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论 诗论 8.8分

“音乐是诗的生命”

晚风
2018-05-10 看过

我本人是非常爱“美”的,也一直知道朱光潜先生是美学大家,但最近才认真读了他的《诗论》,语言平实优美,思想由浅入深,把很多我以前说不清、道不明的“诗之美”说清楚了,感谢先生。下文是一些摘抄,并结合自己的简短想法:

1.(P8)诗歌、音乐、舞蹈原来是混合的。它们的共同命脉是节奏。在原始时代,诗歌可以没有意义,音乐可以没有“和谐”(harmony),舞蹈可以不问姿态,但是都必有节奏。后来三种艺术分化,每种均保持节奏,但于节奏之外,音乐尽量向“和谐”方面发展,舞蹈尽量向姿态方面发展,诗歌尽量向文字意义发展,于是彼此距离逐日渐其远了。

这是我第一次审视自己喜欢的三样东西——诗歌、音乐、舞蹈——之间的关系,也终于明白了三者的共同之处。节奏是可以在身体内部和心灵深处产生律动的,这种律动感让我非常享受。包括我喜欢用对偶和排比,也大抵部分因为这个缘故吧。

2.(P39)诗的境界是情景的契合。宇宙中事事物物常在变动生展中,无绝对相同的情趣,亦无绝对相同的景象。......我们可以说,每人所见到的世界都是他自己所创造的。物的意蕴深浅与人的性分情趣深浅成正比例,深人所见于物者亦深,浅人所见于物者亦浅。诗人与常人的分别就在此。同是一个世界,对于诗人常呈现新鲜有趣的境界,对于常人则永远是那么一个平凡乏味的混乱体。这个道理也可以适用于诗的欣赏。就见到情景契合境界来说,欣赏与创造并无分别

世界是唯物主义的,但艺术的世界是唯心主义的。每个人可以在艺术的世界中创造自己心灵的富足。

3.(P66-67)心感于物(刺激)而动(反应)。情感思想和语言都是这“动”的片面。“动”蔓延于脑及神经系统而生意识,意识流动便是通常所谓“思想”。“动”蔓延于全体筋肉和内脏,引起呼吸、循环、分泌运动各器官的生理变化,于是有“情感”。“动”蔓延于喉、舌、齿诸发音器官,于是有“语言”。这是一个应付环境变化的完整反应。心理学家为便利说明起见,才把它分析开来,说某者为情感,某者为思想,某者为语言。其实这三种活动是互相连贯的,不能彼此独立的。

朱先生根本否认情感思想和语言的关系是实质与形式的关系,而认为它们是全体和部分的关系。凡语言必伴有情感思想,但情感思想却不一定有语言能表达,这就是“凡是艺术的暗示都是以有限寓无限”。

4.(P85-86)诗与散文的分别既不能单从形式(音律)上见出,也不能单从实质(情与理的差异)上见出。在理论上还有第三个可能性,就是诗与散文的分别要同时在实质与形式两方面见出。如果采取这个看法,我们可以下诗的定义说:“诗是具有音律的纯文学。”这个定义把具有音律而无文学价值的陈腐作品,以及有文学价值而不具音律的散文作品,都一律排开,只收在形式和实质两方面都不愧为诗的作品。这一说与我们在第四章所主张的情感思想平行一致,实质形式不可分之说恰相符合。

能返回去契合实质形式不可分之说,真的很妙诶~

5.(P95-97)节奏是宇宙中自然现象的一个基本原则。自然现象彼此不能全同,亦不能全异。全同全异不能有节奏,节奏生于同异相承续,相错综,相呼应。寒暑昼夜的来往,新陈的代谢,雌雄的匹偶,风波的起伏,山川的交错,数量的乘数消长,以至于玄理方面反正的对称,历史反面兴亡隆替的循环,都有一个节奏的道理在里面。艺术返照自然,节奏是一切艺术的灵魂。在造形艺术则为浓淡、疏密、阴阳、向背相配称,在诗、乐、舞诸时间艺术则为高低、长短、疾徐相呼应。

