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是一个小说艺术不断成熟的好作家

悉达多
2018-05-10 17:09:12

第一时间拿到小说,下午放下手头的工作,花一个下午读小说《候鸟的勇敢》。

像一幕舞台剧,一个一个人物缓缓的登场,一个一个线索抛出来,收回去。这种小说写作的技巧就像看到一个老匠人弹棉花一样,有一种美感。在阅读的过程中,会跟随故事情节,想象一片森林,一条河,那个人,那只鸟。太美妙的文学体验了。读到最后有一种深深的感动。

做迟子的读者非常幸福。十年前接触她的作品,从《北极村的童话》到《一坛猪油》到近几年的《晚安玫瑰》《群山之巅》,迟子的创作步伐很平稳,创作的热情也依旧饱满。

这对一个作家来说,非常难得。对于一个读者来说,永远都有新的惊喜。

这部《候鸟的勇敢》就是最新的惊喜。

小说艺术并非是给人以答案,就像男女主人公最后的“迷失”那样。这种小说里的迷失,也是一种普遍性的社会迷失。从我自己心理学研究的角度看,小说文本可以作为研究素材去探究当下的社会心理。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又基于了当下的现实,小说是一种升华。

迟子的创作是一种“当下表达”,她和这个时代站在一起,贴近它,观察它,然后通过小说表达出来。另外这份思想的内涵,依旧如之前的创作,是美好的,是爱与勇气。尽管艰

...
显示全文

第一时间拿到小说,下午放下手头的工作,花一个下午读小说《候鸟的勇敢》。

像一幕舞台剧,一个一个人物缓缓的登场,一个一个线索抛出来,收回去。这种小说写作的技巧就像看到一个老匠人弹棉花一样,有一种美感。在阅读的过程中,会跟随故事情节,想象一片森林,一条河,那个人,那只鸟。太美妙的文学体验了。读到最后有一种深深的感动。

做迟子的读者非常幸福。十年前接触她的作品,从《北极村的童话》到《一坛猪油》到近几年的《晚安玫瑰》《群山之巅》,迟子的创作步伐很平稳,创作的热情也依旧饱满。

这对一个作家来说,非常难得。对于一个读者来说,永远都有新的惊喜。

这部《候鸟的勇敢》就是最新的惊喜。

小说艺术并非是给人以答案,就像男女主人公最后的“迷失”那样。这种小说里的迷失,也是一种普遍性的社会迷失。从我自己心理学研究的角度看,小说文本可以作为研究素材去探究当下的社会心理。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又基于了当下的现实,小说是一种升华。

迟子的创作是一种“当下表达”,她和这个时代站在一起,贴近它,观察它,然后通过小说表达出来。另外这份思想的内涵,依旧如之前的创作,是美好的,是爱与勇气。尽管艰难,但依旧满含希望与热情。

一个尼姑和一个傻黑脸,竟然有如此强烈原始的情欲和爱欲,这份情感鼓励他俩冲突世俗道德。

这种小说主题,在世界文学史上比比可见。不管是雨果还是托尔斯泰,都钟情于此。迟子也不例外。

顺便提一个小细节,我最最欣喜的小细节,那是关于书中女主人德秀的禅杖。最后她丢失了禅杖,顾不上捡起来,因为她要去见张黑脸。这根禅杖有很深的隐喻,可以说代表着世俗力量对个体的约束。但她丢了,丢了意味着个体意志的苏醒,就像张黑脸的苏醒是一样的。爱可以冲破世俗。候鸟的勇敢,也是人的勇敢。爱让人勇敢。

呵呵,这就是文学啊!

......以下是分割线。

关于这个小说,从结构和技巧上来说,当然还有瑕疵。比如在德秀与张黑脸这两个主要人物之外,作者还写了好几条线。

这导致其他线,时断时续,有点提不起来,又交待不清楚。所以整个小说近10万字的篇幅,不像干净整洁的中篇,又不像长篇。

另外,迟子也说这次写作很顺畅,自己进入了写作人物内心,写完以后再告别甚至有些伤感。

但小说写作,除了代入感,还要有抽离感。代入感让书中人物都像“自己”,抽离感才会有真正的审视和恰当的把握。不至于让人物立不起来。

纵观文学史,其实没有所谓天才型作家。任何一个被誉为天才的作家,其实背后都有大量艰辛的努力,不断的练习。

一个一流的小说家,不仅要让思想驾驭小说,也要让高超的写作技巧来编织小说。堪比上帝之手!

尤瑟纳尔说:四十岁后才能与上帝对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现在五十多岁的迟子,在创作上仍旧年轻饱满,还在走向成熟。

正当是吧。也许,也许还有大惊喜。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候鸟的勇敢的更多书评

推荐候鸟的勇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