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知识分子——《知识分子论》章节感悟

月上柳梢头
2018-05-10 看过


第三章 知识分子的流亡——放逐者与边缘人

知识分子应当永远处于一个流亡的状态当中,即使不是身体物质层面的流亡,也应当在思想在心灵上处于一个流亡的境界当中。这种流亡使得知识分子在于一种中间状态,既非完全与新环境合二为一,也没有完全与旧环境相脱离,处在一种若即若离的困境当中。

知识分子的流亡不仅仅只是一个真实的情境,也是一个隐喻的情境。并不一定是非要流离失所远离故乡,即便是此生都在一个圈子或社会中生存,也会被划分为圈内人和圈外人:一边是完全属于那个社会的人(诺诺之人),另一边是不被社会所接纳,与社会主流不合的人(谔谔之人)。将知识分子设定为圈外之人的模式,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其倾向于以不乐为荣,因而有一种近似消化不良的不满意,别别扭扭,难以相处,这种心态是知识分子赖以生存的为人处世之道。

知识分子的意识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平静,要一直防范着来自成功的奉承、诱惑。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就是惊奇和兴趣,不能把任何事情都视为理所当然。而处于一个流亡者圈外人的境界,能够使得知识分子能够以抛在背后的事物和此时此地的实况这两种方式来看待事情,因而有着双重视角,这种新奇的视角能够帮助知识分子保持本心而不被社会权威和共识所训话成为唯唯诺诺之人或是所谓的“御用知识分子”。

萨义德的知识分子,是自觉接受,甚至主动追寻着被流放、被边缘化的命运的人。他说,知识分子必须像真正的流亡者那样具有边缘性、不被任何东西驯化。知识分子既不能向金钱与权力低头,也——或者是“更”——不能向自己的过去、自己民族的传统低头。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显然是更难做到的,于是在萨义德的眼中,后者也就越发珍贵。流亡的知识分子回应的不是惯常的逻辑,而是大胆无畏,代表着改变、前进,而不是故步自封。

这种知识分子的流亡让我想到我国古时候对于文人的流放和贬谪,许多文人在这贬谪左迁的人生境遇中才最终完成了自己人生的升华,创造出了与自己原有和社会主流不同的作品和思想。苏轼贬黄州创作出《赤壁赋》,柳宗元贬永州作《永州八记》,黄宗羲、王夫之等明末清初的批判家也是在明朝灭亡,在流离失所国破家亡的流亡过程中才产生了那些振聋发聩的批判声。


第四章 专业人士与业余者

在本世纪以来,在大众传媒的迅猛发展下,知识分子逐渐失去了过往向大众宣扬其思想的制高点,大众媒体降低了知识分子合法性的来源,打破了传统知识阶层的封闭,以及传统知识阶层的评价规范和价值标准。知识分子必须保持自身的独特性和纯洁性,避免成为葛兰西所谓的“有机知识分子”,要能够脱离出圈子之外,而不是为取悦大众或与雇主保持一致而丧失掉自己的主见。

强调知识分子时应当注意的是作为团体的知识分子群体还是作为个人的知识分子?个人的意见是五花八门各有纷争的,但过于集聚的知识分子群体又可能代表的只是某一部分阶层或集团的利益而不是整体。此外,知识分子需要对社会做出自己的判断和批评,知识分子不能仅仅只是没有争议的、安全的角色,知识分子应该为人所听闻,应该激起辩论,更可以的是最好挑起争议。然而现在的知识分子可以大多归于福柯所分类的第一类知识分子,即所谓“专业的知识分子”,这类人热衷于钻研具体某一领域的知识和内容,对其他与该领域无关的事物视而不见,其学术钻研的动力主要来自评奖或职称的晋升,而不是为了促进社会的改变和发展。这一类的知识分子现在充斥整个社会,将其称为“技术人员”比起“知识分子”更为妥当。

在萨义德看来,知识分子需要不仅仅专攻于某一领域或学科,更需要的是全才或是通才,是一种期望中的亚里士多德样的“百科全书式学者”,他不仅能对自身所处的学科发声,还能够关注社会上各领域内出现的新问题和新趋势,并对其发表恰如其分的看法或批判。萨义德就是这最好的一个例子,他不仅在自身的主要研究领域文学评论中颇有建树,在音乐评论、政治、历史方面都有涉猎,这即是他所称的“知识分子作为业余者”的观念所在,他希望摈斥那些朝九晚五囿于自身不破坏团体不逾矩的“装在套子里”的知识分子。

