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利伯曼. 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阅读标注

Miles
2018-05-12 17:58:05

人类的身体是由一堆杂乱的适应组成的,这些适应经过了数百万年的积累。这种大杂烩式的效果好比一份重写手稿。像重写手稿一样,身体含有多个相关的适应,它们有时会互相冲突,另一些时候又会互相配合,帮助身体在各种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有效地发挥功能。

人类的身体是由一堆杂乱的适应组成的,这些适应经过了数百万年的积累。这种大杂烩式的效果好比一份重写手稿。像重写手稿一样,身体含有多个相关的适应,它们有时会互相冲突,另一些时候又会互相配合,帮助身体在各种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有效地发挥功能。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35-238).

没有一种生物的进化适应是为了健康、长寿、幸福或者达到生物努力想要实现的许多其他目标。提醒一下,适应是自然选择形成的、促进相对繁殖成功率(适合度)的一种特征。因此,适应经过进化后能促进健康、长寿和幸福,是仅限于这些属性能使个体产生更多存活后代的情况下。回到较早的主题,人类经过进化后容易肥胖,不是因为过多的脂肪能促进我们身体健康,而是因为脂肪有利于提升生育能力。同样,我们这个物种容易担心、焦虑和产生压力,这会带来痛苦

...
显示全文

人类的身体是由一堆杂乱的适应组成的,这些适应经过了数百万年的积累。这种大杂烩式的效果好比一份重写手稿。像重写手稿一样,身体含有多个相关的适应,它们有时会互相冲突,另一些时候又会互相配合,帮助身体在各种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有效地发挥功能。

人类的身体是由一堆杂乱的适应组成的,这些适应经过了数百万年的积累。这种大杂烩式的效果好比一份重写手稿。像重写手稿一样,身体含有多个相关的适应,它们有时会互相冲突,另一些时候又会互相配合,帮助身体在各种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有效地发挥功能。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35-238).

没有一种生物的进化适应是为了健康、长寿、幸福或者达到生物努力想要实现的许多其他目标。提醒一下,适应是自然选择形成的、促进相对繁殖成功率(适合度)的一种特征。因此,适应经过进化后能促进健康、长寿和幸福,是仅限于这些属性能使个体产生更多存活后代的情况下。回到较早的主题,人类经过进化后容易肥胖,不是因为过多的脂肪能促进我们身体健康,而是因为脂肪有利于提升生育能力。同样,我们这个物种容易担心、焦虑和产生压力,这会带来痛苦和不快,但这些都是古老的适应,可以帮助我们的祖先避免危险或应对危险。我们不但进化出了合作、创新、交流和培养后代的能力,还进化出了欺骗、偷窃、撒谎或谋杀的能力。底线在于,人类的许多适应进化出来并不一定是为了促进身体或精神上的健康幸福。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42-249).


为什么人类进化史很重要?

对于这些和其他一些“为什么”的问题,对其答案的寻求促使我们思考人体进化史。至于这一做法的必要性,没有人表达得比开拓性的遗传学家西奥多修斯·杜布赞斯基(TheodosiusDobzhansky)更加清楚,他有一句名言:“不以进化论,无以理解生物学。”为什么?因为生命本质上是有生命有机体利用能量来产生更多生命有机体的过程。因此,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人们的外表、生理机能、所患疾病不同于他们的祖辈、邻居或神秘猴子时,那么你就需要知道生物的历史,正是经过这样的进化史,人类个体与他们的邻居和猴子才会变得如此不同。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82-287).

糖尿病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主要是因为人类的身体与圈养的灵长类动物一样,主要适应于那些非常不同的条件,这使我们在应对现代饮食和体力活动缺乏时适应不足。在数百万年的进化中,那些嗜爱能量丰富食物的祖先占据了优势,这些食物包括简单的碳水化合物,如糖这种曾经的稀罕物,以及能高效储存热量的东西,如脂肪。此外,我们的远祖很少有机会因为体力活动少、大量喝碳酸饮料、大吃甜甜圈而患糖尿病。显然,我们的祖先也没有经历过强选择以适应造成其他疾病和残障的原因,这些疾病包括动脉硬化、骨质疏松和近视。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患上了以前罕见的疾病,这个问题的根本答案在于,人体的许多特征适应于进化所经历的环境,但不适应于我们创造的现代环境,这种观点被称为失配假说,是新兴的进化医学领域的核心观点,而进化医学是将进化生物学应用于健康和疾病的学科。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92-299).


人体的故事的重大转变

这五大转变都并非不可避免,但每一次转变都添加了一些新的进化适应,并去除了另一些进化适应,从而以不同的方式改变了人类祖先的身体。

※转变之一:最早的人类祖先从猿类分化出来,进化成为直立的两足动物。

※转变之二:这些最古老的祖先的后代是南方古猿,他们进化出采集并摄入除主要水果外多种其他食物的适应。

※转变之三:大约200万年前,人属最早的成员进化出接近现代人类的身体,脑容量也开始变大,这使他们能够成为最早的狩猎采集者。

※转变之四:随着古代人类狩猎采集者的蓬勃发展,并扩散到旧大陆的大部分地区,他们进化出了更大的脑容量,身材也变得更高大,但生长变得更缓慢了。

※转变之五:现代人类进化出特殊的语言、文化和合作能力,使人类得以迅速扩散到全球各地,并成为人属在这个星球上唯一幸存的物种。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26).

