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今夏 忽而今夏 8.0分

扎心书摘(BGM:给女儿的一封信)

梦中的橄榄树
2018-05-12 16:26:26

看了电视剧过来的,电视剧拍的情节很多跟【最好的我们】很像 。

学霸和学渣的人设不免落入俗套,不过张罗夫妇的情话真是一套一套的,佩服佩服!

小说看完,我难受了好几天,怅然,不能释怀。尤其是章远和何洛分手:

他怎么会说那样的话?一定是自己发烧烧迷糊了,记忆出现误差,把噩梦当现实。
章远说:“分手吧。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别闹了。”何洛去扯他的衣袖,被轻轻拂开。他转身走开,留何洛自己站在夜晚八点的街头。零下三十度,雪落在眉毛上都不会融化。
他在开玩笑吧。何他怎么会说那样的话?一定是自己发烧烧迷糊了,记忆出现误差,把噩梦当现实。 章远说:“分手吧。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别闹了。”何洛去扯他的衣袖,被轻轻拂开。他转身走开,留何洛自己站在夜晚八点的街头。零下三十度,雪落在眉毛上都不会融化。 他在开玩笑吧。何洛站在
...
显示全文

看了电视剧过来的,电视剧拍的情节很多跟【最好的我们】很像 。

学霸和学渣的人设不免落入俗套,不过张罗夫妇的情话真是一套一套的,佩服佩服!

小说看完,我难受了好几天,怅然,不能释怀。尤其是章远和何洛分手:

他怎么会说那样的话?一定是自己发烧烧迷糊了,记忆出现误差,把噩梦当现实。
章远说:“分手吧。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别闹了。”何洛去扯他的衣袖,被轻轻拂开。他转身走开,留何洛自己站在夜晚八点的街头。零下三十度,雪落在眉毛上都不会融化。
他在开玩笑吧。何他怎么会说那样的话?一定是自己发烧烧迷糊了,记忆出现误差,把噩梦当现实。 章远说:“分手吧。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别闹了。”何洛去扯他的衣袖,被轻轻拂开。他转身走开,留何洛自己站在夜晚八点的街头。零下三十度,雪落在眉毛上都不会融化。 他在开玩笑吧。何洛站在原地不动,痴痴傻傻地。最近一直在冷战,她和他都心力一交一 瘁。何洛在电话中曾经说过:“我们需要给对方时间,好好冷静一下。”
她说我跑累了,想要歇歇。可他说,不用跑了,Game Over。
Game Over。他可以当作过去都没有发生过,将存档清零重新来过吗?何洛不能。
坐在他身后,傻傻地画他的侧脸。在橘黄色的路灯下,他笑着说:“何洛,我记你一辈子。”
当萤火虫轻一盈飞舞的时候,他说:“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很开心。”
他们拥抱,亲吻。在冬天里她捧着烤地瓜,他捧着她的手。如果没有他,她的生命都是空白,而他居然轻描淡写地说:“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人。”
何洛在街角骤然迸发,低头哭泣。可你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啊。你曾经牵着我的手,说:“我和你想的一样。”是吗?我想的是一辈子和你在一起,那你呢?

或许是有同样的境遇吧,或许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我懂何洛的难过,伤心💔。当初他也是在楼梯口,这么告诉我:“去寻找你的世界吧”,“而我的世界不过就是你的心”这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当初我们异地快一年,我如果回去看他不能回家没地方住,所以只有在假期才回去。我没有一厚沓的火车票,可我也真的爱他。最后他坚持不下去了,同学告诉我他和另一个女生走的很近,我也同意了分手。我当初只是觉得我们之间存在问题,他却说分手吧,你们学校有没有人追你?

