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共生

少年嫻
2018-05-10 20:37:48

“这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狄更斯的这句话到底有多好用,见诸于每一篇评论性文章的开头。 本书在前言部分对比了前人给出的对未来人类悲惨结局原因两种猜测,一是奥威尔描绘的极权统治下人性被扼杀、思想被钳制、自由被剥夺的1984,二是赫胥黎笔下那个人们在工业技术时代里对享乐的无尽欲望让他们把自己葬送在追寻所热爱之物的道路上的美丽新世界。而作者提出更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 随后便为对几个不同时代的媒介进行阐述,展开了不同媒介语境下人们交流、生活方式的图卷。在印刷术产生之前,口头语言是传递信息的主要媒介,人们认为口头的传达可以说是可以永葆其真实性的“第一手材料”。但在铅字文化出现后,印刷机作为一种新媒介的运行机器被广泛推崇,人们认为文字语言往往能更富逻辑与理性因而它所呈现的内容往往更加接近真理。而这种媒介的性质也决定了不仅传播者需要具备理性,它同样对受众提出了智力的要求,一篇成熟的文献或是政论能被大众吸收并传播开来需要大众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而这种媒介对智力要求之高在电视时代则更为凸显。在电视时代,以图像为主要的呈现方式会占据大量原本属于文字的位置,同时它以简单易理解的方式迎合大众的需求以娱乐的形式最终达成形象宣传的目的。 在其中我深表认同的观点便是:媒介即认识论。影响我们认识社会的因素往往不是我们所看到的内容,而是我们所看到内容呈现的方式(往往内容会因为方式的改变而改变)。 但作者的某种叙述方式我不敢苟同,比如一种过分决绝的毁灭式思考方式。电视是技术发展的产物,其基于摄影术产生的图像成为这个媒介的标志。在作者看来,电视上充斥的是没有思考性的纯娱乐信息,从没有产品具体信息的商品广告到政客形象的塑造,似乎电视是个将人们弱智化的毒瘤。作者看到电视带来了全民狂欢的弊端这无可指摘但将其认定为毁灭了政治话语未免过于专断了。至少在这一届的总统大选里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大选演讲并不完全只是在粉饰、包装形象,二者的政治立场还是有所体现的。 电视的出现是技术发展的产物。我们不能要求时代一成不变,使用着差不多的技术、维持着差不多长的产业链、保持着差不多的生活水平持续个几百年。而在这样一个产业增多信息庞杂的时代我们该寻求的不是毁灭电视(当然作者在篇末也是这么说的),而应该寻求公共话语模式与娱乐业的相互对立。是的,相互对立。或许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富有逻辑与理性的话语环境来进行信息的传递与交流,这样的公共话语空间的建设或许能让尼尔·波兹曼所提的民众在电视时代下“弱智化”的倾向有所缓解。同时也要保留娱乐产业。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娱乐产业,而娱乐业之所以长久不衰生生不息正是因为它让在劳累工作之余的人们能有身心的放松或者说是人享乐本性的释放。 而在2003年逝世的尼尔·波兹曼想必也料想不到在之后的十几年间社交媒体渐渐独占鳌头,或许在他看来这是个更加浅薄缺乏逻辑,充满了“好……现在”,因为这是个人人都是信息发布者的时代,良莠不齐的传播者在公共话语空间里发表言论。但是谁又能说这不是个“最好的时代”呢? 毁灭一个新生事物必然不是解决问题的良策,我们要探讨的是一个时代的两个颇具争议且在某种程度上相当对立的事物如何能在两者互不侵扰的情况下得以共存?如果这样的问题解决了这个时代势必会更好更快地发展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