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抒己见 独抒己见 8.2分

从《独抒己见》截取的信息

刘文执
2018-05-12 16:48:33

注:纳神厌恶一切概括性的话语,要想了解纳博科夫需要你自己去阅读,用诗的精确和科学的欣喜去体验和描摹纳神小说世界中细微之处,本文不过是带有娱乐性质的摘抄或者说笔记。

思想:老派自由主义者,厌恶愚蠢压迫犯罪残暴,厌恶大众道德,反隔离主义者,厌恶佛洛依德、马克思,自然主义者…… 文学音乐艺术:早年俄语作品的笔名为“西林(sirin)”(雪鹄的别名),热爱捕捉蝴蝶和写作(蝴蝶>写作),蝴蝶特别喜欢红纹蝶,对音乐无动于衷厌恶轻音乐(在国际象棋中找到了音乐的替代品),厌恶象征,不喜“严肃作家”。翻译提倡直译反对意译(意译=欺骗和伤害)。喜欢毕加索,马蒂斯(讨厌他们的晚期作品),巴尔蒂斯,索莫夫,贝努瓦,弗鲁贝尔的艺术作品。 生活:讨厌公众集会和游行示威,不会开车,打字,钓鱼,烹饪,跳舞,不签名售书,不签署宣言,示威游行,不酗酒,不善言辞,讲课几乎只在读稿。 厌恶象征: 对某种类型的作家来说,这是经常发生的:整个段落或一个长句作为独立的有机体存在,有它自己的意象、自己的符咒、自己的花季,然而,异常地珍贵,也异常地脆弱所以,如果一个外来者,毫无诗意和常识,将虚假的象征强加于它,或实际上篡改它的措辞,它的神奇就

...
显示全文

注:纳神厌恶一切概括性的话语,要想了解纳博科夫需要你自己去阅读,用诗的精确和科学的欣喜去体验和描摹纳神小说世界中细微之处,本文不过是带有娱乐性质的摘抄或者说笔记。

