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舔丝绒 轻舔丝绒 8.3分

这样一个世界

KL
2018-05-10 21:48:03

沃特斯给这部书命名为《Tipping the Velvet》,一个充满了性暗示的名字,很好地暗喻了书中的旖旎,欲望,纸醉金迷和汹涌的情感。而BBC改编同名电影叫做《南茜的情史》,就显得局部而片面了。 一、爱情,爱情。 “那时我十八岁,还什么都不懂。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因为爱她而死。”姬蒂毫无疑问是南最爱的人,她是她的美人鱼小姐,她点亮了南心中那把爱情的烈火,南为她燃烧,为她疯狂,为她放弃家庭远走,去往完全陌生的地方。然而,这两个女孩是这样的相似,激情活泼的男装丽人,却又这样的不同。南是这样的疯狂和热烈,付出生命的所有,而姬蒂是如此谨慎,甚至在她们第一次互相亲吻之前就小心地确认:“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对吧,南?”。这注定会是一段不平衡不对等的爱,奈何火焰太美太亮,飞蛾难以自禁,也并不想自禁。她已经燃烧。 至于戴安娜,南茜和她完全不是什么爱情,那大概只是“肉与肉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交换。”,是两具被欲望驱使折磨着的躯体的互相慰藉,是等价但不平等的交换。 弗洛,这似乎是所有故事的结局。爱过渣男/女,感情中受过伤,堕落过,糜烂过,恰好遇到一个人,两人都已历尽千帆,而后得以相濡以沫。没有燃烧,缺乏疯狂,只是两个寂寞的灵魂

