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人性的隐喻——关于雪穗和亮司内心的猜想

晨晨
2018-05-10 16:40:30

有一位哲学家说过,如果一个人不被自己的母亲所爱,他没有理由去爱这个世界。雪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最应该爱她的母亲,却亲手把她推入了无尽的黑暗。雪穗伤在灵魂被毁灭,亮司伤在信仰被毁灭。孩子都以父母为榜样,但亮司却发现自己的榜样如此卑鄙不堪。从此亮司为了守护雪穗,可以做任何事。

桐原亮司没有雪穗冷酷。西口奈美江被榎本追杀的时候,桐原亮司可能原本是真的打算帮奈美江逃走。否则,他不需要把友彦叫到酒店去陪奈美江,又过了几天才送奈美江去名古屋的酒店。而且,他和友彦送了奈美江到名古屋的酒店的时候,亮司带着痛恨地语气骂奈美江蠢,竟然看不出榎本当初就是设计接近自己的。亮司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大概就是因为如果奈美江没有上榎本的当,他也就不至于要害死奈美江来夺取她的存款了,所以他才骂奈美江蠢。那为什么他本来要帮夏美江跑,却改变了主意?大概是因为雪穗。

到后来松浦勇因为当年的命案威胁亮司做盗版马里奥,亮司却不许文彦参来帮忙,最后又送了文彦和他未婚妻一个剪纸作为结婚礼物。为了除掉调查雪穗的侦探今枝,亮司利用典子得到氰化钾,但他对典子却又有了不一样的表现。他的合作伙伴友彦和奈美江都知道,亮司说不的事情

...
显示全文

有一位哲学家说过,如果一个人不被自己的母亲所爱,他没有理由去爱这个世界。雪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最应该爱她的母亲,却亲手把她推入了无尽的黑暗。雪穗伤在灵魂被毁灭,亮司伤在信仰被毁灭。孩子都以父母为榜样,但亮司却发现自己的榜样如此卑鄙不堪。从此亮司为了守护雪穗,可以做任何事。

桐原亮司没有雪穗冷酷。西口奈美江被榎本追杀的时候,桐原亮司可能原本是真的打算帮奈美江逃走。否则,他不需要把友彦叫到酒店去陪奈美江,又过了几天才送奈美江去名古屋的酒店。而且,他和友彦送了奈美江到名古屋的酒店的时候,亮司带着痛恨地语气骂奈美江蠢,竟然看不出榎本当初就是设计接近自己的。亮司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大概就是因为如果奈美江没有上榎本的当,他也就不至于要害死奈美江来夺取她的存款了,所以他才骂奈美江蠢。那为什么他本来要帮夏美江跑,却改变了主意?大概是因为雪穗。

到后来松浦勇因为当年的命案威胁亮司做盗版马里奥,亮司却不许文彦参来帮忙,最后又送了文彦和他未婚妻一个剪纸作为结婚礼物。为了除掉调查雪穗的侦探今枝,亮司利用典子得到氰化钾,但他对典子却又有了不一样的表现。他的合作伙伴友彦和奈美江都知道,亮司说不的事情,别人绝对没法改变。但是典子要求一起去大阪的时候,亮司却从拒绝,变成勉强答应了。

我非常喜欢最后一段,大阪店开业的时候,桐原亮司装扮成圣诞老人,把自己做的剪纸送给顾客。这剪纸是祝福,是美好的东西。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能成为一个能给人美好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因为自己不断地背叛,而化名秋吉雄一。

桐原多半知道自己的生存建立在背叛一切的基础上,所以才带着几分自虐的想法,自称秋吉雄一。

而唐泽雪穗呢,她的确冷酷得多,可是细想这一个故事,我却发现冷酷至极的雪穗,除了和她共生的亮以外,还对两个人,有不一样的感情。一个是筱冢一成,一个是养母唐泽礼子。

美丽是雪穗获取资源的武器,但同样是使她坠入黑暗的原因之一。她的人生就是被贫穷和男人的色欲所毁,所以,男人因为色相而喜欢她这件事,她的感觉很可能是鄙视且憎恨的。而故事里,与雪穗有日常交集的男人,无一不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只有一成,是一个例外。一成不仅一开始没有被雪穗的外表吸引,在雪穗诱惑一成的时候,一成也抵抗住了诱惑。一成是那个超越了人性原罪的人。所以雪穗对一成也许真有不一样的感情,但那感情无关男女之情,应该是在丑陋的无边黑夜的时间,看见了微弱光亮的感觉。

而礼子于她来说也是如此,因为在礼子死后,她把养母最爱仙人掌,全部从大阪带回了东京。一成和礼子,是她人生中见过最善良的人性。

其实,这个故事最残酷的部分,是雪穗让亮司强暴了雪穗的继女美佳,她对美佳说那句“你很快就会重新站起来,我会保护你的”,其实是把美佳当成了小时候的自己,她把自己的需求用这样的方式得到了满足——妈妈会保护我。但这却让她自己成为了当年将女儿推入的母亲一样的人。而亮司,也因为帮助雪穗,成为了当年那个强奸幼女的父亲一样的人,最后,死在同一把剪刀下。而雪穗的人生也真正进入了再无任何光芒的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