文化进化,这是现在地球上最强大的变革力量,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我们自己的身体。文化本质上说是人们学到的东西,因而文化也会进化。不过,文化进化和生物进化的重要区别在于,文化不会仅仅因变化而变化,而且会因人的意图而变化,这种变化的来源可以来自任何人,不只是父母。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34-337).

文化进化开始于数百万年前,但在约20万年前,现代人类首次出现进化明显加速,现在已达到令人目眩的速度。回首过去几百代人的发展,有两次文化转型对人类的身体至关重要,需要将其添加到上述进化转变列表中:

※转变之六:农业革命,此时人们开始耕种食物,以此取代狩猎和采集。

※转变之七:工业革命,始于人们开始用机器来代替人力工作。

虽然后两次转变没有产生新的物种,但它们在人体的故事中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因为它们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饮食、工作、睡眠、体温调节、交互,甚至是排便方式。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37-343).

自然选择并没有停止,但我们知道,它在最近几千年来对人类生物学产生的影响已经十分有限了。如果一个现代法国家庭中抚养着一位来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克鲁马努女孩,那么她仍将是一位典型的现代人类女孩,她身上仅会有一些细微的生物学差异,这些差异可能主要体现在她的免疫系统和代谢系统中。这是有可能发生的,因为来自地球每个角落的每个人都拥有最后的共同祖先,时间距今不到20万年,而且不同的人群在基因、解剖和生理上都大致相同。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240-2244).

人体内的适应性改变进化历史十分漫长,对我们的祖先来说,这些适应性改变增加了他们的后代的生存机会。因此,生病有时是因为自然选择对生育的青睐一般重于健康,这意味着我们的进化结果并不一定是变得更健康。例如,旧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经常面临着周期性食物短缺,而且他们不得不进行大量体力活动,所以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他们热爱能量丰富的食物,并且只要有可能就会休息,这有利于他们储存脂肪,将更多能量投入到繁殖中。从进化的观点来看,大多数饮食和健身计划都会失败,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我们仍然不知道如何去对抗爱吃甜甜圈和更愿意乘电梯的原始本能,这些本能曾经是适应于之前的环境的。此外,因为人体是由错综复杂的适应组成的,而这些适应有利有弊,有些还会互相冲突,所以并不存在一种完美的最佳饮食或健身计划。我们的身体充满了妥协。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2311-2314).


失配假说

从根本上说,进化失配假说是将适应的理论应用到了基因与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变化上。总体说来,每一代的每个人都继承了上千种会与环境发生相互作用的基因,这些基因大多都经过了此前几百代、几千代,甚至几百万代的自然选择,它们改善了人类祖先在特定环境条件下生存和繁殖的能力。因此,多亏了继承的基因,我们才能适应某些不同程度的活动、食物、气候条件和周遭环境的其他方面。同时,由于所处环境的改变,人们有时(但并不总是)会对其他活动、食物、气候条件等不能适应或适应不足。这些适应不良的反应有时(但并不总是)就会致使人们生病。

如果我们不治疗某种失配性疾病的病因,而是把引起该病的环境因素继续传递下去,使得该病保持流行甚至更糟,那么就会形成一个殃及数代人的恶性反馈回路,

我认为“进化不良”(dysevolution)是一个有用且恰当的新词,因为从身体的角度来看,这个过程是一种随时间而发生的有害变化。重申一下,进化不良不是一种生物学进化,因为我们不直接把失配性疾病一代代传下去。相反,它是一种文化进化,因为我们传递下去的是促进失配性疾病形成的行为和环境。

自食品产业工业化以来,人类饮食发生的另一个重大转变是:人类食用的食品越来越多地受到了修改和处理,以增强其诱人性、便利性和耐贮性。数百万年来为得到足够食物所做的艰苦努力解释了为什么人总是喜欢富含糖、脂肪和盐的低纤维加工食品。于是,制造商、家长、学校,以及出售或提供食品的其他任何人都乐于为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人们还创造了食品工程师这个全新的职业,用以设计诱人、廉价、保质期长的新型加工食品。如果你那儿的超市跟我这儿的一样,那么其中所卖的食品超过一半都是高度加工的,相比大多数“真正的食物”来说,这些食品更称得上是“即食食品”。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077-3082).

对利润的渴求也有可能激发大量不良的医学思想,并且现在仍在激发。那些患病或担心患病的人把金钱花在了各种形式的江湖医术上,对于自己所选择的治疗,他们心甘情愿地收起了对其疗效的怀疑。例如,在19世纪,定期灌肠在营销中经常被称为促进身体健康的魔弹。一些像约翰·哈维·凯洛格(JohnHarveyKellogg)这样的企业家建造了豪华的“疗养院”,富人们在这些“疗养胜地”慷慨解囊,每天灌洗他们的结肠,同时进行大量锻炼,吃全谷类食物做成的高纤维饮食,并接受其他治疗。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161-3165).

