨画作有皱褶不便拍摄的时候,大大咧咧地架上电熨斗熨画。

去年年初经历了一系列挫折,中间情绪崩溃,失联两个月,期间走了八百公里的路,欠下了还不清的担心。再回到熟悉的地方,却踌躇着没好意思踏进门,鼻子陡然一酸,“师母,我回来了。” 师母略带嗔怪地拉我进门,“回来了就好”,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来,看看我的画。”

那晚求了一幅画带走:星星点点的明黄,溶在深深浅浅的绿色里。师母问,为什么选这幅?我说,很像当时徒步西班牙走过的梅塞塔高原。师母并没有去过卡斯蒂利亚,却画出了别无二致的景色,甚至画面中央两处并置的墨绿,都像极了卡斯托杰雷城外布满橄榄树的高地。师母也无从知晓我那日独自暴走55公里缺水又断了补给时所经历的恐惧和绝望,我却在碰撞的色彩中看到了挣扎,痛苦,自由,和希望。正如菲兹杰拉德说,文学之美在于,你发现你所怀抱的一切强烈热望,是全人类共通的热望,你发现你并非孤寂与世隔绝,你找到了归属。师母的画作,也美在共情。你会不由自主地被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包围,似乎看到了画家的心境,也理顺了自己的心情。每个人都要学会和自己相处。我靠走路,师母靠画。 希望在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都能找到支撑自己的一副手杖,抑或是一杆画笔。

但师母的画,又有超越艺术共鸣的价值。这些创作,乃至画展,更像是一场关于美和美德的实践:想要看看纯粹能走多远,想要知道这个社会是否有足够包容和践行爱的空间。师母说,想把卖画所得捐给慈善机构。有朋友建议与知名品牌合作,欧梵老师竭力反对消费至上的物质主义,他希望师母的画尽量在公共空间展出,因为感知艺术无需门槛。这都是比画作本身更加打动我的,作为艺术家知识分子的坚持和责任。

这是一本素人画册,师母没有学过画,这些色彩却打动了她身边所有的人为她书写画评张罗画展。她没法成为莫奈,也不可能比肩赵无极,但这又怎样呢?她让身边的人发掘美感受美,有的在她的影响下重拾画笔,有的通过赏画获得片刻宁静,这不就很好吗?希望师母一直一直画着,一直一直美着。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