这里我觉得把“节奏”的范围拓得过宽了。说白了就是两极变化,世界总是处在永恒的变化之中。但从节奏的角度考虑世界运行的规律,也不失有趣。

6.(P150)中国诗的节奏有赖于韵,与法文诗的节奏有赖于韵,理由是相同的:轻重不分明,音节易散漫,必须借韵的回声来点明、呼应和贯串

每个国家的诗的音韵特点是不同的,或者说,诗和韵没有必然的关系,日本诗到现在还无所谓韵,古希腊诗全不用韵。是中国语言的特点决定了韵在中国诗中的重要性。

7.(P154-155)文学史本来不可强分时期,如果一定要分,中国诗的转变只有两个大关键。第一个是乐府五言的兴盛,从十九首起到陶潜止。它的最大特征是把《诗经》的变化多端的章法、句法和韵法变成整齐一律,把《诗经》的低徊往复一唱三叹的音节变成直率平坦。......第二个转变的大关键就是律诗的兴起,从谢灵运和“永明诗人”起,一直到明清止,词曲只是律诗的余波。它的最大特点是丢开汉魏诗的浑厚古拙而趋向精妍新巧。

学习了~想一想这种分阶段的依据真的很有道理~古代的浪漫和朴拙真是让人怀念啊。

8.(P175)音乐是诗的生命,从前外在的乐调的音乐既然丢去,诗人不得不在文字本身上做音乐的功夫,这是声律运动的主因之一。

诗和音乐的共同特征——流动的、有节奏的。

9.(P185)专就韵文说,五古宜于朴茂,七古宜于雄肆,律诗宜于精细的刻画,绝句宜于抓住一纵即逝的片段情景。诗与词的分别尤易见出。词只宜于清丽小品,以惯于做词的人去做诗,往往没有气骨;以惯于做诗的人去做词,往往失之鲁莽生硬。

这又让我想起美是一门复杂的科学。所有的形式都是适用性,是说得清道得明得。

10.(P203)诗人与哲学家究竟不同,他固然不能没有思想,但是他的思想未必是有方法系统的逻辑的推理,而是从生活中领悟出来,与情感打成一片,蕴藏在他的心灵深处,到时机到来,忽然迸发,如灵光一现,所以诗人的思想不能离开他的情感生活去研究。

我大概骨子里是一个诗人吧~听了这段话,好像找到了自己一样。

11.(P206)渊明打破了现在的界限,也打破了切身利害相关的小天地界限,他的世界中人与物以及人与我的分别都已化除,只是一团和气,普运周流,人我物在一体同仁的状态中各徜徉自得,如庄子所说的“鱼相与忘于江湖”。他把自己的胸襟气韵贯注于外物,使外物的生命更活跃,情趣更丰富;同时也吸收外物的生命与情趣来扩大自己的胸襟气韵。这种物我的回响交流,有如佛家所说的“千灯相照”,互映增辉。所以无论是微云孤岛,时雨景风,或是南阜斜川,新苗秋菊,都到手成文,触目成趣。渊明人品的高妙就在有这样深广的同情;他没有由苦闷而落到颓唐放诞者,也正如此。

想,成为这样的人。

12.(P212)陶诗的特色正在不平不奇、不枯不腴、不质不绮,因为它恰到好处,适得其中;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它一眼看去,却是亦平亦奇、亦枯亦腴、亦质亦绮。这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可以说是“化境”,渊明所以达到这个境界,因为像他做人一样,有最深厚的修养,又有最率真的表现。“真”字是渊明的唯一恰当的评语。“真”自然也有等差,一个有智慧的人的“真”和一个头脑单纯的人的“真”并不可同日而语,这就是spontaneous和naive的分别。

同上为最后一章对陶渊明的分析。想,成为这样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诗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