思想:老派自由主义者,厌恶愚蠢压迫犯罪残暴,厌恶大众道德,反隔离主义者,厌恶佛洛依德、马克思,自然主义者…… 文学音乐艺术:早年俄语作品的笔名为“西林(sirin)”(雪鹄的别名),热爱捕捉蝴蝶和写作(蝴蝶>写作),蝴蝶特别喜欢红纹蝶,对音乐无动于衷厌恶轻音乐(在国际象棋中找到了音乐的替代品),厌恶象征,不喜“严肃作家”。翻译提倡直译反对意译(意译=欺骗和伤害)。喜欢毕加索,马蒂斯(讨厌他们的晚期作品),巴尔蒂斯,索莫夫,贝努瓦,弗鲁贝尔的艺术作品。 生活:讨厌公众集会和游行示威,不会开车,打字,钓鱼,烹饪,跳舞,不签名售书,不签署宣言,示威游行,不酗酒,不善言辞,讲课几乎只在读稿。 厌恶象征: 对某种类型的作家来说,这是经常发生的:整个段落或一个长句作为独立的有机体存在,有它自己的意象、自己的符咒、自己的花季,然而,异常地珍贵,也异常地脆弱所以,如果一个外来者,毫无诗意和常识,将虚假的象征强加于它,或实际上篡改它的措辞,它的神奇就被妄想取代。 这些词语不是标签、不是教鞭,而是栩栩如生的独特描写、隐喻的萌芽和创造性情感的回音。 不喜“严肃作家”: 避免把自己的才华浪费在庄重的概念和严肃观点的图解上 对自己的作品: 纳神最钟爱的作品是《洛丽塔》,评价最高的是《斩首之邀》 作家的影响: 我从来没有受哪个作家影响,无论是死去的还是将要死去的,就像我从不属于任何俱乐部或文学运动。实际上,我也像是不属于任何界限分明的大陆。我是大西洋上空的片羽毛,我的天空多么明亮和湛蓝,远离了鸽舍和那些泥鸽。 个体>团体/流派/运动 (0)只对个体的艺术家感兴趣。 (1)看重细节胜过概括,意象胜过理念,含混的事实胜过清晰的象征,意外发现的野果胜过人工合成的果酱。 (2)一件艺术品对社会没有什么重要的贡献,它只对个体是重要的,小说也是这样。 科学与艺术: 没有想象就没有科学,没有事实就没有艺术。格言化是动脉硬化的一种症状。 诗的精确与科学的欣喜。 诗歌的起源: 我一直认为诗歌起源于:一个男孩穿过草丛,跑回他居住的洞穴,边跑边喊“狼!狼!”而实际上没有狼。 (文学作品起源于欺骗,艺术的伟大在于奇特的骗局和复杂) 小说中的对话: 对话如果有戏剧性或喜剧性风格,并与叙述文字艺术性地融合,这是令人愉快的;换句话说,它是特定作品中风格和结构的一个特征。反之,对话就只是自动打字机,通篇是毫无形式感的胡言乱语,一眼望去就像飞碟掠过尘暴区。 纳神总结自己身为作家的优缺点: 优:有能力表达细微的差异。 缺:缺乏自然天成的词汇。母语不再使用,英语过于生硬,自然。 作者与读者: 第一流的小说作品中,冲突不在于人物之间,而在于作者和读者之间。 写作: 作品的构想先于作品本身。就像玩字谜游戏,我随意在空白处填我在卡片上写下这些段落,直到完成整部小说。我的写作计划是灵活的,但我对写作工具则相对讲究:横格的布里斯托卡片、削得不太尖的橡皮铅笔。 偏爱的作家群体: 罗伯·格里耶 (当代最爱之一 他的小说很有诗意和独创性,精神层面的转换,连续的印象的互相渗透等等) 博尔赫斯(当代最爱之一,神秘迷宫心灵感应p82) 莎士比亚(诗性语言是我们已知的世界上最伟大的文本,莎士比亚的语言比他的戏剧结构更胜一筹。在莎翁那儿,重要的是隐喻而不是剧本) 乔伊斯(需要为《尤利西斯》提供一份柏林地图,讨厌《为芬尼根守灵》书中过于复杂的词语如同癌细胞一般扩散,难以获得书中民间传说和简明的寓言带来的巨大愉悦) 卡夫卡 普鲁斯特 列夫托尔斯泰(热爱《安娜》《伊凡》讨厌《战争与和平》(虽是有趣的历史小说,为年轻人写的,对他的艺术结构非常不满意)《复活》《克莱采奏鸣曲》) 屠格涅夫 果戈里 威尔斯(大艺术家,童年最喜爱的作家) 福楼拜 别雷(《圣彼得堡》可与《尤利西斯》相比) 勃洛克(迷恋他的抒情诗,长诗软弱无力,天才派) 曼德尔斯塔姆(他给予我的快乐并不强烈,经由一种悲剧命运的折射,他的诗歌显得比实际成就更伟大 p289有一篇《论改写》) 阿列克谢·托尔斯泰(有些才华) 弗拉季斯拉夫·霍达谢维奇(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文学后后裔 