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以后依然是丑小鸭

水寞花間
2018-05-11 13:01:56

一只丑小鸭,日日夜夜在翩翩起舞的天鹅群里遭受凌辱、蔑视和不公。终于,有一天,它拍拍翅膀,“羽化成仙”,和其他伙伴一样,它也成为了一个白天鹅。

从此以后,它过上满足、幸福的生活。——童话的结局该是这样的吧?

可是现实社会不是的。

作为非裔美国人,小说主人公科尔曼·西尔克,为了逃避种族歧视,告诉自己的战友,自己的恋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是个白人”。这个用一辈子书写谎言的“坚定先生”,果然在世俗社会里,飞黄腾达,功成名就。的确,他也“飞升”了,也变成了一只白天鹅。

但在他七十一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世道“突转”了。

“有谁认识他们吗 ? 他们究竟是真有其人还是幽灵 ?”

对,就是这句话,捅破了天窟窿——他被诬陷为“种族主义者”。他仅仅是在课堂上点名,他只是俏皮得用了些嘲讽的口吻,美国,在自由独立的美国,难道也有“文字狱”不成?

仔细想想,就知道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罗斯犀利之处,就是写社会问题。像阴影一般笼罩在美国上空的白人话语霸权,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对女性他者的性别歧视,以及反越战情绪。

他用了个语言学的小花招,以一个隐瞒自

...
显示全文

一只丑小鸭,日日夜夜在翩翩起舞的天鹅群里遭受凌辱、蔑视和不公。终于,有一天,它拍拍翅膀,“羽化成仙”,和其他伙伴一样,它也成为了一个白天鹅。

从此以后,它过上满足、幸福的生活。——童话的结局该是这样的吧?

可是现实社会不是的。

作为非裔美国人,小说主人公科尔曼·西尔克,为了逃避种族歧视,告诉自己的战友,自己的恋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是个白人”。这个用一辈子书写谎言的“坚定先生”,果然在世俗社会里,飞黄腾达,功成名就。的确,他也“飞升”了,也变成了一只白天鹅。

但在他七十一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世道“突转”了。

“有谁认识他们吗 ? 他们究竟是真有其人还是幽灵 ?”

对,就是这句话,捅破了天窟窿——他被诬陷为“种族主义者”。他仅仅是在课堂上点名,他只是俏皮得用了些嘲讽的口吻,美国,在自由独立的美国,难道也有“文字狱”不成?

仔细想想,就知道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罗斯犀利之处,就是写社会问题。像阴影一般笼罩在美国上空的白人话语霸权,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对女性他者的性别歧视,以及反越战情绪。

他用了个语言学的小花招,以一个隐瞒自己是黑人的黑人之口,说出来这句话,这更加明显得让人看到,黑人族群的“失语”状态。

想想这真是报应啊——一个黑人被指责歧视黑人。那么他歧视自己吗,背叛了自己吗,背叛了自己的种族吗?

文中这样评价科尔曼的:

抛弃所有的一切,整个的枝繁叶茂的黑人族群,认为他不能以任何别的手段取而代之。那么多的渴望,那么多的计划、激情、狡猾和伪装,统统为了满足离家出走以及脱胎换骨的饥渴,变成一个新的人。

他的背叛似乎合乎清理,在那样一个时代里,以那种方式获得自由。这就好像中国教育体制下悄悄做了高考移民的学生,他们真的罪不可赦吗?

但是,随之而来的谣言、中伤,一系列的法庭审问,以至于科尔曼的被迫辞职——从他那至高无上的雅典娜学院院长的位子上被人推下来,妻子不堪折磨而与世长辞,这种漫天的车祸一样的人生是怎么碾压了他啊。

他在邮局遇见了不识字的女清洁工福尼雅,这个受尽生活的凌辱,清瘦冷漠的年轻女人,变成了他的海伦。他似乎是找到了慰藉。但这种桃色新闻似乎让人不禁联想起1998年克林顿性丑闻,终于,跟克林顿相似,科尔曼被传言、匿名信和跟踪者逼入绝境。

生命最后的几个月,他力图与外界断绝一切来往,最后却被福妮雅的前夫,莱斯特·法利——那个同样被创伤凿烂了的脑袋,撞进了河里,双双惨死。

这——才是现实中丑小鸭的结局。它最终没能逃脱命运,像索福克罗斯笔下的俄狄浦斯一样,戳瞎双目,血债血偿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性的污秽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性的污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