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的时候竭尽所能也不能追求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目标170
2018-05-11 17:32:16

说明:有的版本将毛姆爷爷的这本书名译作《人生的枷锁》,内容都是一样的。

概述

《人性的枷锁》是一个讲主人公菲利普如何抛弃人生的种种枷锁,终于获得精神自由的故事。菲利普天生患有腿疾,父母早亡,小小年纪被送去古板守旧的伯父家寄养。作为神父的伯父对小菲利普并无亲爱之情,为人自私冷漠,造成了这个早熟的孩子愈加敏感害羞的个性。菲利普的人生道路并不顺畅,他进行了许多尝试经历了不少痛苦才逐渐解除了宗教、学历、爱情、友谊、世人眼光、个性、世俗期待等等加诸在人一生中的种种枷锁,获得心灵的平静与精神的自由。

他首次狂热崇拜上帝是因为听从伯父的布道,以为只要心足够诚,向上帝祈祷便能治好自己的瘸腿;发现愿望没达成后先是埋怨自己不够虔诚,然后怀疑甚至憎恨上帝,之后更因看清了自己大伯作为教士和其他教区牧师们言行不一、心胸狭隘的种种行径,他伯父一心想把他打造成一个和自己一样受人尊敬的有地位的牧师,而他下定决心要离开既定的圣职道路进入尘世; 后来又决然从伦敦会计师事务所毅然辞职跑去巴黎学画,在巴黎的绘画生涯里,菲利普接触了一大群满怀激情和梦想的年轻人

...
显示全文

说明:有的版本将毛姆爷爷的这本书名译作《人生的枷锁》,内容都是一样的。

概述

《人性的枷锁》是一个讲主人公菲利普如何抛弃人生的种种枷锁,终于获得精神自由的故事。菲利普天生患有腿疾,父母早亡,小小年纪被送去古板守旧的伯父家寄养。作为神父的伯父对小菲利普并无亲爱之情,为人自私冷漠,造成了这个早熟的孩子愈加敏感害羞的个性。菲利普的人生道路并不顺畅,他进行了许多尝试经历了不少痛苦才逐渐解除了宗教、学历、爱情、友谊、世人眼光、个性、世俗期待等等加诸在人一生中的种种枷锁,获得心灵的平静与精神的自由。

他首次狂热崇拜上帝是因为听从伯父的布道,以为只要心足够诚,向上帝祈祷便能治好自己的瘸腿;发现愿望没达成后先是埋怨自己不够虔诚,然后怀疑甚至憎恨上帝,之后更因看清了自己大伯作为教士和其他教区牧师们言行不一、心胸狭隘的种种行径,他伯父一心想把他打造成一个和自己一样受人尊敬的有地位的牧师,而他下定决心要离开既定的圣职道路进入尘世; 后来又决然从伦敦会计师事务所毅然辞职跑去巴黎学画,在巴黎的绘画生涯里,菲利普接触了一大群满怀激情和梦想的年轻人。离开了从小压抑和无趣的生活环境,他投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感知美与善的纯真的艺术世界。他渐渐领悟到了人生的美好和幸福,世界的丰富多彩。他能深刻的感悟艺术,他说道“天空不一定是蓝色的,影子也有自己的色彩” 。但遗憾的是他没有很好的天赋去表达,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人有的时候竭尽所能也不能追求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残酷的现实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尤其是在他看见到许多倾注满腔热情的投入(甚至是全部的精力)而最终一事无成的人们。普里斯死了,无数无名青年的疯狂追求都以幻灭告终,无疑这都让他清醒地看到自己的未来。肖克朗,一个为艺术献出了一生的宝贵时光,最终一事无成的人,是他的前车之鉴,他最终放弃了他想要成为画家的梦想。为了生存,也为了更好的生活,他选择了学医,这个体面的生活的职业。 他选择了自己人生的每一步。在他的人生即将步入正轨的时候,他爱上了一个无知、愚蠢、肤浅、俗不可耐的女招待米尔德丽德。最初,连他自己都无法承认,他瞧不起她,她实在是太蠢,可有什么办法呢!他不知不觉已经爱上了她。但是女招待对他并不感冒,他真诚的付出得到的只是冷言冷语和不理不睬。而一个骗子只需三言两语就可以欺骗她,骗子对她说他很有钱,愿意和她结婚,她就信以为真。等到她怀孕了,骗子就消失了。菲利普收留了她和她的孩子,结果出人意料地她和他的同学勾搭上了,当然米尔德丽德后来又被甩了。 米尔德丽德抛弃菲利普并与他失去联系后,本来菲利普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偶然间又发现了沦为了妓女的米尔德丽德,出于怜悯和宽容,他再次收留了她。起初,她诚惶诚恐地接受他的好意,渐渐地就变得很坦然,再之后认为是理所当然,最后变成了应该和必须。她幻想他能像最初追求她的时候那样控制他,但是情况变了,他不再爱她。这让这个女人很恼火,她感到受到了侮辱。这个昏庸、暴躁的女人在捣毁了他所有的东西后消失了。又过了很长时间,当他再一次在街头遇见她的时候,她依旧本性难改,她的愚蠢至死不愈,一如既往地热衷于享受和玩乐。她从来就没有在生活里吸取任何的教训,始终都是很自我的存在。此时,她的孩子已经病死了,她的容貌早已被生活摧残殆尽,她成了无药可救的全职妓女。

