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梁庄记 出梁庄记 8.6分

《出梁庄记》(梁鸿)

远以至泽
2018-05-12 看过

进入四月中旬实在太忙,不是特别长的一本书竟断断续续看了大半个月。 作者寻访了很多离开家乡梁庄的外出务工者,他们中有事业做得小有成就的,更多的则是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生活,也有因为工作落下残疾甚至死亡的,农民工永远是社会问题的焦点。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本书作者的立场和口吻,如果要做纪实,以旁观者的身份用中性口吻叙述事实就足够,没必要抱着三分同情两分厌恶五分城市人的优越感去无病呻吟。 印象最深的是作者花了大笔墨写德仁寨的居住条件,厕所如何脏乱污浊让人下不了脚,屋内气味如何难闻使人窒息,甚至“饭桌上,我竭力避免对我们吃的菜展开联想。我吃得很起劲,以一种强迫的决心往下吞咽。为了向自己证明:我并不在意这些。粗粝的食物梗亘在喉咙,我的眼泪被憋了出来。” 城中村的居住环境是不好,可居住在此的人也多年如此存活了下来,实在不懂作者多次描写自己对环境无法忍耐的意图。是为了表现老乡们居住环境的恶劣吗?总觉得大概不是。 还有一处想拎出来说的,对于打工者青哥的房间,作者写道“青哥的房间有一种显见的匮乏。这一匮乏是属于个体生命的内向而又舒展的东西,是作为一个人应该拥有的悠闲、丰富。”“他被剥夺了,或者说自我剥夺了除挣钱之外人所应该拥有的一切,哪怕最微小的那一点。完完全全的枯燥,没有一点空间和亮光。”“他在这个城市,仿佛一个小偷,不光彩地偷一点钱,没羞没耻地生活。他的小屋就是这一不光彩的存在的表征。” 这就非常何不食肉糜了,对一个不偷不抢,只是安贫乐道的外来务工者,作者用了小偷的比喻,恰当吗?连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都难以得到满足,作者竟然要求他们有丰富的精神文化追求,甚至大言不惭说是他们自己剥夺了自己的精神享受,看着真荒唐。 对于其中的事业有成者,作者评价“已经成为千万富翁的秀中精神境界并不稳定,心灵空间的宽度也游移不定。他仍然纠缠在昔日贫穷的阴暗中,在言谈之中,始终纠缠于个人恩怨和历史往事,有一种很狭窄的情绪和情感。”不知道在作者心里,怎样的表现才算是脱离了贫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出梁庄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梁庄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