就像何洛她说我跑累了,想要歇歇。可他说,不用跑了,Game Over。

我从来不屑于分手后哭哭啼啼地去找他,于是越走越远,翻过他的空间,看过他以前发给我的情话,在街上晃悠寄希望于偶遇他……后来又一股脑地清除关于他的痕迹,以至于今天想起他,再也找不到他的消息。

——————————————————

何洛的信,又一痛点:

时间是分手的那个冬天,信纸上有洇开的几个圆圈。
上面是何洛的字迹:“当我提起笔来,眼泪就忍不住涌一出来,哽住呼吸。你还记得么?女篮训练时你捉住我的手掌;我牙疼时你推荐的牙医;你吃过我的棒一棒糖,说酸的牙都倒了;你借了一辆除了车铃不响,哪儿都响的破自行车,吹折扣捎带我去兜风;你一天给我写四封信;你风尘仆仆站了二十多个小时来看我;你叫我野蛮丫头;你说,何洛,我记你一辈子
“但你说放手,就放手了。你有没有想过,此后在我身边的人就不是你了,或许你并不在乎,是么?但想到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我会难过得心疼,疼得我恨不得自己没有长这颗心。
“我知道,你很累。我也很累。我也想停下来喘口气,歇息一下。我一直认为我们是同伴,走累了,互相拉一把,谁也不会丢下谁。可是,你说,你走吧,我们不是同路人。我们的感情,是彼此的负担吗?”
已经这么多年了,字符的边缘柔和地模糊起来,但当初的心痛却历久弥新,依旧真切。章远一个字一个字细细咀嚼,不紧攥紧拳,心疼得不停颤一抖。


何洛在美国再见章远,这一场坦白局也是揪心。即使他们价值观不同,看过世界后重新在一起应该也会磨合好,幸福下去吧。

何洛出国前:

“你一直在逃避。”何洛说,“遇到问题,你根本没有想到和我一起解决。高中我说要出国的时候,你的态度就是把皮球踢给我;后来你觉得两个人走的路不一样了,就放开手各自去飞;你觉得未来不确定,就装作我们是好朋友,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想过没有,这样会让我非常累!当我决定放弃,才真的想明白了。你选择了一条最简单的路,所谓的为我考虑,其实是不想对我的未来负责。你怕,你怕你担不起这个责任。”
她一气说完,态度坚决,令章远措手不及。他凝视着何洛,声音缓慢低沉,“你就这么看我?那个时候,我怎么对你的未来负责?开给你一张空头支票很容易,但如果实现我的承诺呢?让你和我过颠簸的日子,你会一直不后悔吗?你家人会允许吗?”他深深呼吸,“你想要的生活,根本不是那时候的我可以给的。我承认,当初我想创业,是比较理想化。我在这个过程中也几次要垮掉,相对而言,考研是比较有把握的一条路。但我已经决定走自己的路,你当时难道会不反对?与其彼此折磨,不如我们冷静一段时间。我并不是没有计划,不想对你的未来负责。只有我的事情上了正轨,我才有基础给你承诺和保证。”
“你料定我会一直在原地等你?”何洛有些气愤,“有人对我很好,如果不是我当时还想着回到你身边,我早就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我相信你……”章远笃定地说。
“你就是太相信你自己的感觉了!”何洛打断他的话。
“因为我心中想到的,始终只有你。”章远说,“那时候我不敢说‘何洛你回到我身边吧’。我不怕用一年两年重新起步,但我不能给你一个没有任何保证的未来。你要明白,我心里始终是有你的,我希望你过得好,过得快乐。”
可我这些年一点儿都不快乐。何洛按着泪腺抬头望天,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章远低声说:“何洛,因为我总觉得亏欠你很多,所以不敢轻易接近,只怕亏欠得更多。”

