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为身役 心为身役 8.0分

摘录的摘录,并置的画像

陀螺耳朵
2018-05-12 16:42:36

如果日记表明了作品是对作家的误读,不妨用日记中摘录的并置继续误读。

一、语言和写作 瓦莱里说:在不可言喻的状态下,语言无能为力,文学试图通过语言,来创造语言无能为力的状态。

你知道,没人独自写一本书,所有的书都是一种合作。

语言作为一个拾得的物体:(阿根廷作家曼纽尔普格)他无法创造他自己的语言,那全是拾得的,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哑剧演员,把他作为一名作家的责任,转变为一种制度。 词语有其自身的坚固性,纸上的词也许不会暴露(也许会隐藏)构思这个词的大脑的松弛性。靠印刷出来,一切思想才成为它的升级版。升级版与思考出这些思想的人剥离开来,因此更加清晰,更加鲜明,更加权威。

语言变成一系列死的清晰的音调。而作为人类的一员,应当有音高辨别力。

词语有共振,有光环,有感应,文学作品是由它们穿起来的。英语是如此精确,因为它是如此的总长,为传达信息而需要的冗长,但是对于美与非实用有什么关系呢?数学家说一个等式是美的,因为这等事如此简单如此非冗长。

一切写作都有一种潜在的欺骗,至少是潜在的。 普通的语言是谎言的堆积,因此,文学语言

...
显示全文

如果日记表明了作品是对作家的误读,不妨用日记中摘录的并置继续误读。

一、语言和写作 瓦莱里说:在不可言喻的状态下,语言无能为力,文学试图通过语言,来创造语言无能为力的状态。

你知道,没人独自写一本书,所有的书都是一种合作。

语言作为一个拾得的物体:(阿根廷作家曼纽尔普格)他无法创造他自己的语言,那全是拾得的,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哑剧演员,把他作为一名作家的责任,转变为一种制度。 词语有其自身的坚固性,纸上的词也许不会暴露(也许会隐藏)构思这个词的大脑的松弛性。靠印刷出来,一切思想才成为它的升级版。升级版与思考出这些思想的人剥离开来,因此更加清晰,更加鲜明,更加权威。

语言变成一系列死的清晰的音调。而作为人类的一员,应当有音高辨别力。

词语有共振,有光环,有感应,文学作品是由它们穿起来的。英语是如此精确,因为它是如此的总长,为传达信息而需要的冗长,但是对于美与非实用有什么关系呢?数学家说一个等式是美的,因为这等事如此简单如此非冗长。

一切写作都有一种潜在的欺骗,至少是潜在的。 普通的语言是谎言的堆积,因此,文学语言肯定是愉悦的语言,一种个人秩序的决裂,精神压抑得粉碎,文学唯一的功能在于揭示历史中的自我。

伊凡在想着如何回答我说的某件事:等一下,我能体验到它的味道了,但还找不到词儿来表达。

人不说语言,人在任何特定时刻,说某一种具体的语言。人并不制作音乐,但在任何特定的时候,在某一特定的与音乐调性有关的系统中就会做。

列表、清单的反义词:沉默。

罗兰巴特 零度写作的概念就是保持词语的透明,不带感情色彩写作。比如科幻小说(凭空背景),卡夫卡,博尔赫斯,布朗肖,《局外人》。 B级电影(没有形式上的精心制作,而代之以暴力的主题,所以媒介是透明的)

语言等于控制。比较,对语言发起的恐怖主义袭击。

并列句是松散的从句关联。从数据。是逻辑关系+主从关系,是一种更精确的表达方法。 软焦点与强焦点。 软焦点思考,比如讲座,它的优点是活跃即兴,与当下的情形同步。而强焦点思考,比如写作,则更为精确,复杂不重复,但事先必须准备,就像一尊眼神空洞的希腊雕像。 纯叙述,是口头的。复杂的叙述,才是写作。 口头的叙述是线性的,他只能是目前的样子。他只是追住现在存在或者曾经存在的世界。而写作,它是富有形式的,从主线出发,从主线绽放,使某物像别的东西,是有比喻的,而且这条主线是有因果关系的,就是让人觉得是好像是有这么个道理。而不是口头叙述中那种——我想上天所以我上天了。写作有它自己的形式。 诗必须是揭示,否则就什么都不是。 诗人的单位是单词,散文家的单位是句子。