在传统文化中,人们的床通常都是硬的,床上用品可以不要,以尽量减少跳蚤、臭虫和其他寄生虫的滋生。人们在睡眠状态下的感官环境也要复杂得多,通常是靠近火的,可以听到外面世界的声音,需要忍受彼此的声音、动作,以及偶尔的性生活。

许多因素导致我们今天的睡眠方式与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一个是工业革命改变了人们的时间观念,为我们提供了明亮的灯光、广播、电视节目,以及其他有趣的东西,这些东西给我们带来的娱乐和刺激所造成的影响远超进化史上正常睡眠时间所带来的影响。数百万年来第一次,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现在都可以很晚睡觉,睡眠剥夺成了受鼓励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如今也有很多人遭受失眠之苦,因为他们承受着较多的生理和心理的混合压力,如饮酒过度、不良饮食、缺乏运动、焦虑、抑郁,以及各种担心。

也有可能我们现在喜欢在不同寻常的无刺激环境中睡觉,而这又进一步促进了失眠。

入睡是一个逐步的过程,身体会经历几个阶段的浅睡眠,脑部对于外界刺激逐渐意识不到,然后才进入深度睡眠阶段,这时人就感知不到外部世界了。在人类进化的大部分时间里,这种缓慢的过程可能是一种适应,帮助人类避免在危险环境中陷入深度睡眠,例如当有狮子在附近潜行时。夜间睡眠分为第一次和第二次可能是适应性的。有时候失眠的发生可能正是因为人们把自己关在隔绝的卧室里时,我们听不到进化上对人们而言正常的声音,如火炉的噼啪声、人的打鼾声、远处鬣狗的吠叫声,这些声音能让我们大脑的潜意识部分感到放心,一切都平安无事。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213-3224).


第三部分:当下与未来


一、能量太多的恶性循环

当前存在的关于肥胖这个流行病的混淆、争论、愤怒和焦虑,已经说明我们迫切需要更好地了解肥胖是何时以及为什么成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人类如此容易变胖?

如果储存脂肪是人类进化适应的结果的话,为什么肥胖又会使人易患某些疾病呢?

为什么与肥胖相关的疾病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现在在持续升高?

为什么有些超重的人会得病,而另一些超重的人则不会?

要解决这些和其他一些“为什么”的问题,需要从进化的角度来看。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436-3440).

第一步是要掌握身体如何将不同种类的食物转化为能量,又是如何燃烧或储存能量的:

背景:正如你的银行账户余额取决于你赚取的钱与花费的钱之差,身体的能量平衡则是你在一段特定时间内摄取的能量与消耗的能量之差。

在短期内测量的话,你很少能实现能量平衡:当你吃东西或消化食物时,你通常处于能量正平衡状态,而在一天或一夜中的其他时候,你往往处于轻微的能量负平衡状态。而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如数天、数周或数月内,如果你的体重既不增加也不减少,那么你的能量平衡就处于稳定状态。

简而言之,体重的增加或降低是由长时间处于能量正平衡或负平衡状态造成的。

由于数周或数月的能量负平衡不利于繁殖成功,因此,包括人类在内的大多数生物都经过了很好的进化适应来避免这种状态。

血液中始终需要保持足够的葡萄糖,才能防止细胞死亡,尤其是脑细胞,但太多葡萄糖却会对全身组织产生严重的毒性。因此,大脑和胰腺会不断监测血糖水平,并通过胰岛素这种激素的水平来调节血糖。每当血糖水平升高,通常是在摄取食物后,胰腺会分泌胰岛素,然后将其泵入血液中。

身体就像一家燃料银行,在你进食食物时储存能量,而当你需要的时候则支取能量以供使用。这种交换由激素介导,通过脂肪和碳水化合物不断从肝脏、脂肪细胞、肌肉和其他器官流入流出来实现。人类像其他动物一样,也适应了在长时间的能量负平衡状态下维持活动的生活,如空着肚子狩猎和采集。

食品深加工给身体造成了双重打击:1、获得的热量多于日常消耗2、纤维的缺乏会导致机体吸收热量的速度超过肝脏和胰腺处理的速度。

导致,消化系统从未如此快的获得如此多的能量。

于是:大量过剩的糖转化为内脏脂肪。

肥胖不是问题,但是肥胖是各种疾病的诱因。

多几千克体脂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异,对繁殖成功率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育龄妇女体重较轻时就不容易受孕。体重正常的女性即使在一个月内减轻0.5千克体重,在接下来一个月里她怀孕的能力都会大大下降。因为储存较多能量的女性有较多可能生下更多的存活率高的后代,所以自然选择倾向于女性体脂含量比男性高5%~10%。

詹姆斯·尼尔(JamesNeel)在1962年提出。这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给出的推论是,在石器时代的自然选择中,节约基因占据了优势,这种基因的拥有者倾向于存储尽可能多的脂肪。

目前已经发现了一些节约基因,但没有一个在皮马印第安人这样的人群中表达更为普遍,并且这些基因并没有很强的作用。基因很重要,但饮食和体力活动作为肥胖和疾病的预测指标要强得多。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560-3561).

几十种基因被发现会提高人们体重增加的易感性,主要是通过影响脑部。

上千代人以来,几乎所有携带这些基因的人都有着正常的体重,这充分说明发生改变最显著的是环境,而不是基因。因此,如果我们要想平息这一流行病,需要重点关注的不是基因,而是环境。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670-3671).

