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多谈的常识

潇湘夜语
2018-05-12 17:35:43

人类已进入信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但很多常识我们仍然不具备,这是可悲的。但在中国,常识也不好多谈,因为常识即是真相,而这是一个面对真相有太多避讳的国度。

避讳未必都是坏事,有些真相因为太残酷,要敬而远之,忌于谈论。但避讳不能成为视而不见的借口,更不能以黑为白,混淆视听。

《常识与通识》的文章最早以专栏形式连载在《收获》杂志上,阿城说自己曾想给专栏定名为《煞风景》,说起来,常识有时候的确煞风景。比如阿城谈爱情和多巴胺的关系,将爱情的美妙感受在化学和生理学的层面上进行剖析。对于热恋中的情人,发现自己的怦然心动可以分解成化学方程式,受身体内各个部件间严格的程序控制,难免有点别扭。然而,虽然煞风景,常识仍旧不可或缺。引发爱情感受的是身体内一系列化学反应,是人类应该了解的自身生理机能。如果有人以为爱情是伟大的情感,不能和化学放在一起,有损爱情的纯洁,进而抨击爱情是化学反应的观点为歪理邪说,这就有点掩耳盗铃了,再往深了发展,可能发展成讳疾忌医。

不愿意承认常识,甚至诋毁常识,听起来似乎是一种很可笑的行为。但其实很多人常常如此做,只是自己不自觉罢了。人都是自大的,相信自己是万物

...
显示全文

人类已进入信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但很多常识我们仍然不具备,这是可悲的。但在中国,常识也不好多谈,因为常识即是真相,而这是一个面对真相有太多避讳的国度。

避讳未必都是坏事,有些真相因为太残酷,要敬而远之,忌于谈论。但避讳不能成为视而不见的借口,更不能以黑为白,混淆视听。

《常识与通识》的文章最早以专栏形式连载在《收获》杂志上,阿城说自己曾想给专栏定名为《煞风景》,说起来,常识有时候的确煞风景。比如阿城谈爱情和多巴胺的关系,将爱情的美妙感受在化学和生理学的层面上进行剖析。对于热恋中的情人,发现自己的怦然心动可以分解成化学方程式,受身体内各个部件间严格的程序控制,难免有点别扭。然而,虽然煞风景,常识仍旧不可或缺。引发爱情感受的是身体内一系列化学反应,是人类应该了解的自身生理机能。如果有人以为爱情是伟大的情感,不能和化学放在一起,有损爱情的纯洁,进而抨击爱情是化学反应的观点为歪理邪说,这就有点掩耳盗铃了,再往深了发展,可能发展成讳疾忌医。

不愿意承认常识,甚至诋毁常识,听起来似乎是一种很可笑的行为。但其实很多人常常如此做,只是自己不自觉罢了。人都是自大的,相信自己是万物之灵,有自由意志,但如果没有常识,你以为的自由意志很可能只是一种盲目。比如当年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说是常识,可曾经有几十年的时间,大部分中国人都不承认这个常识,而抱有这种常识的人反而成了异端。阿城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单说,就是失去常识能力的闹剧”,但到了今天,又有很多人出来赞美文革了,你还以为常识不值得一说吗?

一个搞文学的人给我们讲科学的常识,听起来有些怪。但讲起常识来,文学家的确比科学家有优势。因为常识不需要讲特别高深的理论,反而有深入浅出,绘声绘影讲故事的能力。一些伟大的科学家有的是不擅长,有的是不屑于普及常识,反而是懂得如何用文字来和读者沟通的作家,讲述起常识来,更容易让读者接受。

阿城所说的常识有时候会跑题,比如讨论蛋白酶和思乡的关系,蛋白酶没没什么出场机会,思乡之情都谱成了菜单。文中各种美馔佳肴,虽然都是家常菜,但也正由于家常,更能令人感同身受。《魂与魄与鬼及孔子》、《还是鬼与魂与魄,这回加上神》,谈鬼论神,将古人笔记中的故事娓娓道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常识。幸好,书名是《常识和通识》,这些跑题的部分可以很方便归拢到通识的范畴去。尤其是阿城的跑题有时比正经谈事更有意思,每一次跑题都能跑出不同的景致,阿城松弛起来,很迷人。

《常识与通识》的后面有点乏力了,尤其是《攻击与人性》的三篇,来回来去大段重复抄录别人的文章,看不到太多阿城自己的观点,有点应付了事的感觉。《足球与世界大战》是一堆资料的堆积,尽管对于爱足球的人来说,读着挺有意思,但从文章的角度,也就是一个资料帖。《常识与通识》内收录的几篇文章,写作的时间跨度有两年,阿城大概是属于那种短跑选手,不擅于长途奔袭,一拖,心气泄了,文章就折损了精气神。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闲书过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常识与通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常识与通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