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王

安对
2018-05-10 14:31:40

最后一堂作文课。

又是王福先交上来。我拿在手中慢慢地看,不由吃了一惊。上面写道: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世界中力气最大的人。他在队里扛麻袋,别人都比不过他。我的父亲又是世界中吃饭最多的人。家里的饭,都是母亲让他吃饱。这很对,因为父亲要做工,每月拿钱来养活一家人。但是父亲说:“我没有王福力气大。因为王福在识字。”父亲是一个不能讲话的人,但我懂他的意思。队上有人欺负他,我明白。所以我要好好学文化,替他说话。父亲很辛苦,今天他病了,后来慢慢爬起来,还要去干活,不愿失去一天的钱。我要上学,现在还替不了他。早上出的白太阳,父亲在山上走,走进白太阳里去。我想,父亲有力气啦。 我呆了很久,将王福的这张纸放在桌上,向王福望去。王福低着头在写什么,大约是别科的功课,有些黄的头发,当中一个旋对着我。我慢慢看外面,地面热得有些颤动。我忽然觉得眼睛干涩,便挤一挤眼睛,想,我能教那么多的东西么?

……

看到这里,我也眼睛闪烁,不是因为干涩,反倒是湿润。“我”真能教那么多?确实,教的比我学的还多。

从小到大,我写作文最忌讳真实,作文于我而言仅是技巧的呈现,加之高分文章那难以捉摸的思想升

...
显示全文

最后一堂作文课。

又是王福先交上来。我拿在手中慢慢地看,不由吃了一惊。上面写道: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世界中力气最大的人。他在队里扛麻袋,别人都比不过他。我的父亲又是世界中吃饭最多的人。家里的饭,都是母亲让他吃饱。这很对,因为父亲要做工,每月拿钱来养活一家人。但是父亲说:“我没有王福力气大。因为王福在识字。”父亲是一个不能讲话的人,但我懂他的意思。队上有人欺负他,我明白。所以我要好好学文化,替他说话。父亲很辛苦,今天他病了,后来慢慢爬起来,还要去干活,不愿失去一天的钱。我要上学,现在还替不了他。早上出的白太阳,父亲在山上走,走进白太阳里去。我想,父亲有力气啦。 我呆了很久,将王福的这张纸放在桌上,向王福望去。王福低着头在写什么,大约是别科的功课,有些黄的头发,当中一个旋对着我。我慢慢看外面,地面热得有些颤动。我忽然觉得眼睛干涩,便挤一挤眼睛,想,我能教那么多的东西么?

……

看到这里,我也眼睛闪烁,不是因为干涩,反倒是湿润。“我”真能教那么多?确实,教的比我学的还多。

从小到大,我写作文最忌讳真实,作文于我而言仅是技巧的呈现,加之高分文章那难以捉摸的思想升华。于是乎,我也讨厌写作文,讨厌写游记。老师总是教导如何运用修辞、堆砌词藻,却从没有认真严肃地谈论过真实的重要性。而我看到王福为代表的一帮学生,从他们小小的汉语库里拼凑出一句句发自肺腑、真情流露的话;看到他们从一开始连事情都交代不清楚到渐渐写成一件事、写活一个人,我明白“我”在教真正的语文,教真正顶用的知识,做真正的教育工作。而王福脑袋瓜里的三千多个字,足够佐证王七桶说的“识字的力量”,那是一种很多人至今仍无法获知的力量。

所幸有如此一位孩子王,从僵化的课本里道出一套实用语文学,并且敢于打破规矩,授予孩子们真正缺乏的知识。

我猜,王福会不会正另起一篇,孩子王的形象娓娓道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棋王·树王·孩子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棋王·树王·孩子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