克朗肖曾给菲利普一卷波斯地毯,他要菲利普从中猜出人生的真谛。波斯地毯美丽而繁复,有着神秘莫测的图案和错综复杂的编织格局。菲利普最终理解克朗肖给他这卷地毯是想告诉他,生活没有意义,人生没有目的,看起来五彩缤纷热热闹闹,其实一切都与地毯的图案一样,随意编织罢了。

克朗肖在虚无面前走向了死,而菲利普则在虚无面前获得了重生。这其间关键在于,克朗肖不能接受毫无意义的生活,所以面对虚无他感到致命的绝望;而菲利普则并不认为毫无意义的生活不值得过。菲利普意识到,波斯地毯本身没有任何明确的意味,但它那神秘的美,那繁复的花纹必定曾经给予编织人以及观赏者乐趣。如果生活是这样一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毯,我们是否可以满足于它那美丽而复杂的格局呢?失败、潦倒、不得志、失意都将作为特别的设计被编织进去,令整块地毯的格局愈加复杂,充满神秘之美。当菲利普意识到这一点,他不禁释然了。

想法:生命没有意义的论调,我是不苟同的。胡适说,进一点,有一点的喜悦。菲利普只看到一块波斯地毯呀,也许下一块波斯地毯花纹图案不一样,就会有不一样的生活呢。

米尔德丽德:

菲利普最开始是陪朋友邓斯福德去追求伦敦国会街上点心店的女招待米尔德丽德,他对这个“瘦长的个子,狭窄的臀部,胸部平坦的像个男孩”的女人第一印象颇鄙夷:“要在巴黎,谁也不会瞧她一眼”。不仅如此,这女人还浅薄刻薄得要命,一副千金小姐般故作高傲的派头实在惹人讨厌。但正因为她对菲利普那爱搭不理的傲慢态度严重伤害了菲利普敏感的自尊心,这从厌恶开始的感情在纠结抑郁中竟慢慢演化为了魂牵梦绕。不仅如此,随着米尔德丽德每一次对菲利普的玩弄、欺骗、侮辱的加深,菲利普那种必须获取芳心的欲望反而愈加强烈,到最后竟然发展到出钱给米尔德丽德和露水情人度假寻欢的地步。

米尔德丽德实际、精明,她懂得自己的价值,牢固地拴住了一个敏感而自尊的男人菲利普。她瞧不起他的跛足,只想花他的钱,见不到男人身上的宽厚,她知道自己对男人的影响力,即使如何抛弃他,他还是会供养她。她被德国有妇之夫抛弃、跟菲利普的好友私奔,她带着自己的私生子,还是照样能回来。她还年轻,还有几张青春的底牌,她残酷地对待了一个爱她的男人—菲利普。 米尔德丽德不懂得感恩、不自省,当她第三次回到菲利普身边时,她以保姆身份之名寄居。她按照她理解男人的方式,想以肉体作为代价成为菲利普夫人。而这次,她彻底失败了。她并没有意识到,在她两次背叛之后,男人对她的身体和情欲,慢慢嫌恶起来。她和菲利普之间,能保存的只是怜悯和爱的习惯。米尔德丽德做惯了菲利普感情世界的女皇,对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当她的勾引失败,招到的耻辱时。她像野兽一样,破坏了菲利普的家,消失于茫茫的伦敦。她宁为一名性工作者,用肉体征服男人,而不愿意守着一个怜悯她、不碰她身体的君子身边。她要的是征服,是支配,是交易。米尔德丽德按照肉体法则理解世界,顺从自己的本能,在这个世界里,她尽情挥霍,她不怜惜自己,也不感激他人,即使得了性病,即使丧子,她还是按照自己认可的方式活下去。 人生的枷锁究竟是什么?