1、我们承受的压力(工作、贫困、通勤等等长期存在)更大、睡眠更少,这两个相关的因素相互勾结,促进了体重的增加。“

肾上腺分泌小剂量的皮质醇。当你感到压力时,体内就会释放出皮质醇。皮质醇提供身体所需的瞬时能量:它会使肝脏和脂肪细胞将葡萄糖释放到血液中,尤其是内脏脂肪细胞;它会加快心率,导致血压升高,并抑制睡眠,让人更加警觉。皮质醇也能使机体产生想要去吃能量丰富的食物的欲望,从而帮助人们从压力中恢复。总而言之,皮质醇是一种必要的激素,能帮助人们活下去。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675-3679).

1)这两种反应都会升高体内的胰岛素水平,进而促进脂肪存储,尤其是内脏脂肪。

2)居高不下的胰岛素水平也会对脑部产生影响,其作用机制是抑制脑部对瘦素的反应,瘦素是由脂肪细胞分泌的,作用是传递饱腹感信号。

导致:

压力之下的脑部认为你饿了,就会激活让你感到饥饿的反射和其他一些反射,让你减少活动。

3)睡眠不足反过来又会导致皮质醇分泌

4)导致生长激素释放肽水平升高。这种“饥饿激素”由胃部和胰腺产生,其作用是刺激食欲。

2、体力活动与减重

1)中度至剧烈程度的运动只能引起体重中度下降(通常为1~2千克)。

针对这种现象,有一种解释是:每周几次额外消耗300大卡热量,与身体的总代谢预算相比,是个相对较小的量,尤其是如果你已经超重的话。

更重要的是,运动会刺激暂时抑制食欲的激素,但也会刺激让你感到饥饿的其他激素,如皮质醇。

所以如果你一周跑16公里,要保持能量平衡的话,你需要额外吃进或喝进1000大卡热量,大约相当于两三个松饼,只有在你能够克服这种自然冲动时,你的体重才会减轻。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694-3698).

2)有些类型的运动会使脂肪替代肌肉,导致体重没有净减少,增加体力活动可能无法帮你轻易地减掉体重,但它确实能帮助你避免体重增加。体力活动的最重要机制之一是增加肌肉对胰岛素的敏感性,但并不会提升脂肪细胞对胰岛素的敏感度,从而导致你的肌肉摄取脂肪,而不是你的肚子。体力活动也会增加线粒体的数量,它们能燃烧脂肪和糖。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3699-3702).

3、肥胖诱发糖尿病、心脏病、癌症


二、用进废退

一切都涉及妥协:一样东西多了,别的东西就会相应减少。例如,较粗的腿骨比较不容易折断,但它们运动起来就要消耗更多的能量。黝黑的皮肤能防止皮肤晒伤,但它又会减少体内维生素D的合成。

进化使得人体能够“用进废退”。因为人体不是工程师设计出来的,而是生长和进化而来的,所以在发育成熟期间,为了正常发育,身体会预期将会碰到某些压力,而且也真的会面临这些压力。大脑中的这种相互作用广为人知:如果你剥夺了孩子的语言或其他社交能力,那么他的大脑将永远不能正常发育,而学习新语言或小提琴的最佳时机就是儿童时期。其他与外界密集互动的系统,如免疫系统,以及帮助人体消化食物、维持体温稳定的器官等,也都是籍由类似的重要互动形成的。

从这个角度看,当人体不能接受到自然选择给它们匹配好的足够压力时,我们就能预测许多失配性疾病的发生了。这些失配中有许多在人体发育早期就会显现出来,但另一些,如骨质疏松,要到年老时才会显现。

1、为什么骨骼需要足够的压力

生长中的骨骼如果不经受足够的负荷,就会始终脆弱易折,像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的腿骨。相反,如果骨骼在发育期经受了很多负荷,那么它将长得更粗,也更强壮。网球运动员的手臂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原理。小时候经常打网球的人,他们挥拍的主力手臂的骨骼比对侧手臂要厚实并强壮40%。其他一些研究显示,行走和奔跑较多的儿童,腿骨发育得较厚;而经常咀嚼较硬、较韧食物的儿童,颌骨也要发育得相对较厚。没有压力,就没有收获。

骨骼适应其力学环境的方式有一个不幸的局限性:一旦骨骼停止生长,它就不再能变粗很多了。事实上,骨骼的健壮程度在你成年后不久就会达到峰值,女孩大约在18~20岁,男孩大约在20~25岁。从那以后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把骨骼变得粗大了,并且此后不久,骨骼就会开始出现骨量流失,直至余生。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131).

每当你奔跑、跳跃或爬上一棵树时,所导致的微小变形都会产生信号,在最需要修复的地方刺激修复过程。你越多使用你的骨骼,它就越能保持良好状态。不幸的是,反过来也是如此:骨骼的使用不足会导致骨量丢失。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137-4139).

2、没有压力就没有成长

压力太小导致能力不足或不当的废用性疾病普遍存在。我确信你还可以想到一些属于同一大类的其他失配性疾病:维生素和其他营养素缺乏、睡眠过少、背部肌肉衰弱、缺乏足够的日晒,等等。也许“没有压力就没有成长”这个原则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只有多参加体力活动,才能保证良好的身体状态。跑步、徒步旅行、游泳这些剧烈的体力活动需要肌肉获取更多的氧气,所以需要呼吸得更用力,出现心率加快、血压上升、肌肉疲劳,等等。这些压力在人体的心血管、呼吸和肌肉骨骼系统中触发了多种适应性反应,可以提高它们的能力。心肌增强、增大,动脉在生长过程中变得更有弹性,肌肉中的纤维增加,骨骼变粗。


三、新奇和舒适背后的隐患

为什么人类会采取一些危害自己生命的生活方式?

