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夏阳 战夏阳 7.6分

真实or谎言?

大胖婷婷
2018-05-11 16:19:45

高晓松说,“历史不是镜子,历史是精子,牺牲亿万才能有一个活到现在”。历史的文字能反映真相吗?在第一次读张大春的书《战夏阳》时,我读得甚感吃力,所以后来就耽搁了数日,才重新拾起书来,避开了前面读不懂的部分,一路往下读去到了第三章,渐渐的竟也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明白,这才又重头开始又读了一遍。

从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张大春一直秉持着对司马迁等历史学家的作品是否反映着现实的质疑态度,我们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历史故事,但是往往也只是停留在一个了解的层面,我们只要知道那个时代里,大部分人所知道的重大历史人物事件就可以了。

比如说韩信,在韩侯祠上有这么一句话来描写他的一生: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知己便是萧何,妇人便是对韩信有一饭之恩的妇人和吕后,再加上个胯下之辱的故事,这便是我们说知道的韩信了,我们不会去怀疑历史上是否真有韩信这个人,平民出身的他,为何后来就能登坛拜大将了呢?这些是张大春对话司马迁所提出的疑问,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历史与现实如何,真真是傻傻分不清楚,我们不是也还常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很多的东西参杂了许多创作者的个人情感等因素在里面,一千

...
显示全文

高晓松说,“历史不是镜子,历史是精子,牺牲亿万才能有一个活到现在”。历史的文字能反映真相吗?在第一次读张大春的书《战夏阳》时,我读得甚感吃力,所以后来就耽搁了数日,才重新拾起书来,避开了前面读不懂的部分,一路往下读去到了第三章,渐渐的竟也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然明白,这才又重头开始又读了一遍。

从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张大春一直秉持着对司马迁等历史学家的作品是否反映着现实的质疑态度,我们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历史故事,但是往往也只是停留在一个了解的层面,我们只要知道那个时代里,大部分人所知道的重大历史人物事件就可以了。

比如说韩信,在韩侯祠上有这么一句话来描写他的一生: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知己便是萧何,妇人便是对韩信有一饭之恩的妇人和吕后,再加上个胯下之辱的故事,这便是我们说知道的韩信了,我们不会去怀疑历史上是否真有韩信这个人,平民出身的他,为何后来就能登坛拜大将了呢?这些是张大春对话司马迁所提出的疑问,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历史与现实如何,真真是傻傻分不清楚,我们不是也还常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很多的东西参杂了许多创作者的个人情感等因素在里面,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又有多少事情是可以现实再现的?但是通过读张大春的书总感觉别有一番发现新大陆的趣味所在。

关于张玉姑的故事,作者的叙述方式起承转合,不精细慢读,一个不小心就错失了关键情节,通常我们读其他的小说不会有这种烦恼,只要你一直往下读,最后你总能知道作者的意图和主旨。况且书中引经据典过多,而我自身又知之甚少的缘故,所以在这本书我每读一个故事都会读完后去查一下这个故事中的人物事迹,否则很难懂得他的飘渺现实,太原奇案原是慈禧垂帘听政期间发生的四大奇案之一,张大春通过其精彩绝伦的叙述手段,给我们再现了一遍“现实”情境,读来情节更加跌宕起伏,令人欲罢不能。作者在故事中总会穿插着其他的故事,在写张玉姑案时又牵扯进了《蜀山仙侠传》中盖莫春娘遇剑仙之事,写段修文时又是将其仙魔化了,继而又把毛晋的故事写得神乎其神,直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他用虚构的故事又给我们还原了一个“现实”。让人又不断生疑,现实的又是真实的吗?

培根曾说过一句话: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可是如果读书没有思考,没有深究和探索,往往也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为什么每每朋友圈中疯传一个热点事件的时候,第二天都会在同一个事件上有一个大反转呢,有时候我们也许不仅缺少的是读书,还缺少质疑的精神, 随波逐流是我们很多人的通病,包括我自己在读书的时候,会认为一个作者的观点言之有理,可当我读到另一本书又会被此观点所颠覆了,这就是缺少思考的结果,就像我们看奇葩说,我们常常会感觉正方说得对,一会又会觉得反方对,但仔细想来,有的时候,他们说得是同一题目的两个方面。现实和真理,就如同张大春的小说一样,披上了多层的华丽外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夏阳的更多书评

推荐战夏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