智慧一旦超出了某一程度。对艺术家是不利的,达芬奇度上都太智慧了,无法成为画家。看穿了。瓦莱里也太智慧了,无法成为诗人。

博尔赫斯的虚构集=关于真实世界的成问题的关系的说明 和 这个世界进行的经过缜密思考的对话的一部分。都是基本的人类行为的例子。世界是由种种无法解决的矛盾心理所构成的格局,他的美学则是对此所作的一种阐释,彻底的矛盾心理学的寓言,统一仅仅存在于迷宫的尽头。因此博尔赫斯是个思想艺术家,但是拒不接受传统的艺术—生活两分法。 建立在对倒。你的逻辑的信念基础上的生涯,一系列隐喻诠释,永远的后退的意向,上帝是永远的后退,上帝他藏了起来,但他深不可测的迷宫般的深度,也是其多样性所在。 意义的问题。不是激情。 为艺术家假想一个理想的非个人情绪性,因此常有人指责博尔赫斯冷漠。他是在世的最伟大的沉思型艺术家。 作为保健学的写作。

一个作家就像一个运动员一样,必须每天都训练,我今天做什么来保持状态了呢?

如果我因为害怕成为一名糟糕的作家,而无法写作,那么我肯定就是一名糟糕的作家。至少,我会一直写。我必须每天写,随便写什么,什么都可以写,任何时候身上都带着一本笔记本等等。

写作就是做鬼脸,阳刚有力的,有趣的,机灵的,而不是愤世嫉俗的,恶毒的。嘲笑不是虔诚。

一个问题,我的写作的单薄——他太过贫瘠,一句接一句——太像建筑,东拉西扯。 我必须放弃随笔创作,因为它必然变成一项蛊惑人心的活动,我似乎是我不具有的,也不会具有的 确定性 的承担者。

叙述元素。这个词可以看出,我喜欢把叙述分解成短的部分,而连续的文本对我来讲是有问题的,甚至是欺骗性的。小说中可有可无的细节会令现实支离破碎,而非逼真。

旅行对于一个作家而言,也许根本就不意味着什么,它是一种叙述形式。卡夫卡不是这样。《在迷宫里》这本书中的旅行,既属于叙述形式,该形式使我得以从那些哲学辩解中摆脱出来,这些辩解一直是我以往小说的导向性思路。

卡夫卡问托尔斯泰的 复活,关于“拯救”你不能论述,你只能经历。

在沙漠里沉默不语,三个月之后说话是一种剧烈的身体行为。

智慧意味着具有一种能清楚地表达的,能用语言表达的感受力,哪怕不是真正的创新,至少有一种明确而鲜明的个人特色,一个人说的东西能让我感到非常兴奋。 写作对我而言总是管用,因为在写作中,我能最大程度的体验到我的自主,我的力量,我不需要他人,从根本上讲,我确实喜欢我自己。这恰恰是因为我认为其他人不会喜欢我,我明白他们的态度,但是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会非常喜欢我的。

自由知识分子。没有学生的教授,没有会众的神父,没有圈子的哲人。

一个公寓是一个人的自画像,我的公寓是关于排斥,排斥已经被征服的东西。

我是一个对手作家,一个好辩的作家,我写作是为了支持受到抨击的东西,去抨击得到喝彩的东西,但因此我让自己情感上处在很不愉快的境地,私底下,我并不希望说服别人,而且当我的小众趣味变成大众趣味时,我禁不住感到沮丧,于是我又想抨击。我忍不住只能把自己的作品当作对手关系。

令人感兴趣的作家是身处于有一个对手,有一个问题之所。为什么斯泰因最后未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或有意义的作家,没有问题,全是肯定。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

我把自己当作另外一个人……伊凡说这全都在《色情之想象》[SS的随笔]中。(或者是《死亡匣子》,我会说。)但我以前不明白。我以前不往下看,而是惊叹于我有的那些奇妙的、病态的、极端的想法而且认为自己无须因为成为它们的传播媒介而付出代价(神经错乱、加剧绝望)而感觉幸运。幸运!

