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凶猛 动物凶猛 8.3分

一切都在无可挽回的走向平凡

有偏旁的风
2018-05-11 12:27:28

带着幻想的亦假亦真的故事。或许每个人回忆起自己少年时候,总是添油加醋的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一些,不那么平庸而招来对自己的厌烦和鄙视。不管多么无聊的少年时光,在长大后回忆起来总是有趣、生动、色彩缤纷的,大概是因为大脑不自觉的带着滤镜去看那段自来水般的时光,让自来水变成酸甜的橙汁,然后抬头感叹:“啊,那时候真美好啊!”

读来觉得似曾相识,后来想起很久以前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夏雨带着痞气的、倔强的笑挥之不去,再查发现是《动物凶猛》改编的。无论是书还是电影,都对那带着幻想的与米兰的神秘相遇印象深刻,也正是这种神秘加深了米兰的性感,使她成为那个特殊的人。而“我”不得不接受米兰把我当做弟弟的事实,又对米兰与高晋的暧昧气愤不止,于是做出了种种不计后果只为宣泄的行为——一次次地伤害米兰伤害高晋连带着伤害自己。这背后是少年无比重要看似坚强实则一文不名一击即碎的尊严,带着青春的懵懂无知和莫名其妙的嫉妒而有了酸涩的回忆——也还算美好。王朔总是善于把童年写的热闹又悲伤。比如《看起来很美》里面那个妄图征服氧气瓶,最后躺在血泊之中身体破碎的少年,氧气瓶爆炸那一声巨响好像就在我脑袋里不停的响,像是卡带

...
显示全文

带着幻想的亦假亦真的故事。或许每个人回忆起自己少年时候,总是添油加醋的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一些,不那么平庸而招来对自己的厌烦和鄙视。不管多么无聊的少年时光,在长大后回忆起来总是有趣、生动、色彩缤纷的,大概是因为大脑不自觉的带着滤镜去看那段自来水般的时光,让自来水变成酸甜的橙汁,然后抬头感叹:“啊,那时候真美好啊!”

读来觉得似曾相识,后来想起很久以前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夏雨带着痞气的、倔强的笑挥之不去,再查发现是《动物凶猛》改编的。无论是书还是电影,都对那带着幻想的与米兰的神秘相遇印象深刻,也正是这种神秘加深了米兰的性感,使她成为那个特殊的人。而“我”不得不接受米兰把我当做弟弟的事实,又对米兰与高晋的暧昧气愤不止,于是做出了种种不计后果只为宣泄的行为——一次次地伤害米兰伤害高晋连带着伤害自己。这背后是少年无比重要看似坚强实则一文不名一击即碎的尊严,带着青春的懵懂无知和莫名其妙的嫉妒而有了酸涩的回忆——也还算美好。王朔总是善于把童年写的热闹又悲伤。比如《看起来很美》里面那个妄图征服氧气瓶,最后躺在血泊之中身体破碎的少年,氧气瓶爆炸那一声巨响好像就在我脑袋里不停的响,像是卡带不断重播——轰、轰、轰……每一下都足够惊心动魄。好像我为了毫无意义的表现自己,一下下拿砖头猛击同学的后脑,又比如在最后在泳池里被那个同学和他的朋友们围着上不了岸,一次次被踩回水里,一次次让水温柔的裹挟,带着隐藏的让你无处发力的致命危险。

少年时光是矛盾的。每个人都在寻找着团体,妄想着每个人的认同;又想着特立独行,从而得到不一样的崇拜。在这两种情绪的促成下,故事成型了。在一群人里面,“我”附和着,煎熬着,孤独着又倔强着。在那个可以放纵自己的年代,“我”不愿成为平平无奇的乖乖读书的孩子,于是成为了大人都不是很待见的、在街道之上寻性滋事的问题少年。最原始的动物个性被无限的放大,肆意向天地挥洒过剩的精力,终于成为了一只凶猛的小兽一般,肆意伤害着遇见的人,也伤害着自己。

在混沌之中慢慢长大。

少年们带着睚眦必报的执着,惟我独尊的狂妄,而又不受长大后才生出的责任感与对法律畏惧的制约,于是显得无法无天、小题大做、凶猛至极。小时候以为那是勇敢与尊严,长大后觉得那是傻X。

那时总是不满于自己的平凡,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说我骨骼清奇,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从此隐居山林,刻苦练功,一朝出山,震惊江湖,手起刀落,快意恩仇。又或者,有天父母突然告诉了我真实的身份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背负着血海深仇的遗腹子,为了保护我才做此伪装,现在需要我站出来集结众党,清理门户,报仇雪恨。更或者,我的身上有着异于常人的体质,帮助我可以在异世界穿梭,在那里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于是,在路上看到仙风道骨的老人总是多看几眼,等着他叫住我;经过黑暗的胡同总是警惕着会有敌人派杀手来杀我灭口以绝后患;躺在床上的时候想会不会有猫头鹰送信给我或者我也有一把时空钥匙?

后来,时间一点点流逝,什么也没发生。日子还是那么不咸不淡、波澜不惊的过着,没有哪一天值得被特意记住,大把的时光显得平淡冗长又廉价。再后来,时间越来越快,而我终于选择接受自己的平凡——我谁也不是。没有非常高,更没有特别美,丢在人群里怕是找也找不出来,不能飞檐走壁,没有天赋异禀,更没有传奇身世。

我谁也不是。

我只是无聊的我。

那么混沌的长大。

知道这个真相之后我无比沮丧。

悟空传里说:也许每个人出生时都以为这天地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

我在什么时候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大概是在某年夏天的某个燥热的晚上,我从医院抄近道回家,看到太平间门口有一群人在哭泣,声音很大,伴着蟋蟀的叫声和蝉鸣。不知道风从哪里吹来的声音,听到是与人打架让人捅了,还很年轻,不到二十岁。

我呆在那里,不知为何,一瞬间接受了那个平凡的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动物凶猛的更多书评

推荐动物凶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