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๑• . •๑)
2018-05-12 11:26:51

出手阔绰的捐款--招摇卖弄 无与伦比的美貌--内心隐隐嫉恨 你的内心足以反应你的客观状况了 可是大多数人都不敢直视 人好矛盾啊 既渴望关注 又讨厌那些不切实际的评价 艾玛等女仆操心 害怕 焦虑 所以不给凯丽夫人空间 对于弱者 没有尊重 自由 只有忐忑 可怜 同情 担心 而这种一味的负责任也无形中给凯丽夫人带去了压力 不懂得而用力关心 嗯 言重了 这个意思 凯利先生在生活的嘈杂中 也许已经没有办法注意到人的人文情怀了吧 还是因为之前的嫉恨 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 只有厌恶 相反生病的人 闲+生活的冲击 开始思考 开始关注内心世界 因教堂远而不信教 生活嘛 琐事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你就不能不管我吗 他让她痛苦 而她则因此更加爱他 他没有意识到在自己心中已经搭起了一个避难所,一个能够远离生活中种种悲戚之事的地方。他在冥冥之中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幻境,而幻境之外的现实世界则是无尽苦涩与失望的源头。

所以人虽然会痛苦却本能得伤害着别人

自我意识感不足的人就像生活在蜂巢里的蜜蜂。其实他们才是生活中的幸运儿,有什么事总是能一呼百应,而幸福感也来之甚易——首先需要泯然众矣,随后就能无师自通,自得其乐了。你会看到这些人在圣灵节<图片>

...
显示全文

出手阔绰的捐款--招摇卖弄 无与伦比的美貌--内心隐隐嫉恨 你的内心足以反应你的客观状况了 可是大多数人都不敢直视 人好矛盾啊 既渴望关注 又讨厌那些不切实际的评价 艾玛等女仆操心 害怕 焦虑 所以不给凯丽夫人空间 对于弱者 没有尊重 自由 只有忐忑 可怜 同情 担心 而这种一味的负责任也无形中给凯丽夫人带去了压力 不懂得而用力关心 嗯 言重了 这个意思 凯利先生在生活的嘈杂中 也许已经没有办法注意到人的人文情怀了吧 还是因为之前的嫉恨 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 只有厌恶 相反生病的人 闲+生活的冲击 开始思考 开始关注内心世界 因教堂远而不信教 生活嘛 琐事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你就不能不管我吗 他让她痛苦 而她则因此更加爱他 他没有意识到在自己心中已经搭起了一个避难所,一个能够远离生活中种种悲戚之事的地方。他在冥冥之中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幻境,而幻境之外的现实世界则是无尽苦涩与失望的源头。

所以人虽然会痛苦却本能得伤害着别人

自我意识感不足的人就像生活在蜂巢里的蜜蜂。其实他们才是生活中的幸运儿,有什么事总是能一呼百应,而幸福感也来之甚易——首先需要泯然众矣,随后就能无师自通,自得其乐了。你会看到这些人在圣灵节<图片>那天的汉普特斯西斯公园翩翩起舞,在足球比赛的场边振臂呼喊,或者在蓓尔美尔街的一家俱乐部窗边为王室巡游拍手叫好。正是因为有他们,人类才会被称作社会动物。

一边听我的nothing歌单 一边看 感情翻涌一波盖过一波 爽

菲利普为这番言论所触动,他不知道有多少无能之辈正是抓住这种小错误聊以自慰

他觉得纯粹地修德行善,而不为奖罚所烦忧是一件大好的事。

菲利普开始怀疑 开始摆脱被灌输的他人的信仰 开始be himself

看到了戈夫曼的拟剧论

这书我越读越羞愧

都是本能驱使的 为什么非要在无解中求解呢 这么偏执这么傻?

嗯?别烦他别让他觉得丢脸给她空间给他自由不要这么占有 嗯?