我们评估成本效益的方式。我们习惯上会把短期内的成本效益看得重于未来的成本效益,经济学家将这种行为称为双曲贴现,这使得我们在对待长期目标时能够多一些理性,而对待我们即刻的欲望、行为和乐趣时,则稍欠理性。因此,我们能够容忍潜在有害的东西,甚至从中找到乐趣,因为它们在现时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提升,超过了我们对其最终代价或风险的判断。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401-4404).

e.g.

把我们周围的世界当作正常而接受下来,人类这一固有的倾向可能具有潜在的消极影响,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导致失配和进化不良。环顾你的周围,你看这本书的时候可能正在坐着,并且在借用人造光线阅读文字。也许你正穿着鞋子,房间里的空气可能加热过或冷却过,也许你还正喝着一瓶汽水。你的祖母可能会觉得这种情况是正常的,但包括你坐着看书这件事在内,所有这些现代条件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一个是正常的,这些环境条件如果过量的话都有潜在的危害。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身体对于阅读、久坐、喝汽水这些新奇事物来说,都还没能很好地适应。这不算什么新闻。就像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一样,我们也知道太多酒精对肝脏不好,吃糖太多会导致龋齿,缺乏体力活动会使身体变差。

但是,当得知我们日常做的许多其他事情如果过量也存在潜在危害时,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大吃一惊,其实原因都是一样的:我们的身体并没有很好地适应它们。这就引出了人为什么经常做一些新奇却有潜在危害的事情的第二种进化论解释:我们经常把舒适误认为幸福。谁不喜欢享受安逸的状态呢?不用长时间劳作,不用坐在坚硬的地面上,也不会感到太热或太冷,这真是太爽了。现在,我是坐在椅子上写这些字的,因为坐着比站着更舒服,我屋子里的温度被设定为舒适宜人的20℃。上午晚些时候,我会穿上鞋和外套去上班,在那里我可以乘电梯到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不用费力爬楼梯。然后,在一天中剩下的时间里,我可以在另一间有空调的房间里舒服地坐着。我的食物都不用花什么力气就能买到或吃到,淋浴的水温适中,我今晚将会睡在柔软而温暖的床上。如果偶然感到头痛,我可能会吃些药物来缓解疼痛。就像我的大多数人类伙伴一样,我以为任何舒适的东西对我来说一定是好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真的。伤脚的鞋子就像太紧的衣服一样,通常都不太好。但是越舒适就越好吗?当然不是。大多数人都怀疑过软的床垫可能导致背部问题,并且每个人都知道,好逸恶劳是不健康的。但是,让人追求舒适的本能凌驾于更好的判断之上是人的天性,比如我们常常暗示自己:“我就乘一次电梯”,并且我们往往无法认识到,某些日常生活中正常的舒适发展到极端就会有害。而且舒适还是有利可图的,我们整天都能看到和听到各种产品的广告,它们唤起的正是我们显然无法满足的对更多舒适的欲望。日常生活中有些不正常但是很舒服的东西确实很新奇,但又可能对健康不利,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本章只着重讨论前面提到的三种行为,这些事情你可能现在正在做:穿鞋、阅读和端坐。这些行为可能会促进进化不良的恶性循环,因为它们有时导致的进化失配,如足部异常、近视、背痛,激发了对症疗法的发明,如矫形器、眼镜、脊椎手术,但是我们在预防这些问题发生方面做得很糟糕。其结果是,这些疾病变得十分普遍,以至于大多数人认为它们是正常的,是难以避免的。但它们不一定是不可避免的,并且解决方案并不是放任它们的原因不去解决,恰恰相反,我们应该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待什么才是正常的,以帮助我们设计更好的鞋子、书籍和椅子。

1、我们在进化过程中适应于赤脚就是很多人患有足部疾病的原因。结构最简单的鞋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之久,但是一些现代的鞋类设计出于舒适和时尚的目的,反而可能严重干扰脚部的自然功能。我觉得我们不必完全抛弃鞋类,相反,有越来越多的鞋类消费者面对这些失配,开始改穿结构最简单的鞋子,这些鞋子没有鞋跟、硬鞋底、足弓垫,也不是尖头。观察这些人的脚部问题是否会有所改观将是件有意思的事,而且我们迫切需要了解,脚部肌肉薄弱的人要如何去适应穿着结构最简单的鞋类所面临的较高的肌肉要求。我也觉得鼓励婴儿和儿童赤脚是有利于健康的,并应确保儿童穿着结构最简单的鞋类,以使他们的脚能够正常发育而变得强壮。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543-4549).

2、近视是一种过去罕见的进化失配,但在现代环境下加剧了。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645-4646).

3、使用背部的方式与背部的健康状况之间可能存在着一种平衡。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737).

4、舒适的尺度

人们通常会臆想,并且到处发放的广告也在这么说:任何让你感觉更舒服的东西肯定都是好的,而人们也会花费大笔金钱购买这些产品,以避免感到太热或太冷,避免爬楼梯、举重物、扭转身体、站立以及其他活动。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755-4757).