以下这段对话真的是字字扎心,作为旁观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何洛苦笑道:“你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欠我什么。如果真的是一种亏欠,你永远也还不了,因为你不相信无论怎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并且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你给了我别人不能给我的快乐和一浪一漫。”后半句她咽回去了——但也给了我别人无法给的疼痛与伤害。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很开心。”这样熟悉的话,再一次从章远口中说出来,“我现在说什么,会不会太晚了?”
“是,已经太晚了。如果是早两个月,没有问题。”何洛起身向校外走去,“但我已经把全部心思、一精一力投入到出国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回头路了,你知道不知道?”而且,我不敢回头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自信地面对未知的岁月,相隔半个地球的岁月。
章远喊她:“何洛,再给我一次机会,留下来吧!”
何洛停下脚步,“留下来?你还真是大男子主义!既然你说你的未来计划里面有我一份,那你和我一起出国,好不好?”
章远笑,“莫非你想F2我?”
何洛表情严肃,“F2你没什么不可以。你放得下自己步入正轨的事业吗?”
章远不语。
何洛淡淡一笑,“我也放不下我自己的未来。我的录取通知也是自己努力来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为什么,我们不能相濡以沫于江湖?”章远追上来和她并肩走着,“四年,五年,多少年都无所谓,我可以等你回来。”
“我说了自己会回来吗?”何洛茫然地望着天空,“这江湖太大了,我们已经走散了。你还不明白吗?”