距离产生美和尊重 不是一句鸡汤 不是无奈的感叹 它是在理解人性基础上产生的真理

人前进是因为有理想 人痛苦是因为有理想 真刺激👌

所以自私推动的发展和引发的一切糟心事都没什么可开心激动也没什么可伤心恶心的 反正都是常态

普利斯先生让我想起今天和我说无利不起早的某人

眼里只有利益 却必须打点感情牌做样子 感情在这类人眼里就是个工具 作秀 到头来还要抱怨自己心情不好没人关心巴拉巴拉 不如干脆点根本不相信人对人真正的理解和关心

要是能强迫所有人用我们的方式看世界,那我们就称得上是伟大的画家了。但假如做不到,别人就不会把我们当回事儿。可我们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伟大或是渺小都不在乎。日后我们的作品成名也好,不成名也罢,都无所谓。因为我们已经从画画的过程中得到一切了。人是活给自己看的。——某种懦弱特质,虚荣——刻薄,野蛮

好不容易发现了自己的平庸,但却为时已晚,这才是最残忍的事啊

爱是无法客观

emmmm单方面的爱伤人伤己 有时候很自私 不应该伤害那个很爱很爱你并且一直为你付出陪伴你的人 然而受感情支配 这种道德上的歉疚感 并阻止不了伤害人

在很无助的时候 就想到全宇宙共同力量洒了的牛奶

因为他的虚荣心比其他任何感情都来得重要。他太了解自己了。也开始觉得上天把他踏踏实实地耍了一顿,只好暗自苦笑。他素来擅长嘲笑自己的荒唐行为,这种天赋真害得人不舒坦。

我相信 格里菲斯的愧疚是真的 更为强烈的自私也是真的 这种情况下请求原谅就是搞笑

和她待在乡下的这两天着实无聊透了,他只当这是段风流韵事,可不愿意和她纠缠个没完没了。她逼着他发誓一定会写信寄来,而他是个言而有信的正派人,做事追求礼节周全,还一心想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所以刚到家就给她写了封情真意切的长信。(PS:一类人的代表)

欲望的沉重脚步踱过一间间诊室,惩罚所有罪恶或无辜的人:绝望的妻子,可怜的小孩,嗜酒如命的男男女女在此都逃不过命运的追债。死神在这几间屋子上方沉沉叹息,而发现新生命的一纸诊断带来的也不总是欢笑,或许只是让一个可怜女孩恐惧失措,羞愧难言。这里,不好不坏。这里只有事实,是生命的本来面目。

看到第八十二章 太丧了

克朗肖去世后,厄普约翰写的东西让我觉得:依靠读者数量,八成以上强调可读性的东西,还是别读了,是一种很虚的真相,越读越傻。

若道德只是件行方便的事,那么善恶就都失去了意义。

原来我之前的不理解是不相信真的有像米尔德里德般不知悔改的人,过去的生活经历并不能使她学到什么,她一样愚蠢,一样粗野无礼。

突然想到我和另一个人,觉得有点像,但细想一点也不像,他的看似付出中心都是他自己(说出来感觉好好笑,不都是为了自己?),让人不舒服。

对生命中发生的事情,大可不必都计较赞赏或惩罚,全盘接受就可以了。

不管是之前菲利普对米尔德里德还是现在的米尔德里德对菲利普,总是一段关系中处于弱势的一方在不断猜度,强势的一方可以嫌弃和有主见。所以可以反推出,如果你一直在猜度对方,对对方抱有幻想,那你已经输了,就该斩断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离开,立刻。

有时候你以为自己在揣度他人,可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固在自己的思维里的,那些想到的,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影子。

人真是贱啊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女人也会被对自己好的人打动 此人与之前态度还有落差 好奇心作为催化剂 米尔德里德就要被这股念头折磨了

菲利浦是个被庸碌世界折磨而自甘平庸(中性)下来的不折不扣的绅士,也是绝大多数不坏的平凡人的写照。

企图重燃爱火失败就就转化为愤怒,真的此时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教养,这是霍曼斯的攻击与赞同命题。

他早就习惯了别人和他吵架时总是奚落他的残疾,还曾经见过医院里的同事模仿他走路。过去在学校,同学都是当面嘲笑他,现在工作了,身边人又都背着他模仿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他现在知道这些人可能并无恶意。人本来就是一种爱模仿的动物,况且想逗人发笑,这是个非常简便的法子。他什么道理都懂,可身在其中终究不能泰然处之。

米尔德里德这种基本底线教养素质极低的人,一开始就不该帮她。或者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开始就不该掺和在一起,菲利普迟钝泛滥的善良。

