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 恶意 8.5分

脱离豆瓣读恶意

oyy枫
2018-05-11 19:28:27

我想先提一个我们的思维惯性“以小见大”。

这个从我们出生以来产生于经验判断的结论,从小被父母所教导传达判断人的理念。我一直觉得是个思想陋习。

我们常常从它中获得甜头,并愈发觉得它“得到了验证”。

我要说一个我初中时的一个例子。

当时我在初一听到了来自我们班其它住宿同学的一些分享信息,怀疑谁谁谁(称为同学A)是小偷什么的,原因是这个同学在他回宿舍的时候偷喝别人的水被他看到了。晚上睡觉时宿舍门锁住了(我们初中宿舍出门的时候没办法,但晚上睡觉时是从里面锁的,用的老式门栓,生活费是在晚上到第二天起床中途丢的,柜子被撬开了),只有柜子锁被撬,只可能是他们宿舍内部的犯案。以及他最近发现同学A在摆弄一些金属物件疑似撬锁的物件。但是并不是真实的证据。还要嘟哝一句“太可怕了,居然有内贼,不知道他以后还会做什么……”

怀疑一出,仿佛就是铁凿的证据,我有朋友分析了一下,这位A同学家境不错,经济上不用去偷人家家庭不好的同学的生活费,之所以这么做(明明没有真正的证据,却已经在做前提来分析了。。)是因为家里可能缺乏关爱,造成了什么什么缺失,才这样的。

随后,我们带着一个对他自动瞄准跟

...
显示全文

我想先提一个我们的思维惯性“以小见大”。

这个从我们出生以来产生于经验判断的结论,从小被父母所教导传达判断人的理念。我一直觉得是个思想陋习。

我们常常从它中获得甜头,并愈发觉得它“得到了验证”。

我要说一个我初中时的一个例子。

当时我在初一听到了来自我们班其它住宿同学的一些分享信息,怀疑谁谁谁(称为同学A)是小偷什么的,原因是这个同学在他回宿舍的时候偷喝别人的水被他看到了。晚上睡觉时宿舍门锁住了(我们初中宿舍出门的时候没办法,但晚上睡觉时是从里面锁的,用的老式门栓,生活费是在晚上到第二天起床中途丢的,柜子被撬开了),只有柜子锁被撬,只可能是他们宿舍内部的犯案。以及他最近发现同学A在摆弄一些金属物件疑似撬锁的物件。但是并不是真实的证据。还要嘟哝一句“太可怕了,居然有内贼,不知道他以后还会做什么……”

怀疑一出,仿佛就是铁凿的证据,我有朋友分析了一下,这位A同学家境不错,经济上不用去偷人家家庭不好的同学的生活费,之所以这么做(明明没有真正的证据,却已经在做前提来分析了。。)是因为家里可能缺乏关爱,造成了什么什么缺失,才这样的。

随后,我们带着一个对他自动瞄准跟踪的放大镜,每时每刻都在查阅他的品行。基本上都带着一股“家里富还偷别人几个月吃饭用的基本生活费的心理畸形的人”的认知在看待同学A。

反正各位看答题的朋友都经历过被这样校园冷暴力的人,这位A同学遭受了所有所有的类似的待遇。从日常聊天被呛,到任何时候不给好脸色,不帮忙到各种更甚的行为,我想我就没必要列举了,大家读过书都能体会。

以至于这位同学之后经常来往认识的人都是其它班的同学。有次晚上10点快熄灯了我去他们宿舍,无意间问起同学A怎么还没回床铺。另一个他的舍友不耐烦地回我,“不知道!都不知道他还算不算这个宿舍的人,不想回就拉倒,我们早点关门了,等得烦!”然后很用力地摆动了一下门栓。

我都有些被吓到了,毕竟我也还没回宿舍,过来自己班宿舍这边聊下天,就只好笑笑先回去了。

第二天他和我碰面还补了一句对A的评价“昨天晚上回来摇那个门,真tmxxxx,回那么晚,家里人估计也是喜欢晚上出去滥搞xx的,什么样的家人就什么xx…”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知道A同学是怎样度过这片初中住宿生活的。当时我有时偶尔觉得他很亲近地称呼我的名字,我喜欢玩赛车游戏,他就和我讨论赛车游戏,我喜欢玩什么他就偶尔和我讨论什么,因为我可能是当时身为住宿学生中又不在他们宿舍住的唯一一个人,他可能觉得不是同宿舍的人就不会被排挤,可以做好朋友交流之类的吧。(我当时和其它班级的人住在相隔几个宿舍的另一个宿舍,是个混合班级的宿舍,我文中说的那个宿舍是纯我们班同学的宿舍。)

