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远山淡影

丫丫
2018-05-09 看过

悦子在怀着自己的首个孩子,在家务和日常琐碎的间歇中,她会久久地盯着自己独立公寓外的空地看。

她在自己的二十岁出头,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在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恋人。这在她的环境中并不稀奇,她周围的很多人比她失去得更多。她出嫁了,和同样年轻的丈夫跻身于战后重建的公寓之中。这是被炸弹摧毁后的地方上原地重建的新公寓,住满了和他们一样的新婚小夫妻。尽管公寓后有一片藏污纳垢苍蝇飞舞的水沟,大家普遍对自己的新居住地点满意。但也有种都在临时过渡的感觉,好像某一天大家全都会搬到更好的房子里去。目前的生活也好像暂居之所,某一天大家也都会迁徙到更好的生活中去。

悦子是个贤妻,夏天刚开始的时候她刚怀孕四个月,你也应该会感觉到她会是个良母。在丈夫出去工作的时候,她在家里干活。在丈夫和公公因为价值观而产生矛盾的时候,她会变成中间的润滑剂。但你总会感觉到她有颗不同于别人的心,她小心翼翼地和身边忘记过去,安分的家庭主妇们保持距离,却交了一个不安分的新朋友,佐知子。

佐知子和悦子的生活并不相同,她一来就引起了这个平静小区的所有人的骚动和非议。佐知子被一辆美国卡车送来,居住在公寓对面被废弃的一所小房间之中。佐知子带着万里子,她的十岁左右的女儿。她们的关系并不融洽,佐知子要因为生活而奔波,万里子经常一个人在河岸边的小树林中游荡玩耍。这对母女藏着无数个不明说的问题,万里子经常说河对岸有个女人要带她走,她抗拒回家,经常让自己隐匿在河岸的树林和日落的黑暗中,最喜欢的是自己带来的怀孕的猫。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在家外乱跑,邻居会隐隐地有些担忧,但她的妈妈佐知子却对此习以为常。

佐知子想离开这个地方,她表现得非常强烈。尽管栖息于一套靠近臭水沟又发着霉的矮房子,她还保留着一套精细的浅色瓷器喝茶。在灾难走过后,你依然会看到一些人过去的痕迹,曾经得体的生活。“我用惯了好陶瓷,我不是一直都住在这种地方。当然了,我不介意持一点苦。可是对有些东西,我还是很讲究的。”即使她在藤原太太的面馆帮忙的时候,她也会强烈的希望自己离开这里。

即使这种代价是让在日本的美国人带她回去,她找到一个美国大兵,他可以带她去美国,即使他抽烟,泡酒吧,他也是她唯一的指望。这也是佐知子和万里子最大的分歧。万里子希望一个稳定的家,她在战争中受过床上,谁都有过,但小孩的伤害会更大,也更容易被漠视。她目睹过一个女人抱着自己的已经死掉的小孩,大人都觉得她应该不知道自己见过什么,但她什么都知道。她一直都幻想出一个女人要带走她。她从东京到了亲戚家,又从亲戚家搬到一个小屋子中,她最好的朋友就是那一窝猫,即使出去郊游,她也一定要抽一个篮子的奖给猫做个窝。她不想离开,她想要她的猫,她想回到亲戚家,她想继续读书。但这么小的孩子,她怎么知道自己要什么呢。

佐知子可以回到她亲戚家的房子中,房子很大,可以容纳她和万里子。但她不想过这种生活。她出身良好,可以说流利的英文,喜欢用精细的瓷器。她有过得体的过去,对未来还抱着希望。战后的日本一片废墟,给女人的生活空间有限,她想去美国,寻找一种新的可能性,她曾经想做举行巨星,到了美国可以做商人学艺术,在日本除了嫁人之外她可以做什么呢?亲戚家的居所她非常不情愿地回去,两个年长的老人住着,一座寂静地像坟墓一样的宅子。除了守着两个老人慢慢变老,她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呢?

佐知子知道自己的女儿万里子会无法适应外面的生活,这个十岁的女孩已经被现在的颠沛流离搞得不知所措,她关闭了和外界的交流通道,但她也在挣扎,她是为了女儿好,她不可能只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但事实上,是她自己想强烈地离开这里。叫做希望的东西在她内心冒头,让她愿意不顾一起地去美国追寻她的希望。即使她知道万里子不会接受。

深入地读下去,这是两个受到伤害的人的故事。对于佐知子或这悦子来说,她只能遵从自己内心强烈的呼唤。即使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挣扎。悦子的第二个孩子理解她的选择,她如释重负地逃离了这个环境,而没有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被环境吞噬生命力。

“不管怎么样,人有时就得冒险。你做得完全正确。你不能看着生命白白浪费。“

““要是你接受现实,留在原地,那才是太愚蠢了。至少你尽力了。“妮基说。

就像飞机起飞前安全通告一样,如果空中遇到特殊情况,请先戴好自己的安全口罩,再戴好小孩的。如果需要求生,请先自己照顾好自己,再照顾小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