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李嘲烽
2018-05-10 14:10:28

很奇特,凡是我看过的短篇似乎都是这样进展迅速,似乎一下子就相恋到无发自拔的地步,但这三者却都是畸形者:阿梅利亚小姐粗壮得不像个女人,畸形儿拥有着罗锅的利蒙表哥,和外表英俊却充满邪恶的马文·马西…这三个人都像是一个人,突然地就爱上了,马文·马西突然爱上了阿梅利亚小姐,阿梅利亚小姐突然一下爱上了罗锅利蒙表哥,而这个利蒙也对马西“一见钟情”…这三个人…皆有缺陷,又都有所长,好似一个人一个共同体,他们的爱都是疯狂且过激的,文中有一段话,写了爱与被爱的关系,也写了爱情其实就是一个触发剂,突如其然地你就可能陷入爱河,而爱与被爱双方都可能陷入不一样的,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施爱者因为所爱得不到回应而忧愁,被爱者因为压力而感到束缚…而除此之外,爱情似乎很没有道理,有付出就有回报这个道理似乎在爱情这个东西上面并不适用,马西为了阿梅利亚小姐付出了全部身家和改掉了原先的陋习却得到的是连和心爱之人共处一室的机会都没有,而阿梅利亚小姐呢?她为了那个罗锅,那个可笑的人,一改原先的粗糙与吝啬,还建立了一个温暖的咖啡馆,她把自己所能够给予利蒙表哥的都给了他,到头来却只得到了在最后那场战争中的一个拳头和背叛(姑且让我称

...
显示全文

很奇特,凡是我看过的短篇似乎都是这样进展迅速,似乎一下子就相恋到无发自拔的地步,但这三者却都是畸形者:阿梅利亚小姐粗壮得不像个女人,畸形儿拥有着罗锅的利蒙表哥,和外表英俊却充满邪恶的马文·马西…这三个人都像是一个人,突然地就爱上了,马文·马西突然爱上了阿梅利亚小姐,阿梅利亚小姐突然一下爱上了罗锅利蒙表哥,而这个利蒙也对马西“一见钟情”…这三个人…皆有缺陷,又都有所长,好似一个人一个共同体,他们的爱都是疯狂且过激的,文中有一段话,写了爱与被爱的关系,也写了爱情其实就是一个触发剂,突如其然地你就可能陷入爱河,而爱与被爱双方都可能陷入不一样的,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施爱者因为所爱得不到回应而忧愁,被爱者因为压力而感到束缚…而除此之外,爱情似乎很没有道理,有付出就有回报这个道理似乎在爱情这个东西上面并不适用,马西为了阿梅利亚小姐付出了全部身家和改掉了原先的陋习却得到的是连和心爱之人共处一室的机会都没有,而阿梅利亚小姐呢?她为了那个罗锅,那个可笑的人,一改原先的粗糙与吝啬,还建立了一个温暖的咖啡馆,她把自己所能够给予利蒙表哥的都给了他,到头来却只得到了在最后那场战争中的一个拳头和背叛(姑且让我称之为背叛吧),而那可怜的罗锅呢?他似乎对于马西的感情不仅仅是好感还带着崇敬与仰慕,身体的缺陷无疑带给他对于死亡和活着不同的意义,于是,那个像是邪神一般的男子无疑给了他一个希望与幻想,哪怕他并不屑于看到自己——一个丑陋,畸形,只能哗众取宠的罗锅!而到头来这个罗锅也只能被流传于谣言,被卖给了杂耍班子!

除此之外,书中不止止一次提到一些很有意思,很有道理的句子,例如:

他们沉默不语,其实他们只是在等待。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其实是这样的:在高度紧张的时刻, 某个重大事件即将发生, 人们就会以这样的方式聚集等待。 过一阵子后,那个时刻就会到来,当人到齐了,他们会统一行动,不是出于任何一个人的想法或意愿,而好像是他们的本能汇集到了一起,所以说这个决定不属于他们中的某一个人,而是作为整体的那一组人。 在那样的时刻,没有人会迟疑。 至于那件事是以和平的方式,还是以一种导致洗劫、暴力和犯罪的联合行动来解决,那就要听天由命了。 ——《伤心咖啡馆》 这一段话让我想到, 《灵魂摆渡》的一幕,当求雨不成的灵女成了村民心中的巫女的时候,无论男女都聚集在一起,脸上戴着袋子,在她开门的刹那,予以攻击,在夜幕降临的时刻,施以强奸,最终,被困在迷宫无法得救 让我想到, 《霸王别姬》的一幕,红卫兵拿着打砸抢的物件儿,闯进程蝶衣那儿,我看见,他眼中的绝望…闯进妓女菊仙好不容易建成的家中,闯进,那个年代的不和平中,搅起无限的不安定与心酸 因此,无论何时,好事且无知的人民是最可怕的怪物。

无论是《伤心咖啡馆之歌》还是《神童》亦或是书中收纳的其他的短篇,都给我呈现出一种别样的,充满伤感的情感,这样的感情,或许,你能够从作者那双眼睛中了解到,并,为之颤抖…

也许,终我一生都不能够有像麦卡勒斯这样的感情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伤心咖啡馆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伤心咖啡馆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