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 7.8分

与这个世界的剥离

Carviche
2018-05-11 22:43:29

PART1

从子宫到坟墓的孤独。

《色戒》里的王佳芝,那膨胀却痛烈的圆润,将我指向劳伦斯的《虹》。这个名字透露出现实的荒芜和臆想的高贵,也无心插柳地挑明性别的迷幻感。我沉醉在劳伦斯对乏味生活诗意般的缠绵,也陷入缺乏逻辑的每个安排,以及发掘凡夫俗子内心腐烂的欲望。文字转换后,悲伤是不可避免的,却也能留住那一点大彻大悟。Lawernce ,you once made a silhouette of the purest world,but I don't belong there.

我想,他对婚姻制度是有多么厌恶啊。

莉迪亚兰斯基承载了第一段婚姻的失望以及所有失去,第一任丈夫的理想主义使她着迷又使他们困顿,死去之后,莉迪亚的某一部分便继承了那种理想主义,与布兰文结婚以后,她也没有脱掉第一枚婚戒,那是忧伤,人事无常,以及某一部分死去的墓碑。

女儿安娜是前夫的孩子,这孩子的一切都和她母亲莉迪亚迥然不同。我只能猜测这是劳伦斯的讽刺,生命的延续,却跳过了家庭的喜怒哀乐,到最后只剩下了身边十米半径范围的戏码。安娜大半辈子都在生孩子,但她连一次真正的性与爱都没体会过。

外孙女厄修拉,她包容了不幸与幸运,

...
显示全文

PART1

从子宫到坟墓的孤独。

《色戒》里的王佳芝,那膨胀却痛烈的圆润,将我指向劳伦斯的《虹》。这个名字透露出现实的荒芜和臆想的高贵,也无心插柳地挑明性别的迷幻感。我沉醉在劳伦斯对乏味生活诗意般的缠绵,也陷入缺乏逻辑的每个安排,以及发掘凡夫俗子内心腐烂的欲望。文字转换后,悲伤是不可避免的,却也能留住那一点大彻大悟。Lawernce ,you once made a silhouette of the purest world,but I don't belong there.

我想,他对婚姻制度是有多么厌恶啊。

莉迪亚兰斯基承载了第一段婚姻的失望以及所有失去,第一任丈夫的理想主义使她着迷又使他们困顿,死去之后,莉迪亚的某一部分便继承了那种理想主义,与布兰文结婚以后,她也没有脱掉第一枚婚戒,那是忧伤,人事无常,以及某一部分死去的墓碑。

女儿安娜是前夫的孩子,这孩子的一切都和她母亲莉迪亚迥然不同。我只能猜测这是劳伦斯的讽刺,生命的延续,却跳过了家庭的喜怒哀乐,到最后只剩下了身边十米半径范围的戏码。安娜大半辈子都在生孩子,但她连一次真正的性与爱都没体会过。

外孙女厄修拉,她包容了不幸与幸运,她在混沌,丑陋,肮脏的世界里,永远成全了自我。我感动于她的性觉醒,无论是和女教师的亲呢还是和军人的海边野合,她都是清醒的做着自己;她的从教经经历折射了龌龊现实,也是对自我的释放;眺望虹与苍穹的只有她,也只能是她,她真正拥有了子宫,因为她拒绝了婚姻。

PART2

如果婚姻制度是限制,那么人们的自由又在哪里。

劳伦斯创造的三个主要女性角色,前两个都略单薄,后一个虽然更加丰满,但是其生命跨度还不足以对这世界有更坚定的哲学性的讨论,或许苍穹之下的贱民们也能够如黑客帝国般觉醒,或许彩虹衍生出来的非主流性别群体能探讨用血性来对抗眼前的世界。但是,这终究是后世的进展,是人们即使行尸走肉却也戴着镣铐地拖拽着整个肮脏世界的进化,我不过是站在我给自己的界限里,眺望着散发美丽的疲倦,撩开的模糊又清晰的性,当然还有可望不可即的对等。劳伦斯把诗写成了小说,希望有人能拍成电影。这里面有你的影子,那些作为儿子,兄弟,丈夫以及情人的男人们,无论是憨厚老实,风度翩翩,阳刚俏媚,但没有一个人了解女性,没有一个人不孤独。

所以,没法和这个世界剥离,做不了那个痛快的人,享受不到纯粹的性。我们只有偶尔抬头看着虹,再从新回到地面。

PART3

我试着摘抄很多有道理的优美的句子,不过发现这些道理,只是我自以为是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虹的更多书评

推荐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