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金阁寺 8.6分

谁能凭爱意把富士山拥有?

还可以
2018-05-09 看过

美是自由的化身,但美这个字又是不要本钱的。

口吃的沟口很在意自己的缺陷,在金阁寺当小和尚后,他无时无刻不迷恋金阁寺奇迹般的美。这种迷恋甚至达到了一种偏执,不知不觉中他将对金阁寺的美完全归结于自身的缺陷之上。就像矮丑肥的三无青年长年暗恋白富美又不敢表白,在纠结与挣扎中爱欲与自卑相互碰撞、相互抵触。他确信自己的缺陷得不到她的欢心,但又不肯喝自己所存在的现有条件和解。由于自卑带来的自信,他不肯和自身的劣势和解,有时候似乎拥有了一种批判现实的勇气。即使坐着不动,心里也在战斗。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言,“上帝和魔鬼在交战,战场在人们心中。”

人们也许也会想,只有借助镜子才能看见自己,可是残疾这东西,就是永远挂在鼻子尖上的镜子。

而金阁寺就拥有那该死的极致的美,它好像不断的提醒着沟口“看好你自己吧!”在沟口每次触及性等禁忌,即将偏轨时,它就犹如一道屏风,卡在了沟口的现实与理想之间。“那是以一种无以言说的美,但梦想中孕育成的东西,一旦经过现实的修正,返回来更加刺激着梦想。”金阁寺以它无可挑剔的金碧辉煌、摄人心魄的佛教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奴役着人。

康德说:“美是主观的客观化。”在一些姑娘眼里,她们爱上了沟口尚未察觉的美,也可以说是爱上了一种丑。一般程度上来说,美是使人发生快感的,丑是使人不快的。但作家阿城说,人体内有两条神经相邻,分别是快感神经和痛感神经。快感神经接收的美通常较为直接迅速,如看到一个美女,一道彩虹。而我们日常中唱的流行歌曲十曲九悲,流传的悲剧也远远多于喜剧,这则是因为在痛感神经接受到痛感后会慢慢的转为快感,以及收获一种异化的美。小说中,那些女子就爱上了沟口的“变态”

这也正是三岛由纪夫残酷的美学,一种毫无益处,美迅疾通过体内而不留任何痕迹,它对一切绝对不会有一点改变。

这时候,我想起了三岛由纪夫的死。他在绑架师长团长之后对自卫队发表演说,却遭到嘲笑,这时候的三岛已经意识到自己心中的美已经荡然无存。 他选择以切腹终结自己的生命,实则想以此证明自己的那份存在主义,只有那时,他才不被他的金阁寺支配,他才能借此达到生命的高潮。

金阁寺那么近,又那么远。

好像《富士山下》歌词所言

曾沿着雪路浪游 为何为好事泪流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美就像个有脾气的青楼名妓,她可以寄生于任何人,但她绝不能属于任何人。因为没有人可以霸占她富士山般纯净的灵魂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金阁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阁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