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的力量

旧风
2018-05-11 看过

人总是需要被需要的。

村上大叔的文字里似乎总是在寻找这种需要,他存在的精神世界总是在寻找一个理由,一个在空冷的文字里能促使他前行的那一点。能驱动他移步前行的,不是已经到手的东西,也不是即将到手的东西,而是已然失却的东西、现在没有到手的东西。

村上春树的书从第一本开始总是很轻,他永远没有特别坚硬的文字,少了别人文字里外在的力量和情绪,但是字里行间总能感受到一种娓娓道来的力量,他无意去叩问历史和反思战争,但是他能把人性之中幽微隐秘、而不自知的“恶”展露无遗。

午夜的铃音合着树林里斑驳月影,有种独特的坚不可摧的意味。

那是一切的开始。

跟着午夜的铃音,“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地下黑洞,这让我想起《奇鸟行状录》里的那口井。同样的如同海底的描写,张眼虚无的黑暗,意识深处的暴力无处不在。半夜的铃声、远山与近影,荒芜的山坡和无物的河流,伴随另一维度的行走。

画家雨田具彦将感受到的潜意识的恶凝聚在画端;“我”离开妻子后的愤怒和愧疚,凝聚成“白色斯巴鲁男子”;免色一生的自律和控制,却把自己关在高墙楼屋之内,其人生唯一不受自己控制的女友,怀孕诞生了他关心却又恐惧的女孩真理惠。他没察觉到,他一生自律风度内心深处,却压抑着不受控制的恶之念。

“我”跨过隐喻之河,遵从本心的选择,沉默而勇敢地与恶面对。黑暗之中越来越窄的空间,摸索、挣扎、村上带着我们感受这只黑暗中的意识恶兽,它诞于黑暗,却因浇筑了无数人类集体的自私与膨胀的欲望,而比黑暗更加强大。

一切都是隐喻,或多重的隐喻,而骑士团长作为理念显形,它的被刺则是刺破那道隐喻,也因此打开了“通道”。“我”成功地战胜隐喻的试炼而脱出困境,而相关性的这一“事实”也帮助了真理惠从免色“恶”之楼屋逃出。而被刺杀的理念骑士团长,也因此结束了画家雨田具彦一生的执念。

理念是何种东西,隐喻又是什么,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村上的故事总会有魔幻情节,因此逻辑走不下去,但是你会追随着文字探寻内我,村上将一些充满生命力的东西,缓缓地安静的,通过一个个人物表达出来。

西西弗预售送的物拼,包括猫头鹰的徽章和铃。

其实人与人好像气泡,靠得再近都难免有间隙,群居或许是基因天性,但也存在挤压破碎的风险,斡旋于某个距离若近若远,人或许本我即是孤独,是可以脱掉情感拐杖亦可生存的物种。

即使我们每天忙忙碌碌,肚腩因为久坐而日益肿胀,精神却如同冰箱里的黄瓜,萎缩而疲软,对这个城市的各种小街小巷也慢慢熟悉,做着尚能应付的工作和生活,在艰辛和悠闲之间享受合乎情理的睡眠,看着书又看着电影,然后在寂静的夜里听到孤独逐渐生长的声音。

诚然,我们学会了习惯。但是也告诉自己不在关键问题上粉饰,即便如此,也要相信有值得等待、值得追求的物件。无论怎么理解,结果总是会明显存在于后续的将来,追求有价值的东西吧,如同亚哈船长追逐的那一条鲸鱼。

如果你也是正处于灰尘和泥泞之中缓步而行,那么你会进入村上文字的那种“疏离感”,私是因为对世界的疲惫和惧怕所造成的一种主动,每个故事开始的“我”始终拿不出“应有”的感情去应对这世界,而这样的“疏离感”也给读者能对书的世界保持一种代入的视角。

在文字的丧愈之下,生命中需要去索求某些敞开和融会,也是需要来自外力有力的暗自摆布,在形势上一圈一圈刻画轮际线。如同黑暗中行走的时候脚掌传达的种种微热讯息,你知道方向大抵无错,你只需要保持着勇气,并缓步前行

想复习《奇鸟行状录》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