菲利普身上的三重枷锁阻碍着他成长,其摆脱枷锁的过程也是其成长和成熟的过程。反向思考这个问题,枷锁又何尝不是人生的考验,他摆脱自卑的胆怯才能更加坦然,他经历自负的打击才能更加谦逊和踏实,他解决了现实和梦想的关系,才能更加自由的呼吸生活的空气。感谢有这些枷锁,感谢有这些考验,才可以让他变得真实而丰富,才可以让他脱离虚无的繁琐,走向真实的简单。 这世界有两种人,天才和普通人。但是世界是搞笑的,因为总有许多的普通人将自己视为独一无二的天才。青年的菲利普笃信自己绘画的天赋超群,实际涉足绘画界之后才发现自己一无是处。自视甚高和盲目自信都是人生的枷锁,因为它会让人在自我幻想的世界里徘徊和迷失,飘在云端跌得粉身碎骨。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要找的不是我们擅长做什么,而是我们应该做什么。就像菲利普从事医学事业,绝不是菲利普的梦想和爱好,但是可以让满足他的生活的需。

书中段落摘抄:

威尔金森小姐离开的日子终于到了,她下楼来吃早餐,脸色白得像张纸,一点血色都没有,样子无精打采。穿了一件黑白格子的旅行便装,很有个女教师的样子。菲利普一言不发,他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说什么才合时宜,生怕自己稍有怠慢,威尔金森小姐便又会情绪崩溃,在伯伯、伯母面前大闹一场。前一晚在公园里他已经和她互相道别过了,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单独相处的必要,这让菲利普感到很宽慰。他吃过早餐还是执意要留在餐厅,生怕上楼的时候,威尔金森小姐非要在楼梯上亲吻自己。他不想让玛丽·安撞见这样亲昵暧昧的举动。玛丽·安已经人到中年,说话特别尖酸刻薄。她不喜欢威尔金森小姐,还喊她“老巫婆”。路易莎伯母身体不适所以没有下楼,牧师和菲利普负责送威尔金森小姐离开......

感想:菲利普撩拨威尔金森小姐,最后抛弃了她,因为她年老也不够漂亮。年轻男孩菲利普,从她这里学习男女之事后,就要去其他女人身上去卖弄。老女人的痛,怕被玩弄,最终被玩弄

菲利普从四面八方听来许多关于普里斯的可怕的传言。班上的女学生抱怨说普里斯从不和她们一起到饭馆吃饭,原因显而易见:她囊中羞涩,凑不出饭钱来。菲利普还记得他刚来巴黎时和普里斯一起吃的那顿午餐,她狼吞虎咽的吃相害得他胃口尽失。他现在才明白,她那时只是馋坏了。门房告诉他普里斯每天都吃些什么。除了一天一瓶的牛奶,她自己还会买块面包。中午先吃一半,晚上从学校回来后再把剩下的吃掉。日复一日,她的伙食从未变过。菲利普想到她曾经咬牙挺过来的那些苦日子,心里难受得绞成一团。

感想:

普里斯就这样上吊死了,我看到这里心里很不舒服不舒服,过了一会儿才又想,也许他哥哥拒绝她借款是对的,她应当先工作,有饭吃,然后再去追求艺术。从上次菲利普来她家就可以知道,她的画作是何等的差,没有艺术天赋,盲目的自信害死了她,她的一味强求,是否就是最好的选择呢?

又想,她没有伤害别人,只是喜欢画画而已,最后自行选择死亡,我们又苛求她什么呢,为什么把我们价值观强加给她呢?

菲利普迷迷糊糊地打量着米尔德里德,精力全都集中在她身上。他记起自己曾经疯狂地爱着她,却不知为何现在对她毫无感觉。这种转变让他心里又苦又痛,仿佛经历过的所有辛酸苦楚都成了白白浪费。过去摸一下她的手都要兴奋得久久难以平静,想走进她的灵魂,想分享她一点一滴的情绪和感想。爱情让他痛彻心扉,因为每每两人之间只余沉默,她随便一句话就会让他知道原来他和她只是分向而行,愈行愈远。人和人之间似乎隔着一面不可逾越的墙,而他竟傻得试图越过这堵墙。昔日疯狂的爱如今已如烟云散尽,他从中品出莫名的悲伤滋味。她是个不知悔改的人,以往的生活经历也没让她学到些什么,还是跟以前一样粗野无礼。有时她对餐馆里辛勤工作的女侍者横眉竖眼,菲利普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反感。

想法:爱一个人没有理由,但不爱一定有理由。(三观不一致的人,在一起是一种悲哀,一种相互伤害。)