当时的我心思不够纤细,并没有说能去安慰哪怕调和一下,也是现在回想一下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这样。

我这个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不是编的故事,所以没有什么“哎呀突然发现什么证据他不是犯人,钱又找到了”这样的知乎典型戏剧性反转。我举这个例子不需要去达到什么讽刺的帮助程度,我只想坦然举个例子而已,可能你们觉得不精彩,我也无可奈何。

总之这件事就成为了我人生记忆中的一部分,我也不是胖虎,总不能去拎起一个个同学跟他们说,“你们要客观,要冷静分析问题,不能促使歧视暴力,不能以那种微不足道的小去说明一个人的一生的品性,然后去疏远,去冷暴力别人。你们不这么做我就揍你。”

现实是没有故事那么理想的,我只能做到在自己不了解真相,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时不参与和助推。而且尽最大的可能不用任何有色眼镜一如往常的与争议中的人们交往,仅此而已。

反正在我的三观中,包括网络上的明星八卦也好,我从不过问,任何不石锤的东西,我也从来不参与不助推,我看了很多推理小说,我很清楚什么叫真正的证据,有任何反例的,都不能叫证据。

这个例子可能不够好,但是换句话说,连这种连“证据”都算不上的只言片语,我们根深蒂固的思想就可以通过一个莫须有的“小”把别人整个人的品性,家教都被质疑,形象被污毁,见到人家“家庭家教差,人品极低,整个家庭都喜欢滥搞”的“大”了呢?

我举的例子绝对不极端,我们的“以小见大”的国民整体思想陋习很可能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就算做错了一件事(甚至可能是莫须有的猜测),我们为何会受到来自整个“家教”“家教”“品性”“品性”的所有否认呢?

我有关这些的探讨见解,还起源于东野圭吾的这本《恶意》。我知道,这个属于推理小说,是类型文学,而且东野圭吾还是推理里面比较大众的,不够小众。在豆瓣这样一个追求说话逼格的平台举这本书很没有牌面,显得自己说的话都没底气,思想不够深(狗头表情),至少也应该举莫言余华贾平凹,不举纯文学也应该举推理小说里面比较小众的显得看书多(滑稽)。

但是确实是这本书引起了我对于这些探讨的所有思绪。

这里有对于《恶意》这本书的剧透,先做一个提醒。书中中后期有大量去走访日高邦彦和野野口修的同学有关当年校园暴力的看法。每个同学的看法都是一页纸的见解,有些见解有些冲突,看了十几个同学的见解,大部分都很冲突,究竟是日高邦彦帮了野野口修拜托了校园欺凌,还是野野口修帮日高邦彦做了替代受罚者。你在听了十几年前同学的证词后依然是一头雾水。

这其实很真实,有记者去采访你当年的小学或者初中同学,问起有关你的具体的事情,或者你和谁对于哪件事情实际关系怎么样,其实不一定都是准确的。人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隔阂,这种隔阂传播的看法见解在十几个印象面前很容易就会冲突碰撞,他们唯一稍微有些清楚的其实只有你的长相而已。

即使在采访了同学之后也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最后,我们才慢慢可以整理清楚,原来日高邦彦的人设整个都是颠转的。野野口修在对警察的一些资料中巧妙地恶化了他的形象人设。其实日高邦彦几乎是野野口修的恩人级别,曾经被野野和藤尾欺负,却还反过来救了野野,而且在最近也努力提供给其帮助,是个“对谁都很亲切的人”,完全颠覆了前文中读者心中的形象。

总之我看到这里觉得东野圭吾写的足够真实,代入感强烈。另外再普及一下推理小说中存在“动机反转”这个概念,而《恶意》中通过叙诡还把人物的憎恨关系也反转了几回,野野口修和邦彦究竟谁正谁恶不到最后几页你甚至摸不清头脑。

“啊,对了,我再补充一点。   从你和你母亲过去的言行,我感到你们好像对日高还有住在附近的人存着某种偏见。   不过,我敢说不论如何丑恶的偏见,它的产生绝对不是历史或地方的错。   青少年时期,你之所以讨厌日高,理由之一恐怕是因为你母亲不自觉流露出的那份轻蔑 吧,我想这有必要澄清一下。”——(摘自《恶意》一书最后加贺对野野口修的对白)

