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寻仙,醉里挑灯,看妖怪兴风作浪

日照东渔
2018-05-12 看过

纸上寻仙,醉里挑灯,看妖怪兴风作浪 ◎ 东渔 摊开《纸上寻仙记》,乍看书的名字,还以为是一部玄幻小说,其实跟小说不沾边,这是一本古灵精怪的杂文集,涉及妖魔鬼怪的趣谈,这就越发有趣了。“满纸荒唐言,却问真切事”作者锦翼在每个篇章摘录了古典中的神怪故事,也只是做了各种铺垫,到头来作者的主旨越来越明晰。他要写得何止是鬼怪流离呢?大概还有别样的风情罢了。 妖魔鬼怪的戏说,古来就有诸多精致的著作,前有蒲松龄、纪晓岚、袁枚这些专与鬼怪为友的大师们,《聊斋》、《阅微草堂笔记》、《子不语》、《搜神记》、《山海经》都是个中经典,不知锦翼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纸上寻仙记》恰恰就是在前人地基上造了一座新楼,集结引用了各类戏说典故(包括以上提到的古典书籍),又掺杂种种现实思考,进而烘托了自己的风格。虽然作者在前序中耍尽了小聪明,不免矫情了一些,再看下文,还是被诙谐稳健相结合的文风折服了。对作者锦翼的了解并不是很全面,从他的豆瓣页面可以看出,其人幽默风趣、文理通透、善写杂文,可谓入行的杂文家,虽然他在仙魔鬼道上玩弄了一通玄虚,但思想体系是现代的,诙谐逗趣的文风,加上熟读古典的学识积淀,形成了一股酸辣味。 杂文总是要在议论中疏通一番,最后总结道理,或直接点出,或暗藏玄机,由你自悟。锦翼的文章大概两者都有吧。啼笑皆非中,狠狠幽默了一把,看似插诨打科没个正经,却也是引了大把的古著,罗列了一些名人鬼事,到头来还是落实到“人事”上了,这不就是拿鬼当人写了嘛。鬼要吃饭,还要吃的好,鬼要出行还要行的好,这不就是人的欲望驱使吗?锦翼的高明就在于此,旁征博引,肆无忌惮,通晓鬼怪风情都不是多么显摆的事情,若是将诸事套到人身上,事情就好玩多了,拿神鬼说人事是一个好路子,本是人世风情一幕幕,世态风俗都在戏说中渐渐明了。 先说鬼怪吃什么,再说鬼怪穿什么,又说鬼怪怎么行路飞舞的,将衣食住行的类别抖搂一遍,结构并不奇特,然而主角换成鬼怪,就颇为显眼了。锦翼自我开脱道:“我以俗人之眼看神仙生活……”也是歪打正着,掌握了独到的切入点。专注鬼怪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这些套路,大概还不曾有人这么系统的概述过。把鬼当人写,古典小说《何典》既是如此,虽然作者笔下的人物都是鬼,却沾染了诸多人性的险恶和光辉,这是小说的微妙之处,运用到杂文里,锦翼还是捕捉到了其中的微妙。怪力乱神本身就是人的幻象,由于人的想象空间所限,反映出来的事物仍是人的生存面目。解读历史可以借古讽今,解读“妖魔鬼怪”也一样借古讽今,拿妖魔的事说人事,妖魔的世界也比作人世间,这样的效果诙谐有了,立意也是更加深刻,既在古纸堆里拽了一下,也在鞭笞世态人性上面做了一通文章。 鬼也有七情六欲,也要吃喝拉撒,这种立意自是别有用意,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谈论鬼怪的“鬼生”,只有些吃喝拉撒之事,也是不全面,关乎爱恨情仇的鬼间宿怨,还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希望锦翼继续写写另一空间的男女情怨,又是一部玄妙的书籍了。王小波某篇文章谈的很透彻,做一个有趣的作家真的很难。锦翼做到了有趣,谈谈妖怪就上了一个大台阶,对古典文化来了一次微妙的梳理。重要的是,他让鬼给人上了一节课,也算是做了一回教书育人的楷模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纸上寻仙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寻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