文化选择的运行标准并不总是与自然选择相同的。自然选择只选择有利于提高生物体生存和繁殖能力的新突变,而文化选择可能仅仅因为新型行为受人欢迎、利润丰厚,或鉴于其他有利因素,就对其产生促进作用。穿鞋、阅读、坐椅子显然就是这样被选择出来的,因为它们能带来很多好处和乐趣,但它们也会造成进化失配,这些进化失配很容易符合进化不良的特征。尤其是我们善于治疗脚部、眼部和背部问题的症状,但是我们在预防它们的原因上却没有什么作为。这些问题都不会影响人的寿命、幸福,也不影响生育大批后代。而这些失配仍然普遍存在,甚至正在变得更糟,部分是因为它们能带来很多好处。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762-4768).

我们不需要放弃所有新奇的事物,从进化角度厘清什么是正常和舒适的,可以帮助启发我们,使我们在掌握充分信息的基础上保持怀疑态度,从而帮助我们创造出更好的鞋子和椅子,以及床垫、书籍、眼镜、灯泡、房屋、城镇和城市。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788-4790).


结语:

我们身体的进化之旅也远未结束。农业时代以来,自然选择并未停止,而是在继续进行,直至今天仍在进行着,使人们能够适应于饮食、细菌和环境的改变。

但是,文化进化的速度和强度大大超过了自然选择的速度和强度,并且我们所继承的身体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适应于我们在数百万年时间里在其中进化的各种不同环境条件。

这种进化的最终结果是,我们成了脑容量大、含有中等量脂肪的两足动物,能相对快速地繁殖,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发育成熟。我们还适应于经常从事耐力性的体力活动,如经常性的长距离行走和奔跑,经常攀爬、挖掘和负载东西。我们进化适应于食用多样化的饮食,包括水果、块茎、野味、种子、坚果,以及其他一些糖类、简单碳水化合物、低盐高蛋白食物、复杂碳水化合物、纤维素和维生素含量高的食物。人类也不可思议地适应了制造和使用工具、有效沟通、密切合作、不断创新以及利用文化来应对各种挑战。这些非同寻常的文化能力使得智人迅速播散到了整个地球,然后非常矛盾地停止了狩猎采集。

在我们创造的新环境和我们继承的身体之间,主要的交换代价就是失配性疾病。适应是一个微妙的概念,并没有哪一种环境是人体特别适应的,但人体的生物学机制仍然无法完全适应生活在高人口密度、遍布人为污秽的永久定居点中。我们也没有充分适应于身体过于闲适、饮食过饱、过于舒适、过于清洁,等等。尽管晚近以来我们在医学和卫生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还是有太多的人罹患了许多过去罕见或未知的疾病。这些疾病中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越来越多,其中很多是由于文明的进步超过了人体的适应能力所致。

数百万年来,人类挣扎在能量的平衡线上,如今却有数十亿人因为摄入热量增加,尤其是大量的糖,以及体力活动减少而变胖。我们的腹部积累了过多的脂肪,而健身活动却在减少,于是以心脏病、2型糖尿病、骨质疏松、乳腺癌和结肠癌为主的“富贵病”就增加了。在美国,2型糖尿病的发生率在青少年当中也呈现出上升趋势,其中近25%患有前期糖尿病、糖尿病或带有导致心血管疾病的其他危险因素。经济进步还带来了更多的污染及其他有潜在危害的环境变化(太多、太少、太新),这些都会促进失配性疾病发生率的上升,比如某些癌症、过敏、哮喘、痛风、乳糜泻、抑郁,等等。而下一代美国人将有可能成为第一代寿命短于其父辈的人。

不断变化的环境使我们越来越容易罹患进化失配所致的各种疾病。了解失配出现的原因对于找出防治的办法至关重要,这就突显了第二个过程的重要性:进化不良的恶性反馈回路。尽管有很多失配性疾病是可以预防的,但我们往往不能解决其致病的环境因素,当我们通过文化将同样的致病环境条件传递给我们的后代时,就会让疾病继续流行,甚至加剧。


人类的未来:

方法1:发挥自然选择的威力

自然选择仍然在继续运作。这是因为自然选择基本上是两种现象的必然结果,而这两种现象至今仍然存在:遗传变异和繁殖成功率差异。正如自然选择必然作用于某些对感染性疾病免疫力低下的人,想必也会有人在基因上较难适应当今物质丰富而体力活动不足的环境。如果他们的后代存活较少,那么他们的基因不就从基因库里去除了吗?同样,那些能较好地抵御体力活动不足、现代饮食以及各种污染物所致疾病的人,不是更有可能把这些有益基因传递下去吗?

方法2:在生物医学研究和治疗上加大投入

我们不能指望医学科学来设计一些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来治愈大多数非感染性失配性疾病。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893-4894).

一项2008年的研究估计,在基于社区的项目中为每人每年花费10美元,以增加体力活动、禁止吸烟和改善营养,在5年内就能每年为美国省下160多亿的医疗费用。这一数值的精确性值得商榷,但我的观点是:不管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对促进健康和长寿而言,预防从根本上来讲是更好的、更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911-4914).

现在有太多人患有失配性疾病,并且促进预防的工作不太见成效,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投资并专注于失配性疾病的治疗,结果却占用了本应投入到预防中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这令人沮丧的分析使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在改变人们的行为方面做得更好?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933-4935).