………………………………………………

美国相见扎心局

吃过饭,何洛开车送章远去公车站。
“你现在很幸福,是么?”他问。
“挺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我买了房子。”
“哦?原来是真的。那我上次问你……”
“上次……本来打算卖了,但是,我还是没有。舍不得。”章远说,“对不起,我晚了。再见吧,真的,再见了。”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车站。“一路平安。”何洛把车停在路边,挥挥手,“再见。”
“那,我走了。”章远下车,走了两步,转身回来,递给何洛一张照片,“我本来以为,你会是女主人的。”说完,他沿着芳草萋萋的斜坡走下去,长途空调大巴即将开出,秃顶的司机摇着制一服 帽子。
何洛翻过照片,是从陽台俯拍的小区园景,透过铁艺雕花围栏,大门内基石上,四个大字清晰可见,“河洛嘉苑”。
“河、洛、嘉、苑……”一颗心痛得发木,梗在胸口。她仰起脸,天窗深褐色玻璃外,流云走得飞快,就和最初来到美国每一个思念的日子一样,在屋顶眺望远方,心也是这样纠结,然而没有一朵云停下来听她的心事,满腹的落寞无处投递。
何洛有那么一刻的冲动,想要冲到大巴上,说:“走吧,带我一起走吧。”什么都不计较,所有的一切都统统抛开。然而冯萧的话依然在耳畔:“何洛,你肯定能找回来的。”
犹疑之间,长途汽车隆隆的马达声从身边经过,何洛不忍再看再回想,靠在座椅上,双手一交一 叠,蒙住眼睛。
茫茫人海中,我们究竟是谁错过了谁?
转身之前隐约看见了你眼眶中的泪水
知道我曾经存在在你的心里我想那就够了
——万芳《FlyAway》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我们是不是还是深一爱一着对方
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
by戴佩妮·怎样
有人梆梆叩响车窗,“我想,我忘了一件东西。不介意我再说两句话吧。”
“你会晚的。”她努力扬起嘴角。
“没关系,还有几班车。”
两个人并肩坐在缓坡的草地上,远处起伏的苇草在风里摇摆,和伶仃的电线杆一起分割着渐渐暗淡的天空。风有一点凉,章远把夹克衫给何洛披上。她脱一下来递回去:“谢谢。”
章远接过来,也不穿上,顺手放在身边。“我前不久去找了叶芝,”他说,“她把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噢。”
“我说那是一场误会,你相信么?”
“无所谓相信不相信,我没有任何立场去干预这样的事情,如果你觉得哪个女孩子好……”
“何洛!”章远打断她的话,“很多女孩子都很好,但是那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胆怯也好,逃避也罢,有些话我一直没有说。现在,我不想让它们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了。”
“还是不要说了。”何洛摇头。
“我怕再不说,以后更没有机会了,难道送这样的礼物给别人的老婆么?”章远摊开手掌,是两枚戒指。“这是当初的,我替你免费保管;这个,是新的……”他指点着,“本来,想把这个和房子的钥匙一同交给你。”
何洛迟疑着,不肯伸手去接。
章远拨着戒指:“你刚出国的时候,也正好是我进入天达后立稳脚跟的阶段。说实话,那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把什么都放下了,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去想什么情情爱爱的事情,即使偶尔想起来,我也觉得如果你心里真的有我,不会那么绝情一走了之,就算真的过了三年五载,我们也有重新在一起的机会。可是事到如今,直到你走得非常远,远到已经属于别人的世界了,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挽留你的话。除了一段又一段的回忆,我和你什么都没有,我又拿什么来给你承诺呢?所以我现在对你说这些,一点底气都没有。我不是因为胆子大,才一口气跑到美东来;恰恰相反,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勇气去想,如果失去你,这一辈子怎么办。什么各自寻找各自的幸福,见鬼去吧!我只能找到你。”
“你有没有想过,我已经不是你心目中想找的那个人了?”何洛拈起带着钻石的那枚,问道,“和原来的尺寸一样么?”
“嗯。”
“那我戴给你看。”何洛伸出左手,戒指卡到无名指第二关节,“修车,做家务,种花草蔬菜,原来都可以让指节变一粗。你看,戒指已经小了,我也不是当初爱情至上的小女生了。我们都要向前走,不要回头看。”
“那你告诉我,你心里,还会不会怀念以前,我们的事,还有……”章远长长吸了口气,叹息,“我。”
何洛笑容艰涩,抱着膝,微扬脸庞。“你在为难我。你知道,我不大会说假话。说不怀念,那是自欺欺人。”她望着远处绵延到暮霭中的山林,“就像我当初说过的,你不亏欠我什么。那时候那么多女生羡慕我,你给了我我能想像到的最一浪一漫的少女时代,即使时光重来,即使我知道最后会分开,我当时还是会选择和你在一起。所以,有时候我总问自己,为什么还会想起你,还是怀念一去不返的好时光。这两者我分不清。”
“如果,你没有男朋友,”章远问,“你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这个假设不成立。”何洛咬紧下唇,“冯萧是切切实实一个人,他还在等我回去。”
“那么,你爱他么?”
“怎么讲呢……”何洛想了想,“所有曾经轰轰烈烈的感情,最后都会是这样平淡温馨的吧。你相信天长地久的爱情么?”
