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生存在红楼

板栗大叔
2018-05-10 21:07:38

大观园的女子们是千姿百态的,灵巧的,痴憨的,温顺的,泼辣的。红楼鼎盛之际,她们自可以吟诗作画,畅谈风月,可到了衰败之际,爱得罪人的,不受待见的就要被打发出门。红楼是纯粹的,也是藏污纳垢的;是洁净的,也是沾满血污的。因此,吃在红楼,行在红楼都大可不必说,若想存于红楼,那就要仔细审视一番聪明女子是如何做的了。 一、史太君与刘姥姥 描写贾母与刘姥姥笔墨最多最出彩的一回就是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了。贾母和刘姥姥都是大观园里受众人欢迎的人,二人不同之处在于生活情操一雅一俗,身份地位一贵一贱、一主一宾。 在贾母身上可以看到雍容大气,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贵族的有教养的气息。贾母可以在众人都打趣刘姥姥的时候用说笑替刘姥姥说话,用自嘲来活跃气氛,可见是众人聚会主心骨的角色。她阅历丰富,懂得鉴赏物件,她给众人说窗纱“软烟罗”、“霞影纱”;知道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借着水音听戏更好;张罗在缀锦阁底下邀众人吃酒更闲适舒服。她出手阔绰,不吝惜财物,把院子里不要的窗纱赠予刘姥姥,把屋子里闲置的古董物件搁在宝钗屋子。 刘姥姥是村野之人,但她也是有大智慧的人。她知道自己的擅长,知道众人喜欢什么,知道如何引得众人发笑。贾母带见识了大观园的景与事,她就见一个捧一个,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身为一个有足够资质的府中人,应知应会的是恰到好处的谈吐与教养;身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府外人,出了礼貌和尊重,更应该懂得借助自身的优势,打造与其他人与众不同的独特性,才能在诺大的大观园中有立足之地。 二、袭人与晴雯 袭人与晴雯同是全府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子贾宝玉的丫鬟。这是一个高风险也高回报的职业,做的好使全府上上下下的人打心眼的佩服;做不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袭人是贾宝玉的通房丫头,是生活上离宝玉最近的人。正如判词所说“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她体贴温婉,可察觉人的心意,全心全意伺候宝玉。在宝玉雨中回屋错踢袭人一情节中,袭人“见宝玉生气踢他一下,又当着许多人,又是羞,又是气,又是疼”,转过身来还要哄着宝玉让他不要太自责。对外的待人接事方面,她也做到了润物细无声的境界。她私下于王夫人谈论宝玉,表面上是为了帮王夫人,实际上也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因此,袭人在我眼中并非浓郁花香袭人一般猛烈,而是如同一场春雨,把一切都照料妥当,让所有人都心满意足,然后小心翼翼地揣摩着自己的心事。 身份地位上,晴雯与袭人相似,可因为性格不同,最终遭人陷害,被赶出门。正如判词所说“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正是她最贴切的写照。晴雯心性直率,直来直往,不仅是对其他房里的丫鬟,就算是对主子林黛玉也随着自己性子。这一点让她得罪不少人,再因模样标致,,更是引来了旁人的妒忌。只有对自己的主子贾宝玉,她才使出全身力气,可谓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因此,宝玉在晴雯死后也时常牵念她,可不过是“多情公子空牵念”罢了。 从她二人身上,可以看出,作为丫鬟,只有把所有事情料理妥当后再表现出自己的个性才不会引人诟病,否则就是本末倒置,引火上身。 可见,在红楼梦里生存并不容易,当主子和当丫鬟都有一套不同的行为准则。而这些都是必须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慢慢去悟,慢慢去领回和学习的。在现代社会,懂得人际交往可以令自己和周围的人相处的更加愉悦,不至于于社会脱节。而在古代,却更是关乎生死的大事情。活成林黛玉是对生命的任性,而活成袭人却是对生命的尊重。我们自可以去选择和决定自己的人生道路,可是如何走得优雅,走得安稳,却需要各自动一番脑经。这也正如曹公所说,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