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杨二公 各擅胜场

C大调
2018-05-12 15:33:41

我看评论里不少朋友都在把杨勇先生这个注本和余嘉锡先生的注本比较。要我说啊,这两本书各有各的好。最好是能把两本参照着读。

杨先生这个注本呢,底本比较好。不过他一个比较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喜欢改原文。要我说呀,这个确实是杨先生这个本子的一个不足,这事没法洗。改原文可以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是底本明显错了,比如说“桓冲”,底本作“恒冲”,这明显是形近而讹,径改没问题。还有一种呢,不是说一个对一个错,而是一个比另一个文意要好,意思表达的更好、更充分。这种情况就没必要非得改底本,注出来异文就行。杨先生改底本好多就属于这后一种情况。而且问题在于杨先生用来改底本的依据经常不是类书什么的引用《世说新语》的异文,而是正史等文献对同一事件的叙述。这种出个注就成,没必要改原文了。因为校书本来就是要提供一个更加正确、符合原貌的本子,但是这么改了之后,那就已经不是《世说新语》的原貌了。

但是总的来说,杨先生这个注本挺好的。因为成书比较晚一点,所以可以说是后出转精。他参考了很多注本,其中像余嘉锡、徐震堮先生的本子还比较容易见到,但像刘盼遂先生的就不容易看到了。这也是个很大的优点。

和余先生的本子偏重对史实的考证不同,杨先生这个本子更为注重对文意的疏通、词语的训释。这些年来,学者关于《世说新语》的语言研究的成果非常多,杨先生的本子就比较充分的吸收了这些成果。既有专著,也有期刊上的文章。而且杨先生自己在这方面也有很好的见解。比如关于“戏”字,杨先生讲它有清谈的意思,进一步证成了钱穆先生的说法,就特别好。当然,杨先生举的例子也不全对。此外,像对一些名物的考证也是这样。余先生的本子当然对语言、名物也有很好的注释,但杨先生的要更丰富。

而且有些语句余先生的本子没注释,杨先生就注了。当然,这不是说余先生的本子不好。可能是余先生觉得不需要注,而且他本来的重点也不在这。但是像我就属于水平很差,有的地方就是不懂,或者明白个大概意思,不知道确切含义。但是看了杨先生的本子,哎,就明白了。

杨先生的注本呢,还有个好处。就是汪藻的《世说人名谱》。这个大部分注本都没有,但是杨先生给附上。特别好。这不仅方便咱们读《世说新语》,而且对研究魏晋史,也特别有帮助。

以上要说的啊,就是我觉得这两本都挺好,可以互补。要是有条件,最好一起看。也不用捧一个,踩一个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说新语校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说新语校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