我接触了一个中心处所,这是我以往从未住过的地方。我从边缘开始写,沉下去浸到井里,不过从未完全注视下面。我写出一个个字,一本本书,一篇篇随笔。现在,我就在此:就在中心。而且我惊恐地发觉,中心地带是悄无声息的。

“所有这种优雅的昂首阔步,其道德上的重要性是什么?”欧文·豪问道,他最近转而喜欢巴兰钦—+然后回答,“有多种美,道德想象在它们面前应该退却。”

二、情感独白

我从不生气,BUT不是受伤(如果我爱)就是厌恶(如果不喜欢、不爱)。

作为一名作家,我容忍错误。成绩不佳,甚至失败。如果一个短片或随笔写得不好,那又怎样呢?那有时候进展很顺利,作品很好。这就够了。在sex上面,我就没有这样的心态,不容忍错误失败,所以我一上来就焦虑,就更有可能败下阵来,因为我没有这样的自信。尽管在sex方面,我有时(并非刻意强求)也会有上乘的表现。如果我对待sex的感觉,要是你能像对待写作那样就好了。

因为我不迷人,不可爱,因为我不全面。并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有错,而是我没有更灵敏,更有活力,更慷慨,更体贴,更有创意,更敏锐,更勇敢。

这个礼物对我意味着,我不会为自己买它(这个礼物还不错啊,但它是件奢侈品,没有必要啊)。但我为你买。这是自我的否认。 主人也好,奴隶也罢,都同样的不自由,一个人无法走开,摆脱掉角色平等的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束缚于角色的关系。 渴望消除疑虑,还有同样渴望有人来消除你的疑虑。只想问对方,我是否还被爱着,也只想说我爱你一半是心里害怕,从我上次说过之后,对方已经忘记。

虫子以为光就是空气,光就是出口,所以管子里的虫子会拼命的朝玻璃墙飞扑过去,玻璃墙的外面是光,但他没有看见它身后黑暗处才是出口。

钟情是处于一种强烈的状态之中的感觉。纯氧与空气截然不同。 胸闷,流泪,一声如果我发出来,感觉就永远都不会停止的尖叫。 人生艰难,仍咬紧牙关的时候,很难开口说话。 当我们所期待的事情终成泡影时,我们就复活了。 说一种感觉,一种印象,就是在消减他,驱逐他。 如果我仅仅是抑制一个行为,哪怕你能做到,你也会给这个行为背后的情感 再充电。而消灭这一情感的诀窍是:以夸张的形式将它表达出来。 在命名一种感觉与表达这一感觉之间的一个区别在于你得到的反应:为什么?或者:怎么啦。为了给一种感觉以宣泄口而命名他——这是精神分析推波助澜的一种方法——使你能够把安慰你的人变成合作推断者。

心理治疗使人消除条件反应。 人是肤浅的,自私的,但没关系。“我能接受他们本意并不想这样。” 告诉伊娃,讲太多的法语,使我的英语水平下降。我说,从根本上讲,我好像只容得下一门语言。她大笑着说,还有个例子,你只能体验一夫一妻制。

三、双重性 魅力要求在人与先与他的形象(头衔)之间有个空间。这是画家贾思博,这是公爵夫人卡洛塔,这是影星沃伦。(但德语老师伊娃不算,因为德语老师是一个角色,而非形象,一个人与一个角色之间是没有空间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为身役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为身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