我甚至突然想到了父母并非圣贤,其实在我成长过程中,老妈也有过类似的教育,严格要求了我的举止修养的同时让我不能和任何举止修养不好的人玩。“这虽然是小事,但是从小事可以看出他的品格,不能和那样的人一起玩!”除了修养也包括了成绩这种划分标准。应该很多朋友的父母都有过类似的教育经历。

是否造成了影响,答案是肯定的。

我整个人生中,关系最好的朋友中,没有成绩差的。。

这个可能是个滑稽好像没什么伤害的结果。大家可能也觉得后果也不严重。但是,要问我内心中队那些成绩差或者修养作风上有些不拘小节的人是否有不满或者说厌恶中的优越感。

我性格还算中规中矩,体现不明显,但是确实存在,而且终究消散不去。我高中时因此搬过宿舍,虽然没发生矛盾。

我对于一些不太照顾他人,公共场合大声说话的人都有着很深的厌恶感,而且延伸到了其它的事情上。甚至包括于在大学时,我是班里助学金的评选委员会的人,对于那些我自己平常看着习惯不好的人,我在评分时有明显的避开倾向。在处理他们的困难时显得有额外的不耐烦。

但那些举止和“他是否需要助学金”或者其它的一些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认识过比我严重些的人,是大学我上铺的舍友A,几乎从大一开学以来,他就一直讨厌另一个举止粗糙的舍友B。舍友B也就是那种普通的不太懂礼节的舍友,大体也就是大家在大学期间都能碰到的一些稍微有些吵的那类舍友。我初中高中都是寄宿,还是比较能接受的,但A是表现最难受的那种,他私下有说过,B也改了一些,

不过整体由于出生环境的问题,总会和A这样讲究的人在各种交流上渐行渐远。

大学四年是会发生很多事情的,他们之前曾爆发过非常激烈的冲突,在大四时,我们在成都实习,A和我一起出去吃饭,我是个去北方上大学的南方小个子,脾气也和大家都处得来,适合被讲心理话的那种人,偶尔对我说的心理话已经严重到了“B和我是同省,如果他去我附近的单位,我想方设法搞垮他,我是那里地头蛇”(当时知道了A有往那边签约的打算),也不是酒后失言,已经是计划良久而且认真地咬牙语气。

我们班的班长宿舍接收了一个过控(1)班转宿舍过来河南的哥们,他所在的之前宿舍的人和他之间已经水火不容到了故意买了把刀在其面前买刀有意无意地在宿舍摆弄威胁的地步。

我需要这么一个恰当的遇见《恶意》的契机。

我在豆瓣看到过很多类似这样的评价,我知道很多人在写评论点评推理小说的时候还是颇有制高点斗智情怀,从分析小说运用了哪种本格类型(如果不是本格反而还能逃脱这种分析获得较高评价),悬念设置是否妥当开始,到“是否满足自己公平地在和作者进行斗智游戏”的苛刻判断。如果作者没有满足到自己的斗智情怀导致自己“很委屈地”没斗智成功,没猜到,马上要分析是不是进行地太牵强。

但在看《恶意》时,由于这份寒意,由于那份精巧的布置,引发了这一系列的思考,我看到东野先生在想要表达野野口修(包括其家人的所有偏见的源头)产生的一系列思想歧视的源头是起于“小”——即母亲从小到大不经意间流露的眼神和轻蔑,甚至于只有他们自己家人才知道的那份对他人骨子身家里的负面教育,对他人从身世到个人认知中所延伸出的“大”恶意。

这是《恶意》中偏社会派探讨的那部分,和他在本格古典诡计叙述性诡计,野野口修偶然提供给警察的日记题(小说)中记载的邦彦杀猫一情节是相互呼应的,因为“杀猫”即是从“小”的细节出发,慢慢在看的人——即加贺等刑警以及读者面前发展成一颗被误导的“大”恶形象的达成。

我没有想到有人可以把古典的诡计和想要表达的社会派思维如此精妙地联系到了一块儿!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而且小说中所要阐述的一切正是当下社会之需,不由地完全放弃了把它仅仅当作一个斗智游戏,被这种东野式综合社会派所深深吸引。

读毕深深体会到了我们许多许多性格中若隐若现但是实际存在着的弱点。我甚至想到了未来应该和孩子如何教育的工作。

一定要保持一个严以律己的生活。但是,也绝对不能因为别人没有做到自己做到的相应修养的高度而生轻慢之心!