“世界上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只有对爱情的追求,才是天长地久的。”章远望着她,“只是我们还是在两个国家,各走各的路,似乎我连追求的条件都没有。”
来了一班车,又走一班。七点四十的已经是当日发往纽约的最后一班。
“走吧。”何洛站起来,“飞机可以改签,但是你也不能错过明天回中国的航班。一旦签证过期,非法滞留美国很麻烦的。”
“那我走了……”章远沉默片刻,目光中满是悲凉,“让我再抱抱你,好么。”
他张开的双臂像一个巨大的磁场,脑海中一个声音对何洛说:“不要,不要。”但身体完全不受控,明知道是飞蛾扑火,仍然任他揽过自己,两个人轻轻地拥抱。
章远在她耳边轻声说:“那年冬天你回国,我带了一束花去机场,可是看到你和冯萧一起出闸,手牵着手,然后那么巧,在小吃店遇到你们,介绍的时候我就想,怎么忽然间,我就成了你的高中同学而已。
“然后同学聚会去唱歌,唱《花样年华》,我本来觉得歌词很贴切,但后来想想,又觉得很可笑。梁朝伟他们演的是婚外恋,但我有光明正大追求你的权利,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做贼一样,想着你,都不敢对别人说。现在看来,是怕别人嘲笑我吧。是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比冯萧好,可以说服你回到我身边。
“我也想过,要把河洛嘉苑卖了。如果你不在,这个房子谁来住?可是我总存了那么一丝幻想。然而每次见到你,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拉着你说什么工作,说什么进军国际市场,你一定觉得和我说话太无聊了。其实,我非常嫉妒冯萧,每天都可以像今天这样,随随便便和你说些柴米油盐的事情。
“还有一段时间,我误以为你和冯萧订婚了,后来咱们一起打球的时候才知道是谣传。你磕磕绊绊要摔在地上,我抱着你,那时候真想大声告诉满星和Apple她们,你们总说想看看我的女朋友么,喏,就在这儿,仔仔细细瞧好了。对了,满星那天的态度,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以前我们的合照。我一直放在一抽一屉里,每次看都会很感慨,虽然明知道有一堆事情等着自己处理。看来,我也应该改一改,自己怀旧的这个毛病了。
“说真的,怀旧是一件很伤神的事情,何洛,我也有些累了。”章远的声音闷闷的,他的怀抱一如从前,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何洛,她有些眩晕,感觉自己的重心几乎要依附到他身上,想要站稳,却感觉到他的臂膀更加用力。
“我以前很少说,因为觉得肉麻。”他顿了顿,“我爱你,何洛。”
“何洛,何洛……”章远一声声呼唤着,这么多年过去,再没有谁能把她的名字唤得如此动听,依旧如同十六岁的少年,清越的开始,圆一润的结尾,些许厚重的膛音。
何洛无法挣脱,双手不禁环在他身后。耳朵听到章远有力的心跳,节奏还是充满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不知不觉中,他的怀抱收得如此紧,生怕有一点缝隙,她就溜走不见。最后一线理智告诉何洛,推开,推开他。咬咬牙,低头,抵在他胸膛上。
似乎意识到她的挣扎,他喃喃唤了一声“何洛”,低沉无奈。风停了,一切声音都停了,世界凝固在此刻。失去光线,失去声音,失去气味,惟一保留的,是脖颈上冰凉湿润的触感。
何洛一悚,更多的凉意沾染在发迹和后颈,无声地滑过皮肤。他的呼吸不再沉稳,他的身体微微颤一抖,“我……”简单的三个字,连不成句,声线沙哑,氤氲着水汽。
“章远……”再也无法忍耐,抽噎着念着他的名字。
两个人抑制不住,泪水汹涌,紧紧相拥。
我们如果还在一起会怎样?我们究竟为何才会这样?
为什么此刻我们只能拥抱彼此,只能在眼泪中描绘你的轮廓?
我们不哭,我们说好都要幸福,怎样艰苦的岁月里,我们都不哭。
我以为这一切都是老旧的,是撕碎了扔在风里的,然而你是如此神奇的魔法师,挥挥手,就把一切清晰的拼成生动的图片,重新塞入我脑海。
章远忍不住低头,抚摩何洛泪迹纵横的脸颊,温暖的拇指肚擦一拭泪水。双唇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颧骨,最后滑过嘴角,停留在她双唇。
“不……”她的拒绝被堵住,竭力抽回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和胳膊。
温暖的唇轻轻摩挲着,柔软地撩拨着心中最深处的回忆。心跳乱了,呼吸乱了,何洛紧紧掐住章远的胳膊,双唇却微微张开,任由他唇舌纠缠,用执着的攫取,诉说这份记忆如何深刻。
何洛,我记你一辈子。
恨不得一夜 之间白头的念头再次袭来。
排山倒海。
如同万年冰山,一旦融化决堤,便泛滥成灾。
近乎凶狠的吻,夹杂着泪水咸涩的滋味。何洛气息不畅,呼吸艰难,章远将她抱在怀里,抚摩着她的头发,轻轻倒吸着凉气,说:“可以松手了吧。”
何洛咳嗽起来,才发现自己一直用尽力气掐着他的胳膊,赶忙松手。脸颊因为泪水的浸润变得更加柔软,贴在章远胸前,薄毛线衣一丝丝刺得发痛。没想到章远会哭,没想到他的吻依然缠绵唇边,温暖湿润的触感,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让她无法拒绝,泣不成声。然而冯萧无奈哀伤的双眼一瞬间滑过心头,浑身一懔,无论多不舍都要放手。
何洛忙从章远怀里挣开。他撸起袖子,上臂被掐出一小片淤青:“你力气比以前大不少。我们……”
“没有‘我们’。”何洛泪光中犹有微笑,“这样,已经是最好的告别。”
那一刻,耗尽全身力气。