p231《论霍达谢维奇》) 格雷厄姆·格林 约翰·厄普代克(最喜爱的当代美国作家之一 非常喜欢他的短篇,难以挑出一篇来加以说明) 塞林格(最喜爱的当代美国作家之一 《香蕉鱼的好日子》是一篇优秀的小说,太有名,也太脆弱,难以由一个漫不经心的诗人来评价) 理查德·威尔伯(读他的《抱怨》体验到脊柱的刺痛) 弥尔顿(天才) 普希金(天才 书中有大量笔触表达纳博科夫对普希金的喜爱,纳博科夫也将《叶甫盖尼·奥涅金》翻译成英文) 契科夫(有才华) 勃朗宁 爱伦坡 麦尔维尔 霍桑 爱默生(赏心悦目) 魏尔伦 斯特恩 兰波 亚历山大·布洛克 柏格森 诺曼·道格拉斯 凡尔纳 塞南古 莱蒙托夫 济慈 贝克特(不错的中篇小说作者,特别是他的小说三部曲) 雷蒙·格诺(他的《风格练习》是一部有趣生动的杰作,法国最好的文学作品之一,这里的有趣应该加上双引号) 弗朗茨·赫埃伦斯(纳神认为的新小说的先驱者) 刘易斯·卡罗尔(《爱丽丝漫游记》是一部独特的作品) 帕斯捷尔纳克(诗歌好,散文其次,小说平庸狭隘,《日瓦戈医生》“任何一个有才智的俄国人看了就明白,这本书是拥护布尔什维克的,就历史而言是不真实的。因为它忽略了1917年春季的自由派革命,而使那位圣人般的医生七个月后欣喜若狂地接受了布尔什维克的“政变”——所有这些是与党的路线保持一致。撇开政治不说,我把这部小说视为失败之作:笨拙琐碎、夸张,再就是老套的情景、大腹便便的律师、令人难以置信的姑娘和千篇一律的巧合。”) 赫伯特·格尔德(《迈阿密海滩之死》) 约翰·巴思(在《迷失在游乐园里》这可爱的,快速点缀的意象中茫然若失) 德尔默·施瓦茨(《责任在梦想中开始》令人怦然心动) 伊利夫和彼得罗夫(这两个极有天赋的作家,他们明白,如果他们让一个无赖冒险家作为主人公,那么无论他们写什么险故事,都不会在政治层面上受到批判,因为一个十足的无赖或一个疯子或一个违法者或任何游离于苏维埃社会的人——换句话说,任的流浪汉人物——都不会被当做一个坏的或好的共产党人而受指这样) 伊利夫、彼得罗夫、左琴科,和奥辽沙 (他们根据那完全独立的标准设法出版了绝对是一流的小说,因为这些人物、情节和主题无法按政治标准来处理。) 伊利亚·谢利温斯基(他们坚守艺术的乐园——忠诚于纯粹的诗歌和诗意模仿吉卜赛歌谣) 扎博洛茨基(他发现了第三种写作方法,仿佛诗歌中的“我”是个十足的弱智者在梦中低吟,扭曲词语,像一个似疯非疯者那样玩弄文字。) 不喜欢/无感的作家群体: 陀思妥耶夫斯基(《双重人格》是他最好的作品,同时也是对果戈里《鼻子》的明显和无耻的模仿。本书很多处访谈都表达了纳神对陀的反感) E·M·福斯特(只读过一部,不喜欢) 弗洛伊德(维也纳庸医 几乎每篇纳神都表达了佛洛依德以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厌恶) 奥斯卡·王尔德(曾经喜欢过 糟糕的道学家和教导主义者) 巴比赞 塞利纳 欧仁·苏 托马斯·曼(平庸笨拙,特别是《威尼斯之死》) 布莱希特 福克纳 洛尔迦 卡赞扎基斯 托马斯·沃尔夫 加缪(糟糕) 萨特(糟糕 p236《萨特的尝试》) 庞德(绝对二流) 艾略特(可能是二流) 塞万提斯(纳神在康奈尔和哈佛大学的讲稿将《堂吉诃德》这本残酷和粗俗的老书批的体无完肤) 德莱塞 巴尔扎克 毛姆 劳伦斯 高尔基 罗曼罗兰 泰戈尔 康拉德(给孩子写书的人 无法容忍纪念商品的风格,瓶状船以及贝壳项链这些浪漫派的老一套) 海明威(给孩子写书的人 只有《杀手》令人愉快,艺术价值很高,《老人与海》有几处不错) 罗素 爱伦堡 罗伯特·洛威尔(糟糕) 圣伯夫 司汤达 最后,如果你感觉你喜爱的作家被纳博科夫冒犯了,请翻到P144,阅读第10~12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抒己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抒己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