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上帝 猫的上帝 8.5分

那家伙在吞咽生命

罗仓鼠
2018-05-09 23:27:51

“那家伙现在正在吞咽着生命——我突然这么想到。它在虚弱之中依然使出了全力,贪婪地吞咽着如同自己生命一样的猫粮。”出自《猫的上帝》,这是东良美季在他的第二只猫咪「咪呀太」病重濒死前一段文字。也是时隔三年半再读这本书唯二的摘抄。这是,文字的张力,亦或者说生命的张力。

「咪呀太」腺体癌变,每吞一口猫粮,就是对自己的一次折磨。为的不过是从上帝那里多争取一些时间,深恶痛绝的,拼命的,大口的,吞噬着拯救自己生命的猫粮。那一瞬间,它不再仅仅是一只猫。它是孙悟空,是哈姆雷特,是苏轼,是亚伯拉罕·林肯,是所有向命运抗争的人,猫,狗,蛤,草,一切生灵。向上帝发问。

从猫生到人生,生活需要这种张力维持下去。思考生命的张力让我们「鲜活」和「醒悟」;为什么?“生于此处却不知此处,日光倾城,万物生长,是为何?无人问天地变换,斗转星移,是为何故?宇宙又是源于何处,它是否有终?滚滚长江,却只留过去,不知未来?“一切都是为了向生命本身发问:我们,从何而来,到哪去,生命的意义何在?

回答是,在于「自我觉醒」,生命的意义在于追寻生命的意义。「咪呀太」在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生命时的吞咽,是它觉醒的姿态;人如何?睁开眼。意味着,开始用眼睛:审视过去,什么造就了今天;审视现在,心里有无挂碍;审视将来,要去哪里?审视自己,观察他人,审视周围,看看世界。

Alan Watt 《Dream of life》:当你从幻夜中被唤醒,望你能够明了:黑夜印证了白昼,自我暗示着他人,生命意味着死亡,亦可以说死亡意味着生命。你将真切地感受到你自己,你并不是个孤立于这世上的局外人,不是虚耗时光的服刑者,亦不是偶然到来的过客。感受自己的存在,绝对,基本,纯粹。内心深处,奥义如此简单明了,你就是生命的质感和构造,即存在本身。That is to say,你是生命的本身,张力的源泉。

唯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破晓的,不止是黎明。太阳不过是一颗晨星。梭罗的话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谨以此记,感谢神奇的命运,让我在大学图书馆借的第一本书和高中在图书馆借的第一本书重合,宛如他乡遇故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猫的上帝的更多书评

推荐猫的上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