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苏辛
2018-05-10 15:59:01

看这本书的时候,很多次想起自己曾写过的一篇日志:

那不是我第一次懂得思念一个人,却是我第一次思念得那么彻骨。

跟当时所爱的那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是暑假开始的时候去远方城市看了他。那座城市,后来我再没去过。

那里,有山,有海,有巨大的山一样的云朵,缓缓地从空中走过。

当时他在上班,每天白天,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屋子里待着。打开阳台,让南方溽热的风从阳台上灌进来。

每天洗几件衣服晾晒,有一天风大,把一件衣服吹走了。

巨大的云朵从空中走过时,在小山上投下巨大的阴影,像是整座山都被烧焦了。

夏天的白天真漫长啊,尤其是南方的夏天。

卧室有一扇很大的窗子,晚上总看见对面有一盏黄蒙蒙的光彻夜亮着。某夜,窗缝中挤进来一只硕大的苍蝇,嗡嗡嗡在屋里撞来撞去。

街上的鲜荔枝五块钱一斤,跟碧绿的枝叶一起售卖。

芒果剖开,有滑白的鱼骨般的大核。

炸过的花生米,放在桌子上,半天皮就疲了,不再焦脆。

楼下总有一户人家,上午十点左右用功放播送儿歌。

五楼的住户开着门,主妇蹲在地上用一块抹布细细地擦地。 摩的送人到海滩,钱是怎么收的,我却不知道

...
显示全文

看这本书的时候,很多次想起自己曾写过的一篇日志:

那不是我第一次懂得思念一个人,却是我第一次思念得那么彻骨。

跟当时所爱的那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是暑假开始的时候去远方城市看了他。那座城市,后来我再没去过。

那里,有山,有海,有巨大的山一样的云朵,缓缓地从空中走过。

当时他在上班,每天白天,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屋子里待着。打开阳台,让南方溽热的风从阳台上灌进来。

每天洗几件衣服晾晒,有一天风大,把一件衣服吹走了。

巨大的云朵从空中走过时,在小山上投下巨大的阴影,像是整座山都被烧焦了。

夏天的白天真漫长啊,尤其是南方的夏天。

卧室有一扇很大的窗子,晚上总看见对面有一盏黄蒙蒙的光彻夜亮着。某夜,窗缝中挤进来一只硕大的苍蝇,嗡嗡嗡在屋里撞来撞去。

街上的鲜荔枝五块钱一斤,跟碧绿的枝叶一起售卖。

芒果剖开,有滑白的鱼骨般的大核。

炸过的花生米,放在桌子上,半天皮就疲了,不再焦脆。

楼下总有一户人家,上午十点左右用功放播送儿歌。

五楼的住户开着门,主妇蹲在地上用一块抹布细细地擦地。 摩的送人到海滩,钱是怎么收的,我却不知道。

夜里坐在阳台上,一首接一首,笛声响起。有听过的歌,更多从未听过的曲子。

是要有多迟钝,才会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那个人。

是要有多自傲,才会以为,即使离开了也不会伤心。

离开他回到家。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忘记是第几天,思念像山谷中一声尖叫,引来满山雪崩。 当天坐在院子里,看着夏日傍晚满院余晖,当场落下泪来。

从那一天起,思念渐渐成为一种习惯,随后变成温柔而沉痛的负累。化掉它,用去好几年。

这样的思念,一辈子没有过一次,也许是可惜了。

这样的思念,一辈子只有这一次,也就足够了。再来一次,生命不堪沉重。

谢谢你曾予我深入思念核心的能力,也谢谢时光,给我终于不再思念的解脱。

————————————————————————

甚至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都未曾料到,终有一日,我和这些回忆之间,因为隔着巨大的岁月,变得如此淡漠而隔膜。回忆往昔,竟然多数时间无动于衷。

思慕与渴求,委屈与恨意,都消失了。偶尔回想,会不自觉地对自己耸耸肩:为何当时你那么痴迷?

这是最后的结局:

那些求而不得的人,爱而不能的情,最后都消泯于岁月中。

是挺好的吧。

6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唯不忘相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唯不忘相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