你可能要举反例,觉得生活中很多没有读多少书的人,尤其在父亲辈爷爷辈的人也有这样的觉悟。我要冒犯地说一句:很可能他并没有那样的觉悟。

再冒犯地说一句,甚至包括爱我的人们。我知道这样评价非常冒犯,显得欠缺教养,但是为了真正真心话地探讨读书这个重要的问题。我还是要说:他们只是被机械化地教育出的性格使然,依然存在缺陷。

你可能还能经常看到tvb剧里的“最紧要开心啦”“嗨啦嗨啦,算啦算啦”的佛系用语,觉得他们也有这样的觉悟,其实他们中有些阅读了很多书籍,热爱思考的人真的有这种觉悟。但大部分其实只是把生活中的负面强压在肚子里。如果按垃圾分类来举例,他们等于把大量的生活废品强行掩盖在了自己内心的地底下,而不是真正的降解消化了这些负面内容。

我们在被教育“不要多事”“不要背后说人坏话”“不要怎么怎么~”时只是被教育了片面文字,而背后的意义,只有阅读思考,经历人生才能体会。

这种强行掩埋垃圾,在表面上看,他们也“很有思想觉悟”“性格很好”“老好人”“做事稳重”“成熟”。实际上,是否有天会爆发出来算账?会在情绪不稳定的动乱时分作为一个帮凶稍微掺和一脚?

回答是:有可能的,而且有很大可能。

读书,可以让你真正地去试图去消化那些生活中的负面,可能不能完全消化,但是它帮助你去真正地面对这些负面,而不是单纯地逃避。

看书一如一场修行,在还没有门道的时候,比如初中高中刚刚接触大量阅读时,需要豆瓣的评论来引导选择,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弯路。但要想在过渡期真正地获得属于自己的感悟,就要开始学会摆脱在萌芽期曾帮你踩雷居功至伟的豆瓣评论了。

因为它们也可能会开始让你错过你能自己读出只属于自己的深刻体会的好书了。

我们身处这个世间,不是圣贤,谁能没有过错呢,每个人之间都或多或少存在着理解与不理解。有很多即使沟通地很多也没有办法解决的思想难题也处处皆是。有时,“以小见大”促成了我们之间的一股陌生。

正如日高邦彦在书的开头杀的猫一样,那只猫杀在了你我的心中,虽是小事,却已悄然酝酿延伸出了越来越不可忽视的影响。

它有时让你放弃了与本来可以沟通的人的沟通,对于本来应该去给与理解的人理解,而且过分偏执地以偏概全去评价别人。

但要知道,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呀,凭什么被一些代表一时甚至一瞬间的过错所代表,所评价一生呢?

希望我在你眼中始终是个可以改正错误的孩子,而不是你假象中那个全家是妖怪的坏蛋。

题外话:

读毕总是让人想起令一位老司机贵志佑介的作品《玻璃之锤》。构建为密室架构的玻璃内外,隔离的可不只是凶手和被害者之间的杀人手法,窗户玻璃作为屏障寓意深刻,内外隔离了两个阶层、两个世界。密室隔绝的不再仅仅是聪明的犯案者和警察之间的斗智游戏,亦是凶手的整个内心世界。

我曾经是个向岁月推理等杂志寄稿件码字的少年,从初三开始写小说,从轻推理(往广州天闻角川方向投)到写诡计,只能算是个兴趣爱好上的创作者。不过在大二的时候,也就是三年前左右感受到了前辈们的不可超越,所以专心做一个读书人,希望将来工作时有机会再重新写推理,也可能以后只是作为一个业余资深推理评论者。

促使我觉得自己写的明显不足,需要多读书而不是现在写东西的原因是读到了两部作品,一篇是《玻璃之锤》,一篇即是《恶意》。

可能作为读者可以肆意地丢下几句评论扬长而去,但是作为一个熟读各种密室、叙诡教典的写推理的人,你会马上发现这两篇小说间蕴含的创作者深意。

当杀人的诡计不单单是巧妙难猜的诡计本身,而是联结了书中的一切的一切时,有一股醍醐灌顶的感受。

我觉得不用心血实在难能写出这样的作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恶意的更多书评

推荐恶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