他将一遍遍重复着那句“先往右走,再左拐,太太”,永无结束之日。

一旦希望尽失,恐惧也会随之消逝。到那时,唯一勇敢的做法就是自杀。

生而受难,久难而终。生命没有意义。人活着没有目的。一个人是否降生在这世上,是否还活着或已经死去,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生命微不足道,死亡更无足轻重。菲利普欢喜若狂,就像小时候刚刚摆脱对上帝的信仰时的感觉一样:似乎人生中最后一重枷锁已经从他身上卸掉,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彻底的自由。他的卑微成为他的力量,他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和迫害他许久的残酷命运来场勇敢的对峙。如果生命没有意义,这世间也就没有什么残忍可言了。他做过什么、还没有做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失败不重要,成功也一文不值。他是这群占据地球表面很小一部分的人里最微小的一个。而他又无所不能,因为他从世间的纷乱混沌中参透了一个秘密:生命毫无意义。

或者说,如果一个人不得不相信自己的行为是不由自主的,那么他就可以这样看待生活,视生命为编织地毯上的花纹,既无意义,也无用处,只图一乐罢了。人们以生命中的一举一动、所感所想作为灵感,也许能设计出或规律、或精致、或复杂、或美丽的图案。尽管最终这只是一场幻觉,是妄想自己在这天地之间竟能拥有选择的权利;尽管这只是一出障眼戏法,是现实与幻想交织而成的迷梦,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你的手里握着生命厚重的经纱时(就像一条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流往何处的大河),一旦清楚这世上本无意义可言,就能颇为自足地选择几根纬纱,编成想要的图案。

而现在,他意识到也许衡量生命价值的标准并不在于此。幸福和痛苦都无关紧要。它们就像其他琐碎的细节,一同被设计到生活的图案之中。这一刹那,菲利普似乎凌驾于生活里的种种意外之上,而它们仿佛再不能像之前那样影响到他了。

生命中的每首插曲都使复杂的图案更加精密,当日子终了那天,我们会因这幅图案的完成而欣慰不已。这将是艺术品,是最最美丽的杰作,因为只有设计者本人知道它的存在,随着他的死去,图案也将散如云烟。此刻,菲利普觉得幸福。我也是。

克朗肖曾经说过,当一个人的思想强大到足以凌驾空间与时间,那么这一世过得清明与否似乎就并不重要了。这一点千真万确。“你的爱情永不凋零,她的容颜永远美丽。”

回想曾经那段漫长的朝圣之旅,他竟忽然得以释怀。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残疾,尽管正是因为它,生活才变得如此艰辛。这只瘸腿让他的性格扭曲,可也赋予他内省的能力,让他能因此而自得其乐。倘若他的肢体是健全的,也许就不会对美有如此独到的鉴赏力,不会这样热烈地崇尚艺术和文学,也不会因生命百态而兴致勃勃。在他身上日积月累的讥讽嘲笑让他渐渐筑起心墙,催开了芳香不逝的花朵。他看到,在这世上,最为珍贵是寻常。人人生来便带着瑕疵,或是身体,或是灵魂。他想到自己认识的所有的人(世界可比作一间病房,混乱无序,毫无逻辑可言),排成长长一队,肢体残缺,心灵扭曲;肉体的疾病如心脏绞痛、肺部脓肿,精神的异常如意志匮乏、嗜酒成命。此刻,他想到这些人,心中升起神圣而深沉的同情。他们是遭到命运玩弄的可怜人儿。他原谅了格里菲斯的背叛,原谅了米尔德里德的铁石心肠。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也是无能为力啊。唯一合理的做法只有接受人心之善,宽容人性之恶。菲利普忽然想起耶稣在临终之际的那句教诲:宽恕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过去,其他的人一直通过语言或文字向他灌输理想的定义,他则紧随其后,亦步亦趋,未曾有过一次随心所欲。他只做应该做的,从不随性而为。可现在,他急不可耐地把这些都抛在身后。每个“昨日”都在为“明日”做打算,而“今日”就这样白白付诸东流。他的理想是什么?他曾经想看透这生活的复杂与无为,勾勒一幅精密绝伦、美不胜收的人生图案。可他从没发现也许由出生、工作、婚姻、生育、死亡编织出的最简单的形状才是最完美的模样。可能向幸福投降就是承认了生命的失败,可这样的失败却比任何勋章都更加闪亮。

才是最完美的模样。可能向幸福投降就是承认了生命的失败,可这样的失败却比任何勋章都更加闪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性的枷锁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枷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