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达幽远,恬淡从容。

melanie
2018-05-10 看过

从个人感情上来说的话,我从不掩饰对先生的喜爱。

他的文章都是我的枕边书,从学生时代就陪伴到现在。常常反复地读。读他的文章,不必一言一语地去推敲,亦不用拿来顶礼膜拜,只是“闲书”。边读边体味先生当时写文章时候的心境,理解到书中小小的狡黠是很有意思的。另一面,先生那无事亦无谓的态度也影响着我。先生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说,有人和他讲:若戒了烟起码能多活十年,但是为了多活这十年,而舍弃了抽烟的乐趣,他是不肯的。就是这样一种态度,让我觉得这位老人不像书里其他作家那样眉头紧锁,忧国忧民。他会不正经,会朝我做个鬼脸,偷懒伸伸懒腰。这样的亲切感,是我在其他作家的作品里体味不到的。如果用八个字概括那就是:豁达幽远,恬淡从容。

新书《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不新,其实是做了一个合辑。但却是非常用心。新书捧在手里,像装在银罐子里的清泉水,明亮欢快,无论语言还是情境,都是诗性的,甚至,神性的。翻开的每一页,那些年熟悉的记忆又重现了。加上装帧,简单不失素雅。可做收藏之。

先生的语言自不必多说。素朴直白,又不失节制和锻打,有韧性,有回甘,“千斤重的橄榄”,大抵如此。用最简单的词句组合,写得富有节奏和韵律,长短配之,风致楚楚,是很见功底的。长久以来,淡和俗是主流的审美趣味,一是“淡然无极,众美从之”,不炫技,不做作;二是口语化,贴着写,明白晓畅少凝滞。同时做到这两点其实是不容易的,像知堂的名士清谈,气象冲和,文词渊雅,淡而不俗;莫言的高密乡音,浓墨重彩,五色绚烂,俗而不淡。当然,以上两种都是好语言,但与之比较,先生显然在调和的路子上走得更远,读他的书常常是读得“口滑”,要一口气读很多,因为即使忽略情节,语言本身也呈现出一种摄人的美。 在对词句的拿捏上,汪曾祺往往是深思熟虑的,既干净熨帖又百无禁忌,把恰当的词句安放在恰当的地方。

中国的文字很美,因为在情节之外还有足够丰富的意象和韵律令人驻足流连,忽视了这一点,锦衣夜行去讲故事,未免可惜。相比用华丽的文字堆砌出来的作品,先生无疑是一股清流,他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大门,我们可以去窥探,也可以进去走得更远,又或者终其一生只是门外的徘徊,但这扇门永远是敞开着的,向每一个有野心的人——吸引人们去寻求一点永恒。

好看的东西都应该长远存在。比如《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