——————————————————

所幸他们最后能找回彼此,不枉这么多波折。

结尾重逢:

何洛在他身后站住。
听见戛然而止的脚步声,他回头,惊讶地瞪大双眼。尔后忍不住嘴角弯起来,温柔地凝视着她。
“你走错了场地。”何洛浅浅地笑。
“我看见门前写着生物制药,就很想进来看看。”
何洛在地下车库取了车,费城市中心一带道路复杂,四处都是单行线红绿灯,汽车起起停停,缓慢前进。两个人来到河边的露天咖啡厅,波光跳跃在水面上。
章远说:“我昨天晚上下飞机,时差都没倒好。颠来颠去,有点困了。”
何洛又好气又好笑:“你怎么每次都这样,说不了两句话就困。看到我很厌烦么?”
“对啊。”章远呵呵一笑,“有点审美疲劳。”
何洛摇头,懒得理他。
“因为我总在梦里看到你。”章远向后仰身,闭上双眼,“太多次了,所以现在懒得看了。”他又说,“所以我对于睡觉又一爱一又憎,因为每次睁开眼,都发现你并不在身边。”
何洛攥紧咖啡杯,甜蜜而又酸涩地发现,原来自己多年来从未曾改变,依旧为了这个人的这句话,甘愿飞跃半个地球的距离。
“你知道,我们回不到过去的。”何洛转身看他,平和地微笑着,“你想过没有,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这几年,我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能不能接受对方的改变,这些都是未知数。”
“我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回过去,我也不知道未来怎么才能走到一起……”章远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坐飞机的时候从报纸上看来的,名字叫做‘幸福在哪里’。
“有只小狗,问他的妈妈,幸福在哪里呢?
妈妈回答说,傻孩子,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
小狗听后,想了很多办法,拼命想咬住自己的尾巴,但是都没有成功。在转了很多圈后,他伤心地对狗妈妈说,我怎么都抓不住幸福啊。狗妈妈说,傻孩子,只要你向前跑,幸福就会永远跟在你身后的。”
他捉住何洛的手,十指交握:“我只知道,要向前走,不管前面的路多么崎岖,都好过站在原地。我们不需要回到过去,即使你不是当初的样子,我也一样会一爱一上新的你。”
章远把临行前李云微交给他的信递到何洛手上:“你可能觉得我大男子主义,以后我也许还是这样,对我而言,如果不能给你一个稳定的生活,说什么都是空谈。但是以后,即使我再累,也不会放手了。何洛,我记你一辈子,也希望,能陪你一辈子。”
何洛不禁眼睛湿润。
“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她说,“其实是很久之前,我们一起看过的动画片,《侧耳倾听》,你还记得么?影片快结束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圣司骑着自行车带霞去看日出,路过一段很陡的上坡。圣司蹬啊蹬,很卖力,然后霞就跳下来,非常坚决,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但是我会努力和你一起把这条路走完。”
信笺素色的背景,是水印的云朵,漂浮着散到蓝天上。黑色的花体英文字符似乎也连成一串飘荡在空气中:
Although we are apart, I can feel that
We are still under the same big sky
这一刻,陽光耀眼。尾声、后记&番外尾声&后记
千山万水沿路风景有多美
也比不上在你身边徘徊

ps:小遗憾没有看到冯萧番外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忽而今夏的更多书评

推荐忽而今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