方法3:通过教育帮助人们理性选择

公共卫生工作的基石是设计出对人们进行教育和赋予他们能力的方法,这样他们就能更好地使用和照顾自己的身体,并做出更合理的决策。

很多教育工作的成效也很一般,简直令人沮丧。

如果我饿了,并且必须在巧克力蛋糕和芹菜之间做出选择,毫无疑问,我几乎总是会选择蛋糕。

身体没有聪明到能够自然地引导人们去选择就当今富足条件而言的健康食物。

相反,实验多次显示,儿童和成人都会本能地选择进化让我们喜欢的食物,如甜的、富含淀粉的、咸的、富含脂肪的食物;广告、广泛的可选范围、同侪压力、费用,这些因素强烈地影响着现代人选择食物的决策。

体力活动也是如此。当我可以在乘自动扶梯或爬楼梯之间选择时,我几乎总是选择自动扶梯,跟大多数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此外,购物中心里挂起精心设计的横幅和海报,鼓励人们爬楼梯而不是乘自动扶梯,只能增加6%的爬楼梯行为,跟大众媒体试图推动体力活动的宣传效果相似。

关于人们在健康问题上采取不理性行为的原因正日益成为创新性研究的课题。大量实验证明,人类的行为在很多方面超出了我们的意识控制范围。

我们的反应来自本能。这些快速判断往往是常见的、重复性的、瞬时的决定,比如选择吃巧克力蛋糕还是芹菜,或者是选择爬楼梯或还是乘电梯。虽然较为缓慢慎重的各种思考能够抑制这些本能,但是这种行为上的超越具有很大的难度。

例如,相对于当前回报的价值,比如再来一块饼干,我们总是会低估远期未来回报的价值,如老年时的健康,这种低估的程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强。这些以及其他不健康的本能可能在物质稀缺的时代曾经有利于增加生存机会以及繁殖更多后代,只是到了晚近时代物质丰富的环境中才变成了负面的适应。换句话说,我们不断在做出不理性的决定,但这不是我们自己的过错。于是,这些自然的倾向使我们易于听信生产商和营销者,而他们轻易就可以利用我们的基本欲望:吃得太多、吃不适当的食物、运动太少。因为这些不健康的行为是根深蒂固的本能,所以很难克服。

知识就是力量,但光有知识还不够。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信息和技巧,还需要强化战胜基本欲望的动机,才能在充满丰富食物和省力设备的环境中做出更有利于健康的选择。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960-4970).

方法4:改变环境

如果你担心肥胖的流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在全世界的快速上升、医疗费用增加,以及你家人的健康,那么就请问一下自己,你是否同意以下三项陈述:

※在可预见的未来,人们将继续罹患失配性疾病。

※未来的医学科技进展将继续提高我们诊断和治疗失配性疾病症状的能力,但是不会对真正可以治愈的方法产生太多影响。

※教育人们了解饮食、营养和其他健康促进方法的努力,对于人们在当前环境中的行为是有效的。

如果你同意这些结论,那么最后剩下的选项就是通过预防来促进健康的方式改变当前的环境,但如何才能做到呢?

我认为,进化角度能在两项原则的基础上提供一个有用的框架。

第一,由于所有疾病都是由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所致,并且我们不能重新设计我们的基因,因此预防失配性疾病的最有效途径是再造我们的环境。

第二,人体在达尔文所称的“生存竞争”中经过了数百万代的进化适应,当时的条件跟现在相差极大。

在晚近时代以前,人类别无选择,只能以自然选择决定的方式行事。我们的祖先通常被迫吃着自然健康的饮食,被迫获得了充足的体力活动和睡眠,他们也没有椅子坐,并且很少在拥挤、肮脏、易导致传染病传播的永久定居点生活。

因此,进化并没有使人类总是选择有利于健康的行为方式,人类的行为是为自然所迫。换句话说,进化的观点提示我们:人类有时需要外力来帮助自己。

人类需要鼓励,有时甚至是强迫,才会去为自己的最佳利益做事,这个逻辑用于儿童时毫无争议,因为没有人会指望儿童会做出理性的决定,儿童也不一定应该为超出他们控制的情况(包括不良父母)而接受惩罚。为此,各国政府都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酒精和烟草、要求家长为孩子进行免疫接种,并强制在学校进行体育教育等等。

那么成年人呢?我不是一个哲学家、律师或政治家,但请允许我分享我的观点:这本质上就是具备进化论知识的“自由派家长主义”,或“温和的家长主义”。

同许多人一样,我认为成年人有权按自己的意愿做事,只要他们不伤害其他人。

我也有权敞开肚皮吃甜甜圈、喝碳酸饮料,只要我吃得下、付得起。同时,人类,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有些行为方式并不符合我们的最佳利益,因为缺乏足够的信息,我们不能控制我们的环境,还会受到他人的不公平操控,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很好地适应于控制对过去曾经稀缺的舒适和热量的深层欲望。

因此,政府应当起到一个合理的作用,以使所有人受益,即帮助每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最佳利益做出理性判断及决定。换句话说,政府有权利,甚至可以说是责任,来促使公民做出理性的行为,有时甚至是强行推动,同时保留我们自行选择不理性行为的权利。政府亦有责任确保我们拥有做出理性决定并保护自己免受会导致不公平操控的信息的干扰。

e.g.政府不应该阻止公民吸烟,但它应告知公民吸烟的危险性、通过激励措施使公民不吸烟,并因公民吸烟给他人带来的负担而对其课以重税。正如谚语所言:“你可以自由地去做你所希望的,只要我不必为它付出。”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4997-5006).


