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之殇

浅白
2018-05-11 14:03:16

"他插进来,而她为此道歉" 2017年,对于中国和全世界的女性而言,都是异常艰难、充满挫折的一年。太多老生常谈的问题以变本加厉之势转土重来。 女性受到来自家庭、学校、职场和社会的全面压力,安全被威胁、身体被侵犯、机会被剥夺、人格被物化、抗争被污名…在女性的人身安全方面,江歌和章莹颖是两起全民揪心的大案;在性骚扰和性侵犯方面,美国有震惊全球的韦恩斯坦性侵丑闻,中国有被国中辅导老师诱奸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以及被班主任之父强奸的北影学生阿廖沙;在升学和就业机会方面,浙大社会学系教授冯钢和前北大中文系系主任温儒敏都发表了耸人听闻的性别歧视言论,而作为高校招生和高考改革的具体执行者,他们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真的可以打击女性的自信,进一步剥夺女性本就与男性不平等的机会。 无知如我,从去年知道林奕含的自杀和故事,时至今日才读了林奕含的遗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因为着实心疼,阅读过程因为流泪多次中断。中午边哭边给M打了电话才觉得好了一些。难过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详细了解林奕含和她的书,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被补课老师从13岁开始长期,固定,用残暴的方式性侵五年。为了救赎自己强迫自己

...
显示全文

"他插进来,而她为此道歉" 2017年,对于中国和全世界的女性而言,都是异常艰难、充满挫折的一年。太多老生常谈的问题以变本加厉之势转土重来。 女性受到来自家庭、学校、职场和社会的全面压力,安全被威胁、身体被侵犯、机会被剥夺、人格被物化、抗争被污名…在女性的人身安全方面,江歌和章莹颖是两起全民揪心的大案;在性骚扰和性侵犯方面,美国有震惊全球的韦恩斯坦性侵丑闻,中国有被国中辅导老师诱奸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以及被班主任之父强奸的北影学生阿廖沙;在升学和就业机会方面,浙大社会学系教授冯钢和前北大中文系系主任温儒敏都发表了耸人听闻的性别歧视言论,而作为高校招生和高考改革的具体执行者,他们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真的可以打击女性的自信,进一步剥夺女性本就与男性不平等的机会。 无知如我,从去年知道林奕含的自杀和故事,时至今日才读了林奕含的遗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因为着实心疼,阅读过程因为流泪多次中断。中午边哭边给M打了电话才觉得好了一些。难过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详细了解林奕含和她的书,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被补课老师从13岁开始长期,固定,用残暴的方式性侵五年。为了救赎自己强迫自己"爱"自己的老师。 命运如此怪异,一如这转瞬而逝的名望。在世人眼里,她诞生之时就是她死亡的那一刻。 我们关注新闻爆炸的那一刻,却没关注过那些被性侵的女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最最让人心疼的是,房思琪不懂爱情,她不知道谈恋爱可以先暧昧,在校门口收饮料,饮料袋里夹着羞红脸的小纸条。男生会像日本电影里演的那样,把腰折成九十度小心翼翼地递出心意。告白之后的牵手,在草地上的食指试探食指,被红色跑道围起来的绿色操场就是一个宇宙。 她只知道爱是打开你的大腿插进去,做完之后帮你把血擦干净。她只知道爱是剥光你的衣服但不弄掉一颗钮扣。爱只是把阳具插进你的嘴巴,而你要向他对不起。 就连本来是和闺蜜一起的逛街,思琪每次在她和怡婷的公寓的鞋柜上看到那双在百货公司买的白鞋,却总觉得它们依旧是被四只脚褪在床沿的样子。 「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另一个角色嫁入钱家的伊纹,是少女的忘年交。二十余岁的她,是丈夫家暴的沉默受害者,如此懦弱的女前辈,形成少女吊诡的守护者。在思琪与伊纹之间,存在某种「不幸的平等」。尽管伊纹的关怀,是思琪的一线希望,但在李国华对思琪的暴力加剧之后,终究未成救援。 不知内情的众人,尊敬李国华如故,还将房思琪疯掉一事,归咎于伊纹让她们「读太多文学」。 不曾有这样的三观崩塌的言论,但我每一次对这样新闻的沉默无声,也算都在不自觉中也算曾充当压迫之墙的一块砖,我愚蠢至极,也愧疚万分。 就像伊纹,在婚恋、家庭和育儿中,女性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旧道德与新的资本逻辑合谋,借尸还魂于当代社会,在巩固和加强男性优势地位的同时,将女性彻底贬为商品;生产依旧是女性不可言说之痛,而丧偶式育儿让更多已婚女性失去了就业和接触社会的机会。同时,大众文化还在继续传播着玛丽苏的童话,只不过这一次它披上了成功学的外衣,更具迷惑性地为本就四面楚歌的当代女性制造着物质和情感的双重陷阱。 fb上林奕含说好多人告诉她觉得小说太苦了读不下去,她只觉得羡慕,小说可以说不读了就不读了,她却有整个人生要活下去。而前几日是奕含自杀一周年,人生这本书,她终究也还是读不下去了。 作为女性,她们和我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2013-2016四年间,全国共审理性侵儿童案10782起,意味着平均每天至少有7个孩子受到伤害。性骚扰和性侵就像冰山,我们看到的只是露在洋面上的一部分,冰冷黑暗海水里还埋没着隐藏着巨大部分,听不到女孩子在夜里偷偷擦掉的眼泪的声音,求救的哭喊也被按下了静音键,她们就像小动物在奔跑时被树枝拉住,只能眼睁睁惊恐地看着危险逼近,却无法挣脱。 在我初中时候,就像身边的一些女孩子一样,遇到过露阴癖,也被猥琐男跟踪过,只是我何其幸运两次能安稳度过。但大多时候也只有身边的朋友和很亲近的人知道。学校里开设的性教育课也在孩子们害羞的讨论里草草下课,应付终于解脱的下课铃。更多时候,在更多的家庭,父母的性教育课已经旷课,他们却自以为是地以为没有开学。 少女的裙边在夏天被风吹动,这是夏天清爽的气息,不是猥琐意念里的人间天堂,可以在阳光下自由的奔跑,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力。我比任何时刻清楚的认识到,在任何暴力面前发声和声援是我的责任。也是我们一直坚持下去的理由。 看广西师大理想国的读书会,清华大学的一个工科出身的社科出版基金会理事长说,我是一个粗人,只会说很浅显的话,我经常跟家人说,你种一棵树,只要知道他以后,总有一天会长得很好,就行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