...
显示全文

沃特斯给这部书命名为《Tipping the Velvet》,一个充满了性暗示的名字,很好地暗喻了书中的旖旎,欲望,纸醉金迷和汹涌的情感。而BBC改编同名电影叫做《南茜的情史》,就显得局部而片面了。 一、爱情,爱情。 “那时我十八岁,还什么都不懂。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因为爱她而死。”姬蒂毫无疑问是南最爱的人,她是她的美人鱼小姐,她点亮了南心中那把爱情的烈火,南为她燃烧,为她疯狂,为她放弃家庭远走,去往完全陌生的地方。然而,这两个女孩是这样的相似,激情活泼的男装丽人,却又这样的不同。南是这样的疯狂和热烈,付出生命的所有,而姬蒂是如此谨慎,甚至在她们第一次互相亲吻之前就小心地确认:“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对吧,南?”。这注定会是一段不平衡不对等的爱,奈何火焰太美太亮,飞蛾难以自禁,也并不想自禁。她已经燃烧。 至于戴安娜,南茜和她完全不是什么爱情,那大概只是“肉与肉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交换。”,是两具被欲望驱使折磨着的躯体的互相慰藉,是等价但不平等的交换。 弗洛,这似乎是所有故事的结局。爱过渣男/女,感情中受过伤,堕落过,糜烂过,恰好遇到一个人,两人都已历尽千帆,而后得以相濡以沫。没有燃烧,缺乏疯狂,只是两个寂寞的灵魂恰到好处地遇见,吸引,顺理成章地在一起。我认为南茜与弗洛并不是什么非她不可,诚然,南茜会紧张得像是回到了十八岁,会费尽心力为弗洛做饭以期把她喂胖,她的心已经变得柔软——尽管她说她不会——但这与爱情,把人燃烧进坟墓的真正爱情完全不同,大概每个人毫无保留的爱意只有一次,而南的那一份,已经献给了姬蒂。同样的,弗洛也永远永远无法忘记莉莲。但这不是说她们之间不是爱,南茜最后的剖白就是最好的证明:“姬蒂伤了我的心,我原以为她让我心如死灰!我曾以为只有她能治愈我,于是这五年来我都在希望她能重回我身边。这五年来我都在悄悄想着她,害怕这种想法会让我因为悲伤而发狂。现在她出现了,说了所有这些我做梦都想听到的话,我发现我的心已经痊愈了,但治愈我的是你。” 这是南茜的情史,但似乎也是很多人的爱情故事。在爱中发烫,在爱中沉沦,被背叛,被伤害,堕落,放纵,不再相信,不再期待,但最终找寻到人生的伴侣,或许彼此都心有白月光,但那也无妨,不问过去,便可以携手走向未来。 二、自我取向认同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其中描述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女同性恋群体。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背景之下,同性恋者的自我认同,竟出奇地与当今时代相符,不知是幸是悲。 姬蒂:姬蒂代表了“深柜”的一群人,渴望同性恋爱,但又囿于社会舆论,惧怕他人的目光。所以背叛爱人也背叛自己,最终陷入婚姻的牢笼,形婚或者无爱婚姻,又伤害了另一个人。最为可悲。 戴安娜和她的朋友们:这是奇妙的一群人,她们自我接受但却不自我认同,也不期望他人的认同。她们毫无顾忌地承认自己是女同,甚至建立相关的俱乐部,对自己的性取向没有任何接受障碍,但是,她们对于男人避如蛇蝎,甚至穿男装的南茜进入俱乐部也不行。而这之中的一部分人却奇异地有着雄性崇拜,她们让南茜打扮成各式男性形象,欣赏,抚摸。但她们面对一本客观介绍女同性恋的书的反应是什么呢?“这还是太荒唐了!”、“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她们并不相信自己能够被大众所接受,这是一种主动的边缘化。 她们也嘲笑,嘲笑和充满恶意地诋毁贫穷的同性恋女孩。以上种种似乎证明,她们中的一部分并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只是这样的小众取向让这些富贵的太太们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特殊感,她们从不认为她们与那些同性恋女孩是一样的。书的最后一部分戴安娜身边那个像个女孩的男孩雷吉更加佐证了这一点。 弗洛和她的朋友们:这是真正积极的同性恋群体,她们正视并能够认同自己的取向,认真地对待感情,严肃谨慎但又大胆热烈,同时还为自己争取家庭和社会认同,面对恶意也并不退缩。令人庆幸的是,在现在这个愈加开放和包容的时代,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南茜:南茜其实应当更多地属于弗洛的群体,但我实在是太喜欢她了,不得不单独赞美。 南茜从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女孩,她为了爱情抛弃父母家庭,为了爱情要死要活堕落到底,当男妓,被包养,甚至耍小心机死皮赖脸,但这些都不妨碍我爱她。因为她勇敢,她果决,对于自己的性取向,甚至异装癖,从未有过哪怕一瞬间接受上的挣扎,敢于为了追随爱人而前往从未想象过的远方,敢于在被背叛后毅然出走一刀两断,这在那个时代是多么难以想象。她堕落成泥是因为她愿意,屈从于自己的欲望是因为她想要,从没有为自己找借口,也永远保持着独立的人格,哪怕在街头做男妓也有自己挑选的眼光,被包养也敢和女主人争吵发脾气。她的身上有一种蓬勃到旁人无法企及的生命力,可以让她在惠特斯坦布尔,在喜剧舞台,在男妓世界,在费里西蒂广场和在贝斯纳尔格林都肆意生长,不会一蹶不振,也没有由奢入俭难,她是这样特别的南茜,是南.阿斯特利,也是南.金。她是这样一个勇敢的女孩,在经受过生活无情地摔打摧残后仍能昂着头颅从烂泥里爬出来。这样一个值得赞美,值得敬佩的南茜。 三、这样一个世界 猫腻在《间客》中写道:“杀人放火的还在侃侃而谈,出身富贵地不惜己命。矿区里的人们活的那般沉默,却强迫着自己乐天知命,这人世的不公从来都是很多很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从来都不是什么稀奇的故事,但南茜的境遇却奇妙地将各个阶层各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1.惠特斯坦布尔 南茜的原生家庭,很一般的普通家庭,但足够生活,缺乏惬意但可以温饱。 2.舞台世界 演员们可以最富有也可以最贫穷,童星出道的姬蒂甚至都没有住过什么好房子,但与南茜合作的男装丽人却可以成功成名一年挣到六百磅穿着像是上流社会。只是这样的财富如同镜花水月,易碎得很。 3.男妓世界 这里似乎有整个伦敦最多的肮脏和下贱,为了一个金磅就可以为人口交,下贱地出卖自己。但这里也有着奇妙的人,以此为生的放荡却快乐的玛丽——安妮,普通有工作但仍然从事此业严肃的人,哦当然还有南茜,特别的南茜,为了报复,为了钱,也为了表演。 4.费里西蒂广场 上流社会挥金如土,这里充满着奢靡的享受,高贵不可一世的人和事物。但那些身处其中的人们,却会说最粗野的荤话,看黄色读物并公开调笑,这谜一样的反差让人好笑,却又悲哀。 5.贝斯纳尔格林 这是和惠特斯坦布尔很像的地方,并不如何高贵,同样普通平常,但这里有穷苦的一夜一夜做活只为三磅薪资的女工,也有为了权益奔走有着独立信念的斗士,这里是自由之地,有着为理想而奋斗的人们,迸发出无穷的生命力。 书中描绘着这样一个世界,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同样的风景在不同阶层的人眼中完全不同,自然而然地分离出巨大的鸿沟,这是不需要折叠就自然形成的空间,难以逾越。所以小说的最后出现了社会主义斗士,有的读者认为太过突兀而成败笔,其实并不。沃特斯一直在有意识地描绘不同阶层的生活,社会的巨大落差,更通过南茜的眼看到他们并无不同,所以生而平等,争取自身权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斗争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所以弗洛说:“如果像我这样的人不去努力,那是因为他们把一切不公和肮脏都当作这个国家的堕落,并且习以为常。但是肮脏的土壤里会长出新的东西——新的工作制度,新的人,新的活法,还有新的爱……” 肮脏的土壤里会长出新的东西。 沃特斯创造出这样一个世界。 我们的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轻舔丝绒的更多书评

推荐轻舔丝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