米尔德里德她从不怀疑自己早已吃定他了。他虽个性古怪,可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过去他时常和她争吵,每次都发誓再也不来找她,可没多久就又惨兮兮地伏在地上求她原谅了。看到他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百依百顺,她的心里就掠过一阵兴奋。他巴不得躺在地上让她随便践踏呢。她见过他哭,对他的那点小心思了如指掌,知道该怎么故意对他视而不见,装着没注意到他发脾气,撇下他就走。不出一刻,他必定会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一想到他在自己面前含垢忍耻的傻样儿,她就偷偷笑了起来。反正已经放纵过一次,也知道男人都是什么德行,所以不指望再和他们有什么瓜葛。她准备要跟着菲利普过日子。毕竟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绅士,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对不对?再说她也不急着迈出那关键一步。她看见菲利普越来越喜欢自己的孩子,虽说这有点可笑,但心里还是很高兴:这个呆子竟然对别的男人的种疼爱万分,真是脑子有问题,妥妥是这样。 想法:这个女人的想法是可怕与可恶,以她的认知,是不会懂得除去情欲之外的情感的。 米尔德里德好歹算松了口气,这样看来,他一定还是爱着她的,可这也使他的行为变得异常古怪。如果他执意要和她保持距离,又为何请她搬来一起住呢?这也太不能理解了。她不相信这世上有同情、慷慨和善良的存在。折腾一番,得出结论:菲利普就是个怪人。

想法:看到这里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米尔德里德低认知的低层人怎么能明白一个绅士的思想呢,真是太可怕了。就像我们单位有些人把一个人的教养于谦逊,当做软弱可欺一样的可笑。

米尔德里德:“老娘从来没喜欢过你,一秒钟都没喜欢过!我也就是把你当个二百五,耍着玩呗!我烦你,我恨你!要不是想从你这坑点钱,我才不让你碰我一根手指头呢!你每次亲我,我都恶心得想吐。我们都把你当个傻子看,我和格里菲斯都笑话你呢。你这个二百五,蠢驴!” 她又开始大骂,把这段时间发生过的所有微不足道的错误都归罪于他,说他抠门,骂他愚蠢,嫌他虚荣自私,在他最脆弱敏感的伤口上狠狠地撒盐。最后,她准备要进屋了,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像个疯子一样宣泄着怒火。她拧开门把手,推开门,转身来了最致命的一击。只有这句话才能一刀命中,捅到他心里。她恶狠狠地吐出这几个字,像一个脆生生的耳光“啪”地甩在他脸上: “瘸子!” 想法:求欢不成,恼羞成怒,这种谩骂,只有绅士菲利普能够承受,看来我需要修行的路还很长。

当你看到这位布莱克斯塔布尔的老牧师(菲利普的伯父)凹陷的双腮、佝偻的身体,就知道他一只脚已经迈到了棺材里。他蜷在扶手椅里,头向后仰着,肩上披着一条披肩。他走路已经离不开拐杖了,手抖得厉害,吃饭都很困难。 “他活不了多久了,”菲利普看着他,心想。“你看我怎么样?”牧师问道,“你觉得我比咱俩上次见面时变了吗?” “我看你比去年夏天气色好多了。” “都怪夏天太热。一热我就烦躁。” 凯利先生这几个月是这样度过的:有一半时间在卧室躺着,剩下的一半时间在楼下坐着。他手边放着摇铃,和菲利普谈话的档儿,摇了摇铃铛把福斯特夫人唤了过来。福斯特夫人一直在隔壁房间等着差遣。他问她自己上一次离开房间是什么时候。 “十一月七号,先生。” 凯利先生的眼睛盯着菲利普,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我吃得很多,是吧,福斯特夫人?” “是啊,先生,您胃口特别好。” “可怎么不见长肉呢。” 现在,他除了身体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他只一门心思地扑在一件事上,那就是活着。尽管他的生活千篇一律,无聊透顶,还时常遭受病痛的折磨,不吃止痛药就睡不踏实,可他活下去的欲望还是如此强烈,不可撼动。 菲利普眼里,伯伯这一辈子都在传教布道,可到了临死之际他所信仰的宗教却似乎只沦为形式。每周日牧师上门送来圣餐。他虽常诵圣经,可显然还是对死亡充满恐惧。他虽相信死亡只是通向永生的一道关卡,却并不想进入那样一方天地。尽管病痛缠身,尽管只能终日缚在椅子上站不起身,尽管像孩子一样吃喝拉撒都要靠请来的帮佣,他依然对这个世界恋恋不舍。 想法:可悲的牧师,你如此惧怕死亡,你的信仰只是你谋生的工具,你过完了虚伪的一生,却不愿你见你天天祈祷的:上帝。是多么大的讽刺呀。

《人生的枷锁》这本书去年9月底我就看完了。那什么是我的人生的枷锁呢? 我陷入要深深的思考中。

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或者几个枷锁套在身上,有些是别人强加给我们的,有些是我们自己套上去的。我们是否可以像毛姆笔下的菲利普一样,认清自己,最终摆脱枷锁束缚呢?或是带着这些枷锁走向生命的终点呢?

感谢,我的家人给我一个闲暇的下午。让我最终完成这篇书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性的枷锁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枷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