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 吉姆 8.2分

找寻自己

夜鱼
2018-05-11 看过

1907年,出生于印度的英国作家吉卜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是首位获此殊荣的英国作家,他的获奖理由是“作品以观察入微、思想新颖、气势雄浑和叙述卓越见长”。

《吉姆》被视为吉卜林的代表作,也较为贴切地体现了这句评价。虽然不少人因为这部作品主要围绕少年吉姆展开,而将其看作儿童小说,这当然未尝不可,但它的内涵要远比单纯的儿童小说丰富。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其中关于印度风情的描写,生动地重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印度社会,而这些风土人情都被吉卜林巧妙地融入到吉姆和喇嘛的“寻找之旅”中,于是,他们一边行走,一边为读者展开了一幅流动的画卷。

在那画卷中,我们可以看到殖民地印度一边处于种姓制度的牢牢桎梏中,一边又处于对殖民统治的“屈而不服”中;可以看到各种宗教文化,以及它们如何交织、碰撞;可以看到帝国主义之间较量的汹涌暗流;可以看到在当时时代背景下的世俗众生,或愚昧,或迷茫,或被裹挟,或已然觉醒;当然,我们还可以看见一个孩子和一个老人的执着寻找。

小吉姆是成长和生活在印度的白人孤儿,早早就练就了混迹江湖的本领,他的脑袋中装的是一部“百科全书”,只要弄清对方的来历,他就能检索出对应的“词条”,应对有方,而他的聪明机智则是另一部宝典,帮助他在没有参考的情况下灵活应变。

老喇嘛则跟他的来历一样——完全是另一个国度的气息,他是来自西藏的虔诚僧人,脑袋中是满满的经文。他没有要对付的敌人,只有心中供奉的神灵;他面对的不是纠缠不清的麻烦,只是需要普渡的昏睡黔首;他来自圣洁的雪域高原,却念念不忘一条传说中的河流。

若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们很难想象吉姆这样的“小机灵”会和喇嘛这样的“老古董”走到一起,而且他们的相遇和彼此依靠是那样的自然,或许就像喇嘛说的那样,老人就像孩子,所以,他们的相处才心无芥蒂吧。

一个是“皮孩子”,一个是“老孩子”,这是差异巨大的组合,但这样的组合却又趣味十足,我们竟读不出一丝让人难以接受的突兀来。他们一同寻找,却又像是在各自追寻。

河流对于吉姆来说是人生的逗点,他在寻找中成长、磨炼,从一个小男孩逐渐变成一个“小大人”,而他最初出于模糊的宗教意味的好奇和崇拜,在寻找中则演化为对老者的责任和照顾,在逗点之后,是新的人生道路。而对于喇嘛,河流像是一次轮回的句点,他从对结果的孜孜以求到对过程的自觉浸入,从苦苦找寻实地到最终求得心灵的顿悟,找到神圣“箭河”,发现它的出现并不在乎地点,而在于时间,在句点之后,是涅槃后的圆满。

他们寻找的不仅是河流,更是各自的人生,小说开头关于“箭河”的宗教故事仿佛早就揭示了这次寻找的意义:找到箭河的人将获得新的人生。至于吉姆和喇嘛各自的人生意义,则有见仁见智的答案。

对于吉卜林来说,《吉姆》的写作过程也似乎是一次对自我,对人生的寻找。他与吉姆有着极其相似的童年,这让人很自然地将他们合为一体,而且每个读者也总乐此不疲。我们不禁想象吉卜林在创作《吉姆》时对过往的沉思,想象他用笔描摹心中那个曾经的年少身影;而我们也未可知的是,他成年之后,是否也有更多近于那位年老喇嘛的心态和境界。

人生就是一次对自我的找寻,只不过,我们或是吉姆,或是喇嘛,或是其他。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吉姆的更多书评

推荐吉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