萨义德所谓的业余性就是不为利益或奖赏所动,只是为了喜爱和不可抹煞的兴趣,拒绝被某个专长所束缚,不顾一个行业的限制而喜好众多的价值和观念。然而在现今这个社会,存在着巨大的压力以反对这样的业余性。这些压力中第一个就是专门化,在今天的教育体系中爬得越高,其越受限于相当狭隘的知识领域。其次,如果专门化是各地所有教育体系中存在的一种广泛的工具性压力,那么专业知识和崇拜合格专家的作法则是战后世界中更特殊的压力。想要成为专家,成为评审委员,成为社会当中有声望的人士,就必须被社会权威所认可,接受权威的指导,顺应权威的话语,基本上也就拒斥了用“开放”的方式去辩论。第三个压力就是其追随者无可避免地流向权力和权威,流向权力的要求和特权,流向被权力直接雇用。国家在这其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国家的安全进程决定学术研究的优先权和心态。

基于此,今天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个业余者,认为身为社会中思想和关切的一员,有权对于甚至最具技术性、专业化行动的核心提出道德的议题,因为这个行动设计他或者她的国家、国家的权力、国家与其公民和其他社会互动的模式。


第五章 对权势说真话

知识分子要避免仅仅简单地使用自己学术领域内部的术语和概念,避免那种狭隘的专业主义和专门化。在现今,很多知识分子成为依附于某一政府或组织的存在,其难以运用批判和相当独立的分析与批判精神来考量事物。换言之,知识分子不应该是政府或组织的雇员,不应该听命于某一团体,应当基于自己的良心和理念,对事物作出判断而不是屈从于所谓的权威。

但是,知识分子仍然要生活在自身存在的这个社会当中,需要存在在历史世界和社会世界当中,不可避免的存在有令人可笑的偏见和定势。知识分子在看待和批判问题时总是将“我们的”美化,而对其他国家或团体存在的问题大加鞭挞,而对自身的问题视而不见。因此,一个基本问题在于如何使自己的认同和自己的文化、社会、历史的真实情况与其他的认同、文化和民族的现实调和一致,若仅仅只是偏袒自己的文化事物,难以成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国际关系上更是如此,海湾战争期间,美国知识分子大肆批判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是彻底的恐怖行为,是不人道的侵略行为,而在美国介入战争,采取行动宏站并占领伊拉克时,这些知识分子却噤若寒蝉或是大加赞扬这所谓的“正义的战争”。,这就是“现实政治”。要对事实的真相说上话,这个社会需要更多的具有另类的、更有原则立场的知识分子。

面对权势,知识分子不能选择逃避,选择放弃立场和原则,放弃争议,保持那种得过且过、平衡、中庸的态度都是不可取的,为了所谓荣誉和利益放弃自己的信念的人是难以被称之为知识分子的,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腐化的心态。

最后,知识分子如何介入的问题上,萨义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知识分子并不是登上高山或讲坛,然后从高处慷慨陈词。知识分子显然是要在最能被听到的地方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要能影响正在进行的实际过程。


第六章 总是失败的诸神

在萨义德看来,知识分子应当遵循的是内心自由、正直和纯洁的批判精神,不能因政治或经济上的利益就放弃初心。现今许多知识分子并未如其所说保持一致旁观者局外人的业余者形象,而是积极主动的介入到政治社会当中,譬如热内说过,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发表文章的那一刻就已经进入了社会生活。当然,萨义德并没有认为知识分子介入社会纷争是错误的,他认为知识分子要了解世界,要将历史和现实境遇联合起来,介入社会是唯一的选择项。但是,介入社会需要严肃和审慎的方式,应当拒斥那种朝秦暮楚的行为取向,不断地加入或脱离各式各样的组织和团体是不足取的,知识分子要有自己坚定的理念,发表自己的见解,而不是成为政府或一些利益集团的摇旗呐喊者和辩护人。

萨义德指出,知识分子不能迷信或崇拜与政治神祗,这种心态不能称之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需要热情的介入社会,冒险、公开露面、献身于原则等等,但一旦信奉了某种政治神祗或服膺于某种政治正确性,是难以被称为纯正的知识分子。(若以此为评价标准,我国岂不是没有一个知识分子?我党的政治正确性是要被坚决拥护的。)知识分子更换自己的政治信念背叛自己原有的阵营或集团,这是一种服饰和勾结,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主体性,而且陷入到非此即彼的简单地二元善恶观当中。这种分边的观念对于知识分子而言是很有问题的,如果服膺于某一政治神祗,知识分子就会蜕化成为该领袖的随从和门徒,内心深处的自由批判精神也就此湮灭。

知识分子的道德和原则不该构成一种封闭的变速器,驱使思想和行动前往一个方向,,其引擎的动力也不能仅仅由一种燃料所提供,知识分子必须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和立场去批判,去反驳权威。要想达到这至高的目标,其唯一的方法就是一直提醒自己,身为知识分子能在主动地尽力代表真理和被动地让主子或权威来引导之间做出选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知识分子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知识分子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