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细腻文字撩动人心——米娜的行进

夏花秋叶
2018-05-11 22:32:09

谈到细腻二字,首先出现在我脑海中的便是韩国的电影,日本的小说。小川洋子非常善于运用女性的视角去描写小说中的画面,里面的每一件物品,物品的形状都仿佛呈现在你的面前,描写细致。

《米娜的行进》以1972年日本兵库县芦屋的豪宅为舞台,描写了念初一的朋子和上小学六年级的米娜这对表姐妹不惧疾病、家庭及时代的重负,带着少女特有的想象力快乐成长的经历。有评论称读这部小说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在用自己的眼睛看30多年前日本的错觉。

小川洋子的笔锋冷隽,早期作品多以描述人性阴暗面和残酷见称,但三十岁之后,她的作品有了转变,尤其当她为《安妮日记》前往德国奥斯威辛集中营采访,感受到了“人类可以那么残酷,却同时也那么伟大”。写作风格也为之转变,“不再尖锐地刻画、暴露人类深藏的恶意,而是能够以一种‘人类是善恶共存体’的态度去看待他人”。并且开始撰写与记忆有关的主题。

小川曾说:我的小说中经常出现一些边缘人物,他们不为世人承认,站在世界的一角仿佛随时都会掉下去,然后因为某个偶然,遇到了我。他们的心里,有很重要的话想说,但说不出来,最终带着遗憾死去。我觉得,应该有人站在他们的身边,去倾听他们的无言之声并目送他们启程去往那个世界。这个倾听者就是故事的讲述者,就是作者。亨利·达戈3多米长的画作无论如何不能切断,就是因为其中包含着人之为人的根本性悲伤。各个领域的天才通过各种途径给我们留下精妙的作品,告诉我们生存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太悲伤,所以对悲伤装作视而不见。但总是有人做不到这一点。那作为小说家,就有必要为这些人写一些故事,即使暂时也好,抚慰他们无法矫饰的悲伤。

小川的文章很有画面感,到现在,脑海中都能够轻易浮现看文时想象的画面。这个画面不会因为时间太长忘记主角名字而消失,反而会更加清晰,更加完整。

小川不仅给了我们文字和图像,还试图传达出一种味道,让人在特定的一瞬间,通过多种媒介,文字,环境,气味等等回忆起彼时彼景彼情。

小川的文字有种冷凝的美感,笔锋精致。这种女性特有的细腻将行文流畅地编织,将读者网住。令人沉醉其中。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米娜的行进的更多书评

推荐米娜的行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