尾声:

有些人错误地认为自然选择意味着“最适者生存”,这一观念是由赫伯特·斯宾塞(HebertSpencer)于1864年创造的,而达尔文从未使用过这个说法,而且他也不会去使用它。因为关于自然选择,较好的说法是“更适者生存”。自然选择不能创造完美;它只会淘汰那些不幸在适应程度上比不过其他个体的个体。我们中有很多人相信进化只属于过去,那么“更适者生存”在当今世界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对这一问题的常见回答是:进化仍然很重要,因为它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的身体是这样的,以及我们为什么会生病。请记住:“不以进化论,无以理解生物学。”人体进化史解释了我们的骨骼、心脏、肠道和大脑如何以及为何以现在的方式运作。进化还解释了我们如何以及为何在短短600万年中从非洲森林中的猿类,变成了迈着大步直立行走的两足动物,并且可以借助望远镜望向遥远的银河系,搜寻其他生命形式。这是神奇的600万年,我们这个物种在这些年间经历了多个关键性的进化转变,而这些转变没有一个是激烈的,全都是随着过去的改变而发生的偶然事件,并且更多地是由气候变化所驱动的。

从宏观上来看,如果说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有一个最具变革性的适应的话,那一定是我们通过文化而不仅仅是自然选择进化而来的能力。

今天,文化进化在速度上正在超过自然选择,有时甚至比自然选择更加精巧。人类在晚近时代的许多发明之所以被采用,是因为它们能帮助我们的祖先生产更多食物、利用更多能量,并生育更多的孩子。

但是,这些文化创新无意中产生的附加产物,则是因为人群数量和人口密度变大、卫生设施不足、摄入营养物质较少导致的感染性疾病增加。文明也带来了极端的饥荒、独裁、战争、奴役和其他现代社会的不幸。

不过近些年来,我们在纠正这些人为问题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如当前发达国家的人要远比狩猎采集者富裕。进化,或者说更适者生存,把我们带到了现在的境地,并且清楚地解释了身为21世纪人类的优势和劣势。

但我们的未来会怎样呢?

我们创造力无限的头脑能否让我们继续通过新技术来取得进展呢?

又或者是使我们加速走向崩溃?

对进化的思考能否帮助我们改善人类的境况呢?

如果说人类物种所具有的丰富繁杂的进化历史带给了我们一个最有用的教训,那么就是文化并不能让我们超越自身的生物学条件。

人类进化从来就不是大脑对肌肉的胜利,我们应该对那些鼓吹未来将如何不同的科幻小说持怀疑态度。我们再聪明,也只能对我们遗传获得的身体做一些肤浅的改变,至于那些认为我们能够用工程技术把脚、肝细胞、大脑或身体其他部位造得比自然选择更好的想法,实在是自大到了危险的地步。

无论你是否喜欢,我们都是那种略胖、无毛、两足行走的灵长类动物,我们酷嗜糖、盐、脂肪和淀粉,但是我们的身体仍然只适应于包括富含纤维的水果和蔬菜、坚果、种子、块茎和瘦肉的多样化饮食。

我们喜欢休息和放松,但是我们仍然拥有一个进化所得的适合耐力运动的身体,一天可以行走许多公里,并能经常奔跑,以及进行挖掘、攀爬和负重等活动。

我们热爱各种舒适的设施,却未能很好地适应于整天坐在室内的椅子上,穿着具有支撑垫的鞋子,连续几小时盯着书本或屏幕看。

因此,数十亿人患上了与富裕、新奇或废用相关的疾病,这些疾病过去非常罕见或根本不为人所知。后来,我们开始治疗这些疾病的症状,因为与治疗病因相比,这样做更容易、更有利可图、更急迫,而病因方面我们还有许多根本没有弄清楚。这种做法又使得文化和生物学之间的恶性反馈循环(进化不良)不断延续了下去。

也许这种反馈循环并没有那么糟糕。也许我们会达到一种稳定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将把治疗与富裕、废用、新奇相关的可预防疾病的技术打造得完美起来。但是我对此表示怀疑,并且我认为坐等未来的科学家最终战胜癌症、骨质疏松或糖尿病也是愚蠢的。

与其这样,不如立即开始更好地关注我们的身体如何以及为什么会以现在这样的方式运作。我们还不知道如何治愈大多数致死或致残的重大疾病,但我们知道如何降低其风险。按照进化规律来使用这遗传而来的身体,有时是可以预防这些疾病的。

正如文化创新引起了许多失配性疾病,其他的文化创新也可以帮助我们预防这些疾病。而这样的做法需要将科学、教育和理性的集体行动结合起来。

这个世界不是最完美的,同样,我们的身体也不是最完美的。但它是我们拥有的唯一一个身体,值得我们去享受、培养和保护。人体的过去是由“适者生存”的自然规律塑造的,但是我们身体的未来取决于你现在如何使用它。在《老实人》一书中,伏尔泰批判了人类的自满和乐观。在书的结尾,主人公最终找到了和平,他宣称:“种咱们的园地要紧。”对此我想补充一句:“照顾好我们的身体更要紧。”

丹尼尔·利伯曼.人体的故事:进化、健康与疾病(Kindle位置5094-5095).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体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体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