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市场

八卦
2018-05-11 16:33:43

作者认为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大稳定器和蓄水池,当无法在城市就业时还可以回乡务农。但从发展的角度考虑,20年后习惯于城市生活,已经不会种地的年轻一代老了,他们还会选择回乡种地吗? 更积极的方法是将进城务工农民积极融入全国社保体系中,不以农民身份来划定是否参与社保,逐步建议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而农民在乡村的土地,是农民的一份投资和产业而已,不应成为用来交换社保的条件(上海做法)

作者认为当前农民的住房、宅基地和土地承包权若兼具农民的基本保障与社会保险作用,农民失去了返乡退路,当前的弹性结构就不存在了,因此不要急于打破城乡的二元结构。个人感觉似乎过于悲观了,农民不需要上帝帮助他们代言,他们需要的是给予他们命运的自决权。要相信农民的自主性。当前政府推行的三权分置土地流转,似乎是在走中间道路,既不把承包权完全物权化不能买卖(台湾日本做法),又在其上架设经营权可以流转(买卖),似乎也有保障农民退路的意思。

作者认为在农村土地细碎化问题未解决前,农村土地越确权,村社集体就越不可能通过集体行动来调整土地。似乎希望通过重新分配土地甚至抓阄的方式来解决土地细碎化的问题。但这涉及到的公

...
显示全文

作者认为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大稳定器和蓄水池,当无法在城市就业时还可以回乡务农。但从发展的角度考虑,20年后习惯于城市生活,已经不会种地的年轻一代老了,他们还会选择回乡种地吗? 更积极的方法是将进城务工农民积极融入全国社保体系中,不以农民身份来划定是否参与社保,逐步建议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而农民在乡村的土地,是农民的一份投资和产业而已,不应成为用来交换社保的条件(上海做法)

作者认为当前农民的住房、宅基地和土地承包权若兼具农民的基本保障与社会保险作用,农民失去了返乡退路,当前的弹性结构就不存在了,因此不要急于打破城乡的二元结构。个人感觉似乎过于悲观了,农民不需要上帝帮助他们代言,他们需要的是给予他们命运的自决权。要相信农民的自主性。当前政府推行的三权分置土地流转,似乎是在走中间道路,既不把承包权完全物权化不能买卖(台湾日本做法),又在其上架设经营权可以流转(买卖),似乎也有保障农民退路的意思。

作者认为在农村土地细碎化问题未解决前,农村土地越确权,村社集体就越不可能通过集体行动来调整土地。似乎希望通过重新分配土地甚至抓阄的方式来解决土地细碎化的问题。但这涉及到的公平问题更大,操作性更低。“确权”只是对土地承包物权的明确个人化,并不妨碍其上的经营权流转,农民只要有经营权的处置权、抵押权等完全产权,自然会逐步自发交易形成市场,逐步解决土地不能连片的问题。

当前农村改革中许多的问题,用放大镜看似乎很大,但只要真正把产权落实到农民,逐步建立可交易的产权市场,许多问题都可以用市场方式来解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后一公里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后一公里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